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未亮,就出發》

#2019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

/葉偉章

睡了兩個小時,就往機場去。

夜半四點,天未亮,但一路上都有好些車子。是因假日,所以現下才返家,抑或都市人都得早起討生活呢,我無聊地胡思亂想著。

這趟是到婆羅洲的「希望之山」,一所由教會成立的原住民孩子寄宿學校。兩天一夜的行程,說緊湊似乎不,說輕鬆好像也不全然。

飛往古晉的班機稍微延了些。一個小時五十分鐘的航程,剛好小憩一會兒,抵達時與新山、詩巫,以及原就在古晉的團員們會合。

————————————————————

我並不是第一次到「希望之山」,距離上次,應該有七、八年吧?當時是以記者身份隻身前往,還在他們的教職員宿舍住了一宿。

古晉的祝福使者李漢仁先生替我們租了個大巴,其實不止交通,我們在古晉的膳食也全都由他安排,還有採購要送給學生的食品、文具等,真心感謝他與親友出錢出力促成這趟婆羅洲行。

巴士行駛了兩個小時,才抵達印尼邊陲關卡,時已近午。為免我們帶著大量食品、衣物、文具,不能過關,因此我們在巴士上先把這些物品分裝,每位團員提兩袋,當成是個人物品,抵達學校時再回收整合。有位團員在我身旁耳語:「沒想到要送東西都不容易。」我笑了笑,習慣就好,我說。

相比我上次過來,馬來西亞海關建築依然陳舊,倒是印尼關卡建築修葺美化了。

蕭依釗走在前,我墊後。她向來擅於應付海關,所以當官員質疑為何那麼一大群人前來邊陲小鎮時,她成功令官員相信我們是去送禮物給貧困學生。

印尼海關雖豪華,卻只開了一個櫃檯,想來是未料到會有那麼一團人同時過關,所以耗了不少時間。

由於馬來西亞巴士不能進入印尼境內,過了印尼海關後,47位團員分乘一輛麵包車及一輛小巴士。小巴士裝不完這許多人,過道上備有幾張塑膠椅,像路邊看戲加凳似的那般自然。

巴士沒有空調,車窗開了以後,外頭沙塵乘風而入;沒有窗簾,艷陽霸氣地照射進來,坐在近邊地團員躲無可躲地被它箝制著。

巴士在小路上巔簸半小時後,我們抵達了「希望之山」。

負責照顧學生起居飲食的義工們早已為我們準備了午餐:炸木薯、三種不知名的野菜、印尼傳統發酵食品丹貝(tempeh),還有一鍋清甜的香蕉花湯,佐以米飯。不知是否太餓,如此簡單的食物也備覺美味。我嗜辣,其實只要配上那略帶酸味的辣椒醬,光是米飯我也會覺得好吃。

用過餐後,我們到學校活動中心進行發放儀式。學生們為我們表演了達雅族的迎賓舞,我自是無暇觀賞的,分配著團員把毛巾、襪子、果凍、原子筆、顏色筆……分成150餘份。沒有袋子,團員們就用毛巾把東西都包起捆著,於是就成了一份既環保又美觀的禮物。不得不佩服團員們,這過程縱使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但總能迅速取得共識。短短十來分鐘,就都處理好了。

我們請學生們出列,團員們把禮物一一送上。一朵又一朵笑容,在學生們的臉上陸續綻開,相續蔓延,於是活動中心成了一座小小園圃,開滿了花。

爾後祝福使者們代表祝福文化給中心五十多位義工送上紅包。據義工珍妮說,這些義工是生平第一次獲得華人的紅包。同樣的,他們收取紅包後都難掩喜悅之情,或許他們在意的並不是金額,而是有人惦記且重視他們的辛勞。

蕭依釗也代表祝福文化捐贈生活援助金給幾戶特別貧窮的人家。

當時已是下午時分,為趕在邊陲關卡下午五时關閉前回到古晉,我們連學校都不及參觀,就匆匆離開了。

有幾位義工我認得,其中兩位當時還是新婚,現手上已抱了個娃兒。

七、八年前那趟過來,記憶最深刻的是晚上八點停止供電,所以我早早的就被趕上床。我小學時都不曾那麼早睡,這種情況怎麼可能睡得著?沒有電,帶了書本也不能看;外邊一片闃暗,無法外出散步;啊,不要以為可以刷手機,沒有網絡呢。於是唯有躺在暗黑中搖扇,搖扇倒不是因為熱,而是為著驅趕蚊子。如此這般,躺了五、六個小時才漸漸睡去……

而今舊地重遊,勾起了我一些回憶,突然好慶幸這一團無需在學校過夜。

————————————————————

第二天的行程是古晉遊,上午我們先到實蒙古人猿保育中心。有點遺憾,人猿在林深不知處,因此始終緣慳一面。據知,人猿已個把月不太出來活動,飼養員說因現下果季,牠們在森林中飽吃水果,不會走出來覓食。保育園的石子路很好走,雨後空氣好清新,即使沒見著人猿,光是在林中走走還是挺舒服的。

保育中心裡還有鱷魚潭,兩隻肥大的鱷魚如標本似的,動也不動的匍匐著。較大的那隻,偶爾還會尾部顫一顫,較小的那隻任憑蒼蠅繚繞,就是紋風不動。不知過了多久,才見牠緩緩張嘴,一張一合間竟是如此沉潛,彷彿優雅地完成一個瑜伽動作,又似氣定神閒的打著太極。

離開保育中心回旅館前,蕭依釗竟倡議逛菜市場。我心裡嘀咕著,雨未歇地還濕,菜市場到底有甚麼好逛的?說也奇怪,明明還細雨霏霏的,下車時卻恰好停了。更神奇的是,團員們似乎真的對逛菜市場這回事頗來劲,不一會兒就人手一包大包小包小包大包的提著上車。他們說黑橄欖是名產,他們說那鳳梨品種特別,他們說……;我只知道那魚餅真的好吃,粉少魚多滿嘴魚香,那曼煎糕滿溢著玉米漿與牛油的香氣,還有那……。嗯,看來以後每趟行程都得逛一下地方菜市場才行呢。

下午很不能免俗的去了與白貓合照,去了福建公園,還去了老街逛逛。

我走在老街的巷子裡,兩旁停滿了車,但倒很少見到車輛經過。許是假日,大部份店都沒開。午後的陽光慵懶地灑在寧靜的街道上,彷彿我們的經過其實是一種打擾。老街上廟宇不少,這頭玄天上帝;街尾是廣澤尊王,俗稱翹腳仔神,是一位由牧童蛻化而成的神尊;隔一條街是好顯眼的福德正神廟。

晚餐後往機場去,兩天一夜的行程也就結束了。

————————————

可是怎麼辦呢?像我這種吃貨,不提一下食物是說不過去的。

李漢仁先生的膳食安排,都好豐富,也很好吃。瘦身兩個月的磅數,兩天就悉數追回。

第二天的晚餐,他堅持要盡地主之誼,宴請我們全團。其中兩道菜餚,我覺得挺特別的,一是伊班族名菜竹筒雞,另一道是亞三豬腳。豬腳悶得極入味,帶著亞三的香氣,以及白醋去膩,煞是可口。但比起豬腳,我其實更鍾意配菜白蘿蔔,每塊蘿蔔都湯汁飽滿,輕咬一口軟綿無纖,香甜盡釋。

為了這道亞三豬腳,我後來跑步時多跑了兩公里,當然,那是後話了。

————————————————————

張曼娟有本書叫《天一亮,就出發》,是一本旅遊散文集。

出發前的那幾天,我正好翻看著,忽爾意識到每次祝福文化出團幾乎都是天未亮之際。

我原是夜貓子,最怕早起,因此每次都得抱怨幾句。但近來的近來,我似乎已逐漸習慣這節奏。

天未亮,就出發,有一天或許可用來當祝福文化出版的助學誌的書名。嗯,想想,好像還蠻貼切的。

50618198_2544341638915955_66758708201259008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