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9-a

【Day10】

十天的時間,開始和一些孩子漸漸熟悉,發現每個小孩不同的脾氣,和一些各自執著的小細節。

今日下午和晚上的教書都不大順利……

下午的八位孩童,我計畫讓他們先午睡30分鐘後進行課程,一開始哄他們上床睡覺就已是一大困難,想起其他義工的提醒:「不能太溫柔,他們會爬到你頭上」就設法讓自己嚴肅起來,收起笑容、直直盯著他們,冷淡地指著沙發,果真有用,一下子就躺好了。原本暗自挺開心的,好像自己終於成為一個既溫柔又有威嚴的老師,然而課程開始後,卻出了一些狀況。

Lee Suk Hui 不知為何,突然發起脾氣,輪到她作答時,硬是不答,只是皺著眉頭。其他孩子見狀,紛紛急躁地幫我叫Hui 應答,從勸導變成叫罵,Hui 則是眉頭緊鎖、漸漸低下頭。進行了這樣一陣子凌亂的口說練習後,真的覺得沒辦法,只好請其他義工來幫忙,百般詢問下,才知道她身體不舒服、想睡覺。想起剛剛硬是把她拉起床的自己,覺得有些愧疚,對於每個孩子不舒服時會如何表達、生氣是為了什麼事情、彼此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爭執……等等,都需要很敏銳的觀察力、耐心和愛心,才能夠深入他們的心靈吧? 我還需要多多磨練一下自己,希望之後不要再像今天一樣,急著要孩子完成作業,而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

另外想說說一位學前班的孩子—Sarini。她是一個非常聰明、努力的孩子,在學前班的表現非常出色,和我的華語對話也很流暢,在過去幾天裡,是我的得力小助手。然而今晚在幫學前班練習英文聽寫時,Sarini卻在“basket”這個單字上遇到瓶頸,一直學不起來。當其他孩子都練習完聽寫開始休息時,她的眼淚嘩就掉了下來。我緊張的丟下白板筆蹲到她面前,問她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當我問到「很難嗎?」的時候,她吃力地點了點頭。

我把Sarini 帶出教室,委託五年級的莉娜幫我顧小孩。在樓梯口,我緊緊抱著大哭的她,慌張之下,只好像哄嬰兒睡覺一樣拍拍背、輕輕晃著,然而她還是不斷啜泣。想到小時候,母親總在我睡不著、難過、害怕時唱一首兒歌哄我,我就會乖乖地變安靜,於是索性開口唱這首「小白船」,唱到第三遍時,她漸漸安靜了,只剩下急促的呼吸。

後來我抱著她,跟她說我下午教書的挫折、初來馬來西亞時的緊張、語言學習的困難等等,她漸漸對我敞開心房,願意抬頭看向我。我覺得特別能理解這個孩子的心情,我和她一樣從小就很好強,不喜歡輸給別人的感覺,也曾經因為總是學不會一兩個觀念或字詞,哭得一塌糊塗。或許因為如此,她才願意信任我,抱著我大哭吧?

記得母親總是在我因為好勝而跌倒時,摸摸我的頭,告訴我:「真的那麼想要,就想辦法做好」。所以我也同樣這麼問她:「想再試試看嗎?」

九點三十分,已過了他們就寢的時間,Sarini 堅持地坐在教室裡練習聽寫,心情平靜下來的她,一下子就學會了所有單字,不過心情過於激動,還不願意去睡覺。拿了龍貓的著色畫給她,放著久石讓的音樂,終於看見她的笑容了。

今天教學屢屢受挫,不過最後能換來她的笑容,真的覺得都值得了。

-

附錄:

明日進叢林,停刊3-4天喔!

附錄2:

今天初嚐紅毛榴蓮,吃了第一口後,覺得酸酸甜甜的,口感一絲一絲的,甚是特殊。挖起第二口,發現有個什麼東西在蠕動, 仔細一看是隻蛆……

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吃紅毛榴蓮了。

day-9-b day-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