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後記】

是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

他們兩位都是探訪團的『攝影記者』;當然,義務的。拍好的照片無條件供我們使用,或上臉書或存檔或燒成光碟寄送給團員們。

去年祝福文化組團到雲南,我見莉嘉總愛四處拍照,於是便興起了請她幫忙的念頭,不意她竟爽快答應。

別說我忙不過來,即使無所事事我也極不願意幹這差事的。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高傲,殊不知『手殘』其實一直是我的心頭痛(擦淚)。

熟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曾有過短暫當導遊的日子。客人快快樂樂出外遊玩,自是要拍點照片留念。他們興致勃勃把手機遞給我,我也義不容辭接過。『一、二、三,cheers……』把手機還給客人後,他們臉上猶帶笑容,興高采烈地查看照片。就在那一瞬間,笑容凝結神色漸沉。約莫三十秒後,客人才會抬起頭來,勉強擠了個笑容和我說謝謝。然後,拜託其他團員在同一景點,重拍一次……。別懷疑,這種情況發生的命中率,幾乎百分百。

時間可以再回溯得更早一些,當我還在報館的時候。有次助學團我自告奮勇負責攝影,回來後把記憶卡交給負責上稿的同事,但她動作實在慢,遲遲都上不了稿。我去她座位察看情況,只見同事滿臉烏雲。她指著電腦屏幕上的照片問我:『你拍了很多照片,但大半都是糊的,請問要怎樣選啊?』我神色淡定地回她:『就選那些沒有糊的啊。』其實心虛得要命。

去年雲南探訪團莉嘉當了我的『御用』攝影師後,其實我沒再問她願不願意,之後的緬甸行、這趟的貴州行,我都很自然地攤開手板和她討照片。

泗溏是多年以前,曾隨團到四川的,當時我就知道他是攝影發燒友了。

這趟他『自投羅網』,我自是不會放過他。如此這般,我就有兩位『御用』攝影師了。

但是,我後來後悔了,後悔極了。我原本就有選擇困難症,加上照片都很精彩,臉書上稿時我就發現自己真的是自討苦吃,實在是不懂該怎麼選,卻又不能都上。常常上一條稿,也會花上我一句鐘。當然,也因為我的電腦殘舊,面對龐大的圖庫,它運行時極顯吃力。他們拍的照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但都很精彩,真的。

所以,真的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不過,不是因為拍照;應該說,不止是拍照。

謝謝他們二話不說答應下來的那份義不容辭,謝謝他們願意成為祝福文化的一份子;謝謝,成就這一切的美好。

感恩!

文/葉偉章

22728992_1918392894844169_5864064363800738298_n

22549910_1918393184844140_6313837437877719540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