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ling1兩年前的今天,我策劃與主持了天使義工鄭靖翎的祝禱會。

祝禱會,說白了就是生前告別式,讓她見見想見的人,說說想說的話,好了卻在俗塵的心願。

我想,她的求生意志應該很強烈,好幾次在生死關頭都安然跨過。我偶爾會去看看她,真的只是偶爾。生死跟前,我認為只有信仰才能予以最強韌的力量。靖翎既在此時選擇了皈依三寶,我想,專注於佛號應是最為迫切的。

當然,我也只會動動嘴皮說說事兒,如果身歷其境不見得真能如此心清神定。

說來慚愧,近些日子並沒去探望她;反倒是幾位祝福使者知悉她的情況後,常會去看她並為她準備美食。其實食物事小,心意事大。祝福使者們的愛心著實讓人動容,也讓我自慚形穢。

我願意相信,靖翎選擇(或是被選擇?)在衛塞節離開人世,是往生佛國的瑞兆。

感謝祝福使者們,這段日子對靖翎的關愛與付出。

葉偉章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