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的意義》

#2019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

/黃舒彥

我總覺得祝福文化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說不上那是什麼樣的東西,就像你愛吃的食物,只要吃飯就會期待有那道菜。吃不到固然不至於讓你失去什麼;吃到了卻會讓人快樂好久。

第一次參加祝福文化助學團是在2018年7月,那次去了勞勿山區探訪原住民孩子。記得那時活動剛開放報名不久便宣布團滿,我當時便想那肯定是很吸引人的地方了。我呆呆地跟著去,然後發現事實不盡然是。

這一次再跟團到婆羅洲邊埵小鎮探訪原住民孩子,地方雖不一樣,但氛圍卻是相同的。我想這便是祝福文化特別的地方。不管每一次是不是同樣班底的團員,去的是不是同樣的地方,在一起的時間長不長,那一份帶著善念和祝福的心都是一樣的。

我猜這就是所謂的人情味,一個越來越難找到,需要時間醞釀的抽像概念。團員們主動給予幫助、額外帶小禮物、配合行動、噓寒問暖等,這些對他們來說那麼自然的動作,卻隱藏著一份沒有說出口的默契。

比起第一次參團時的笨拙,這次我開始抓到了節奏。走在團員們的後面,踏著他們走過的腳步,我看著他們手提著重物的背影,一個傳一個將物品有條不紊地安放在桌上,自動列好隊,然後變著法子將東西包扎好,安穩地交到孩子們的手上。我終於明白了其中一個團員脫口說的,「祝福大家庭」這個概念。

活動的第二天開始下起了雨,我這菜鳥根本沒想過把傘帶上。於是,仗著自己年輕就想跑過一段路到避雨處。忽然,一只手把我攔下並把我納入傘下,在我還沒看清對方的臉時便被送到了遮雨處。

原來,善念是可以通過一個微笑或一個舉手之勞傳遞,然後感染其他人的。

時間培養出來的感情是祝福文化的凝聚力,連接著老團員和新團員,讓祝福傳承下去。這份祝福讓我在接受善意的同時,也學習著釋放自己的善念。

時間像一個過濾網,我們喜歡的東西總會變,只有真正喜歡的才會留在生命中。或許若干年後,我們才知道唯有「真」,才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創造更多觸動人心的回憶。

祝福,未完待續。

50985297_2544349308915188_483437202395627520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