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22、23 宣教】

最後一個假日,我和教會團契的青年一起前往村落宣教,這是第一次和一群年輕人一起上去,是個很不一樣的體驗。

這次的宣教活動,我是臨時參加的,既沒有幫忙到活動、也沒有幫忙前置工作的準備,其實感覺滿愧疚的。不過他們安插了一個攝影師的職位給我,因此我也更能夠以旁觀者的角度,看著他們。

出發前,看見許多網路上的熟悉面孔。自從來了中心以後,開始寫這系列的文章,漸漸地臉書好友中多了許多團契的朋友,未曾謀面,卻彼此知道。這是第一次我沒在上山時睡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的熱情,讓我能夠一直保持清醒?還是因為孩子一直吐,必須照顧?或是知道即將要離開了,想好好張開眼睛,看看身邊的人們……?

我們宣教的這個村落,就是今年祝福文化第二團所探訪的Kg.Saweh,走上一個大彎道後,看見平台上大大的草坪,一如上次來一般,站滿了孩童和婦女,像是在迎接我們般,讓人感到很溫暖。

此行人數不多,僅11名青年,就要負責整個村落的宣教工作。我捧著一台相機,懵懵懂懂地跟著下車,只知道不停地按下快門。哥哥姊姊們,個個身手俐落,接力傳完兩車的行李、箱子進山丘上的教會,女生負責開箱、場佈,男生負責運物資,俊文(中心志工/此行總務)拿了好多捆電線接在一起,拆了車子的前蓋,連上電源接音箱,不斷跑上跑下,體力好像用不完、腦袋也總是很清楚,包括這次所有的野營用具也都是他一人負責,不愧是嬌姊口中的「精兵」。

活動開始後,我就開始裡裡外外地跑,不斷拍照,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是看著大家笑時,我也會不自覺跟著笑,感覺上整個空間充滿了幸福的味道。我第一次在這類活動當中擔任攝影,和以往帶活動不同,我覺得當攝影師特別能看見一些被忽略掉的小事,諸如站在門口後往內窺看的孩子、陽光透過窗櫺灑在孩子顴骨上的點點斑影、又或是婦女們專注做手工時,不自覺鎖起的眉頭……。雖然有時來不及按下快門,但那些畫面後來想起,卻深刻得像自己兒時的回憶,充滿想像又很立體。

無論是唱詩歌、說故事、手工藝、團康遊戲,都流暢得不可思議。其實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重,前幾日在看中心的志工們準備,潔美一一為我解釋:她負責孩子們的起居和著裝、教孩子們跳舞唱歌(此行帶了14位小孩一同前往);俊文是總務,一個人整理、一個人裝車; 秀玉、菁雲則是活動組,一切活動設計、場面控制、道具製作都很精緻俐落,我真的打從心底崇拜身邊的他們。各人有自己的工作,彼此之間能夠完全信任和交托,我想這就是最好的團隊了吧?

在歡笑、汗水中度過一日,我們步行前往不遠處的大河紮營,一到河邊,就看見俊文和Asli已經幫我們架好的帳篷和遮雨棚,馬上有種放鬆的感覺,東西一丟就往河裡跑了。

拿著洗髮水、洗身水(即洗髮精/沐浴乳),踏進冰冰涼涼的河中,有種很青春的感覺。

「冷嗎?我們數到三一起往後倒!」菁雲姐對著我們說,

下水的那刻,我忘了閉眼,隔著清澈的河水望著藍天,看著自己吐出的泡泡,隱隱約約聽見水面外他們的笑聲,水很冰,但心很暖。

這是第一次在河裡沖涼(即洗澡),靠著水流沖掉身上的泡泡,在裡面游來游去就能洗澡,真方便!水流湍急,如果到了深一點的地方,光靠腳抓地會被沖走,得要不斷地踢水或抓著大石頭。俊文帶著我往上游爬去,猶記在台灣時因腳傷未能跟教會去溯溪,而充滿遺憾,想到今日能體驗到「無保護措施溯溪」(而且免費),覺得非常興奮。小心翼翼踏著石頭往上爬,光著腳丫像在做腳底按摩,時不時還會被絆倒卡進沙堆裡,滿痛的,也摔了好多次跤。

「屁股好痛!」爬到頂端時,我回頭跟他說。

「因為你摔跤好多次。」他一如往常地,笑到眼睛瞇成一條線。

往回看,發現自己走的路其實不遠,原來我在那麼近的距離內摔了那麼多次呀……可是爬上來時,還是充滿了成就感,雖然路上很滑、腳底板很痛,雖然走的路程不遠、也不算陡峭,但是仍然珍貴,就這趟旅行一樣。

用過晚飯後,我們在營地旁升起了火堆,他們說:「這樣才像camp嘛」圍著火堆很熱,但是我們依然裝作一副很舒服的樣子伸手「暖和」自己的手,拍了好多照片當作紀念。

那晚過得很愉快,和才認識一天的朋友們也很快就聊了起來,想起待在馬來西亞的日子只剩不到一週,便覺有些悵然失落,躺在帳篷裡,潔美已經熟睡,外頭火堆也冷了,我依然睜著眼睛。我想我會一輩子記得那夜隔著帳篷看見的月亮,還有那片雲層厚重、沒有星星的夜空。

-

附錄:

由於待在中心的時間剩下三天,所以宣教部分沒有詳述,接下來的文章會著重於總結我的成長、感想、經歷、改變。

請大家務必要追完這系列文章喔!!

1 4 6 11 12 13

2 5 7 9 10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