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和碧玲說不上相熟。

她是5senses 公司的CEO,知悉我在祝福文化基金會,便主動捐贈了100箱(每箱24小包)的“Nestle Just Milk” 給祝福文化。

我思忖著,這些營養飲料正適合原住民孩子,便全部運送到勞勿原住民孩子中心,再由志工們分頭以四輪驅動車運到原始森林裡的十多個山寨,分發給資源匱乏的原住民孩子們。

整個過程中,碧玲和我都沒說上幾句話,很純粹的發心與資助。

我很感謝碧玲的信任,更感動於她的愛心。

希望祝福文化可以匯聚更多有心人,共同打造有愛的社會。

祝福大家!

/蕭依釗

2018-04-09-photo-00000114

2018-04-09-photo-0000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