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叢林最終章】

昨晚太陽下山後,天色便漸漸暗了,雲層很厚,夜晚少了星星和月亮的照明,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只得靠著火堆、頭燈、手電筒照明。既沒有帶書,也沒有星星能看,做不了什麼,就只好鑽進被窩裡,低頭看了下時間,八點三十二分。

隔日清晨就醒了,村落的雞挺吵的,還看不到太陽就開始叫,太陽出頭了也不停歇,聒噪得過分。上山前,畫紙畫筆、小說、電腦,通通沒有帶出來,手邊只有幾套衣服和沒了通訊的手機,可謂一切「身外之物」都沒了。於是過了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想起曾經看過的一則文章:南韓因為有工作過勞的問題,因此出現了一個產業「監獄療養院」,進去前會沒收你所有的東西,讓體驗者換上監獄服,進入被打造成監獄的房間裡,過著像囚犯一樣的生活兩天,整天面對白色的牆壁,讓大腦、身體得到休息。覺得這趟叢林之旅,對我也有相同的影響吧?不是特別做作地去思考自己的生命或是這幾天的旅程,純粹只是放空自己、瞭望遠山,以最單調、最不起眼的方式和自然共存兩日,感受到一種長遠而綿密的幸福。該怎麼說呢,不同於以往,總以主角的姿態站在自己的生命裡,野心勃勃想闖出一片光明未來 ; 比較像是身體融化在深山裡,以一種背景的視角在觀望,平靜而悠遠。

我覺得,可能是只在山中待了兩日,對於他們的生活型態、個性、或是歷史都還不甚了解,也沒有像其他同工體驗到那樣惡劣的天氣或九死一生的經歷。但是心情是切切實實地被釋放了。

覺得這趟旅程最重要的收穫,是一個被風景溫柔包裹、沉澱過的、全新的自己。

-

番外:

提一下在回程中發生的事情。

1.回去前,我們爬上村落後方的小山丘,族人向我們介紹一個當地歷史遺跡,據說這是當時日本人投下的一顆未爆彈,後來彈藥被挖走利用,如今剩下一樽空殼存於此地。

2.回去的路程中,阿yee彎進一條崎嶇的山路裡,帶我們去他的私房景點,那是一個坡度緩和的大瀑布,像是一個巨型的天然滑水道,以瀑布而言,在聲音和場面上,都算是非常溫柔且低調吧?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瀑布下方岩石後,看見一小塊飛機殘骸。

68年前,吉蘭丹話望生森林地區上空,英國空軍「道格拉斯C478_DK達科塔C4」軍機,正在這一帶森林執行制定煙標投射(smoke markers)任務,協助殲滅馬共,但任務未完成,飛機便失控墜落。在墜落前一刻,發出了國際求救信號,然而信號出現了一瞬便消逝,從此這架飛機的失蹤成了謎。直到2008年才被發現。

這塊我們撿到的飛機殘骸,就是這架軍機的一小部分。

3.路程中車輪爆胎,恰好停在蜂窩附近,蜜蜂集體竄出,停在車上、手上、身上,一邊忙著換胎、一邊燒紙箱樹葉起煙趕蜜蜂,場面凌亂。後來經過的原住民們停下幫助我們。

4.那些停下的原住民是為了要去山腳的一個保衛站換班。近期不肖商人騙走原住民族大半土地,開始濫墾森林,於是原住民在山腳造了幾棟小房子,輪流駐守,阻擋外人進入。

part-5 part-5b part-5c  part-5g part-5f part-5epart-5d part-5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