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行杂感小记》/祝福使者蔡文蓉

这趟行程我注意最多的,其实与尼泊尔无关,而是我们的团员,包括萧总(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和法师(妙如法师、知宣法师),还有比较有年纪的团友。我试着看看哪里需要我的帮忙 ,其实我什么都不会,连照片都拍不好,但我可以伸出手牵牵走得慢的阿姨们,跟老团友叙旧聊天,也努力认识新团友,“看人看四周”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不管去哪里……

第一天在酒店吃完早餐后,陈传杰先生说了 :我真的很开心,可以再和这班好朋友一起出游,很开心,真的很开心!陈先生的“真的很开心”,一直在我耳边回荡,我想很多祝福使者包括我自己,也同样的“真的很开心”吧!

有个下午我们在超市停留近一个半小时,我和校长(团员黄松奎)几乎走完整个超市调查物品价格。我们惊叹进口货物是那么的多,比如早餐谷粮、各种食油、各种高级品牌的卫生纸,还有很多马来西亚的产品。由此证明这些物品有其市场,也证明了校长跟我一样 ——喜欢逛超市和记住货品价格,呵呵。

觉得萧总年纪渐长,这一趟最令萧总心烦和晕头转向的,应是每次抵达学校现场时,都发现事前协调的学生人数大有出入,且有增无减,准备的小礼包总是不够……。我总一再自问 :我们能在八天里一路上嘻嘻哈哈的欢乐时光,究竟是萧总在背后为我们做了多少事换来的呢 ?

这次的助学团,一抵达加德满都就发现有团员生病了,幸好都是慢慢好转而不是恶化。不过我很佩服钱老板(团员钱丽芬),生病的时候还是照样的帮忙提重重的物品,还一起走山路去学生宿舍,爬阶梯参观佛寺。

某天吃早餐时发生了两次地震,过后在家访途中,我因为帮萧总撑伞所以也跟着走在带路的人身旁,发现他会说英语,便跟他说起这事。他说,是的,发生两次,还告诉我时间,一次是6.29am, 另一个时间我没听清楚。路程很短,我随后只问了一个问题 :请问这样的地震,对你们来说是平常的吗 ?他说,是的,平常,几乎一两个月就会有一次。

行程中的一天得换车,以为是面包车,原来并不,而是无空调小巴。无空调自不是惬意的事,不过辛苦程度远远比不上婆罗洲助学行那次的无空调长巴,所以于我而言还没破纪录,呵呵。我好像是团里唯一一个没有戴口罩的人,沙尘滚滚对我来说就如日常……

我发现新团员不太参与资深团友,於是就稍微问了一问,原因竟是——不敢。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其实长辈们都很慈祥,而且有颗年轻的心,很爱玩,也很愿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只怕没有人愿意聆听呢。

这是唯一一次参与助学团没让我增加体重,应该是吃很多菜也走了很多路的关系吧。以前去中国助学,都会增加2-4公斤回来,光是去年去贵州所增加的2公斤,至今都还未减掉。

回程时飞机延迟了一个小时,我从窗口往外望,看到一辆满满的行李车就在我们的飞机旁。我心里暗想,难道那是我们班机乘客的行李 ?

我们10.05pm 平安抵达KLIA, 却被告知所有寄舱行李都没上飞机,还在加德满都……。 团员们挤在航空柜台,排队报失,行李预计会跟随明晚班机才抵达机场, 然后隔天被送到各自家里去。

这让我突然想起以前在也门(还有苏丹)时,上飞机前得亲自到行李车上,把自己的行李放上飞机行李舱门口的输送带,以确认它上了飞机;想起20年前有此乘Emirates Flight两度爆胎的经验,当时除了干等好久,行李也是三天以后才接上。

所以于我,并不真的担心行李滞留在尼泊尔的事,那是这趟行程的其中一道色彩呢。

处理完报失手续后,我于11pm上了KLIA Express,行程正式结束。希望团员们也都平安抵家,辛苦大家了,心存感念,下次再见。

文蓉 合什

20190512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