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记天使义工郑靖翎 /蔡文蓉

卫塞节那天,收到了靖翎离开的讯息。

我一直翻读靖翎之前所发过的讯息,脑海里一再浮现我们共渡的时光。翻开日记本,我一共探望了靖翎三十次,每次二至三小时,加上在WhatsApp上的交流,我们共处了约莫一百个小时吧。我想,一定是因为这一百个小时,所以我并没有为她的往生而感到悲伤;有的,只是满满的祝福……

今年二月初,因为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的一句话:“希望祝福文化的朋友多关心靖翎这位义工天使”,萧日红大哥便在群组里问我们谁想跟他一起去探望靖翎 ,我和世云就参与了。二月十一日,我们抵达士拉央医院时,看到靖翎在熟睡,床边坐着正在阅读的冯以量。靖翎醒来后,告诉我们她这次是因呕吐所以进院。我无意间瞥见医院供给的餐食,是一颗硬邦邦的馒头,于是便问她是否习惯医院的食物,她说以她的情况其实也不怎么吃得下。我们见她吞食有问题,也不敢把带去的手信拿出来(萧大哥自己种的水翁,已经洗好切好的,还有我自己做的一罐年饼)。她醒了一会儿聊了几句,一直跟我们说不好意思,不能陪我们聊天,然后很快又睡过去了,我们也就告辞了。

农历新年后忙完后,我再联络萧大哥,才发现萧大哥自那日后,还多次去到净愿和医院探望靖翎,每次都给她带她想吃的食物。二月尾有一晚,萧大哥还去净愿拿气球回家,连夜帮她赶吹至少四十条长形气球,好让她隔天可以做很多造型可爱的气球去癌症儿童病房分发。

我告诉萧大哥我可以安排一个星期两天为靖翎煮食,中午可陪她两三个小时。我很少外食,更胜任烹煮多于採买。就这样,三月六日我带着煮好的粥去探靖翎。

靖翎看着我给她铺摆的午餐,说 :“文蓉姐,你一个包包,就什么都有,连桌垫布都有,碗杯汤匙都是瓷具,钢制的汤匙叉都是美美的。这是我一生中吃过最完整的一餐,什么都有,水果甜品都有。”我告诉靖翎,这样才像普通人一样的吃一餐啊,可以暂时忘记自己是个病人。生病了也可以好好的吃,好好的聊天。我听到她小小声地说 :“你怎么那么细心啊 ?”我跟她说 :“我有多带餐具,我陪你一起吃。”那天我们就这样 ,她吃适合她吃的和她喜欢吃的,我吃不适合她吃的和她不喜欢吃的。吃完后,她说 :“文蓉姐,你煮的粥很香很好吃,只是肉片比较大块我吃不了。”从那天起,她就期待我们一起picnic和聊天的日子。

隔天,她发讯息告诉我,她要出院回净愿了。再过一天,三月八日,我煮了粥,做了龙眼果冻,去净愿探望靖翎,萧大哥也过去会合。那天,我们三个一起picnic、聊天,还留下一盒龙眼果冻给她慢慢吃。那晚,靖翎发讯息给我,说本来她想与净愿的义工们分享龙眼果冻,可是实在太好吃了,结果她自个儿给吃完了。她也告诉我,很开心能吃到我煮的鸡丝粥,有她妈妈的味道。我说,你若喜欢龙眼果冻,我可以再给你做。

就这样,我们三个常在医院或净愿一起picnic,一起聊天说着各自的故事,一起吃水果,吃蛋糕,吃她向往很久的蚝干粥,吃她特别喜爱的面线汤。有一天在净愿她一时兴起,拿出立可拍与我们合照,说要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刻,还马上把照片贴在日记本里。四月二十八日,我们还应她的要求,载她去茨厂街买一个毕业祝福娃娃。那天她听到我们说可以载她出去买时,眼睛马上了亮起来,我清楚看见。我想,那应该是她这段日子里,最开心的其中一天吧 !

我们就这样陪着她,过一些比较像普通人的生活。直到她吞食有困难时,我们就不picnic了,不过还是陪伴着她,她想聊天我们就聊聊天,不然就静静的伴陪在侧。

四月初美虹加入,不久福友也加入了。靖翎说,祝福文化的朋友真的很不同,很庆幸可以认识我们,在她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有人陪,也不必挨饿。

在她还想吃也吃得下的时候,在她想说也还能说的时候,我们努力让她过得比较“平凡”一些,我们都很珍惜这一段时间。我想,或许是因为我们尽了力,没有留下一丝遗憾,而且也收获了满满的回忆,所以我们并没有悲伤。

我只想说 :靖翎,我们说好有缘下一世再见的,而你也说了到时你一定会过得好好的,我祝福你 !

ji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