文:葉偉章
圖:受訪者提供

祝福文化基金會主席蕭依釗常向我提起「紀日輝」這名字,但我與他並未見過面。得知他去年12月與太太黃舒萍去了一趟尼泊爾,而且去的地方是祝福文化的資助對象之一——瑟讓小學,於是我便向蕭依釗要了他的電話。

或許你會問,去年12月祝福文化不也去了尼泊爾麼,怎麼就沒去這所小學?實在是因為,去不了啊。當地人上山或下山一趟,少說都要走上四、五天,像我們這種平日走兩步就覺喘的,一大團人如何走得動呢?直升機倒是可以抵達的,單程約40分鐘,可來回就得耗上5千美金,且一趟人數也只能乘三、四人(別忘了還得帶上行李或物資)。

「我也想過不如把這筆費用省下來捐給他們,但實在想去看看,也想帶孩子去體驗一下。」紀日輝說。

「山上氣候很極端,太陽很烈,天氣很冷,因此不覺得曬,但紫外線其實很強,孩子的臉都是紅彤彤的。」

海拔萬餘英尺的高山,空氣稀薄,農耕極難,食物運送也不容易,只能靠驢子。他看孩子們每一餐都是馬鈴薯和豆類,青菜水果極少,肉類和海鮮就更不可能了。

瑟讓小學位處山谷,早上10點之前看不見太陽,4點以後天色就開始轉暗了。山上僅靠一小型水壩供應電流,孩子們一般晚上7點半吃了飯後就沒有活動,環境很幽靜。喇嘛們早上4點半左右就起來誦經,生活極為規律。

孩子們睡的床是上下鋪雙層床,由於個子小,一張床可擠四個小孩,一間房可容納十多、二十人。

紀日輝說,雖然感覺與世隔絕,但瑟讓小學的教育系統卻是與尼泊爾的大城市同步的,這點讓他非常欽佩。

紀日輝夫婦帶了兩個兒子同去,一個14歲,另一個12歲。紀日輝說:「現代小孩接觸網絡太多,得讓他們站在真正的土地上,也讓他們看看不一樣的世界。」

他讓兒子給孩子們派衣服、發食物,也帶了一些體育用品過去,大家一起踢足球。夫妻倆親自下廚,給這些山裡的孩子煮紅豆湯,加了我們馬來西亞人熟悉的西米與椰漿,孩子們驚訝發現原來豆是可以做成甜食的,他們都很喜歡。

我問舒萍,兩個兒子有何感想,她說,他們倆印象最深刻的是,原來很多食物孩子們都不曾接觸;孩子們吃飯前都會誦經,懂得感恩;而且都不挑食,一定會把飯菜吃得一干二淨;燒菜煮飯用的炭灰,取一小撮即可洗碗……

顯然他們確實受到了一定的震撼,結結實實的上了一堂寶貴的課。

紀日輝說,地理環境是無法改變的,這山區不會有出山的大路,也不可能有纜車;唯有教育可以改變他們生活,他希望山裡的孩子們唸過書,日後能有更多的就業機會。

「學校裡有兩名老師是國外回流的當地人,他們選擇回來當老師,純粹是希望可以幫助當地的孩子,據知老師的薪水每月不足150美元。」

瑟讓小學的教師和義工,主要是受到學校創辦人努祖天佩仁波切的精神感召, 前往這生活條件艱苦的環境幫助孩子。

(原文刊載於2023.03.19《光明日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