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日據》

《走過日據》《走過日據》在中國出版

血色歷史不能遺忘

/蕭依釗(祝福文化總編輯)

 

《走過日據─121倖存者的泣血記憶》,不僅引起社會的關注,也得到馬中兩國歷史學者的高度肯定。

中國暨南大學出版社將在8月中舉辦的廣東省“南國書香節”推介《走過日據》。

《走過日據》獲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評選為“‘十二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同時,又獲得中宣部評選為“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重點出版物”。

據中國朋友說,外國作者的作品入選“國家重點出版物規劃項目”、 “國家級的重點選題”,是非常罕見的,這反映了中國有關方面的重視程度。

有一些朋友問我:為何會想到要出這樣一本書?

我的答案是:“1941年底,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迅速佔領了馬來亞等地。 日軍佔據馬來亞期間,犯下的暴行罄竹難書。

“戰後至今,日本右翼政客一直企圖掩飾,甚至美化日本軍國主義者的滔天罪行,令亞洲鄰近國家的人民,特別是華人和韓國人氣憤難平。

“日本當局竄改歷史教科書來掩飾日軍在二戰中的暴行固然令人不齒,但馬來西亞官方的歷史教科書竟也對日軍的侵略輕描淡寫,對日軍的滅絕人性的罪行更是隻字不提。

“由於撰寫本國歷史者對某些政治勢力的妥協,對日據吋期的歷史事實進行顛來倒去的修訂或刻意扭曲,以致年輕一代完全不清楚那段日軍鐵蹄蹂躪下血跡斑斑的歷史。

“我們深信,一個民族的歷史記憶建構了這個民族的精神氣質。儘管記憶慘痛,但我們決不能讓軍國主義者的暴行,以及蒙難者的血淚冤屈被淹沒在歷史霧靄中。只要我們努力,歷史,是不會泯滅的。”

這其實是我在這本書的序文中寫的幾段話。出版的緣由還夾雜著我個人的經歷。

1987年,我到日本參加3個月研習計劃期間,日本新聞協會帶領我和14位東盟國家記者參觀距離1945年原子彈爆源300公尺的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及和平紀念資料館。當時一位日本記者朋友邀我寫一篇觀後感。我在文中表達了這樣的觀點:一、凡是愛好和平的人都應該反核;二、原子彈受害者固然值得同情,但禍源是軍國主義政治野心者。而且日本人民也應該去了解在二戰期間受侵略國家的平民在日軍暴行下的悲慘情況。譬如,他們在參觀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之後也應該去參觀哈爾濱市侵華日軍第731部隊罪証陳列館。譯文在日本報紙刊登之後,有幾名讀者投函責罵我。日本學校歷史教育已成為有效的洗腦工具,使很多日本人相信了被歪曲的歷史,不能接受不同的聲音。當時我就決心要使用媒體力量挖掘更多歷史事實,讓歷史真相重現於世人面前。

5年前,我終於尋訪到祖母生前惦念的一位同鄉。她是從日軍屠刀下、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然而,這位90歲老人已帶著日軍暴行血證──斑駁的刀疤去世了!

這位長者的逝世,給我很大的衝擊:如果不及時行動,以後就再也找不到日軍屠殺無辜的見證者了。

為了留下這一段歷史的雪泥鴻爪,4年前,時任集團總編輯的我策劃了“日軍鐵蹄蹂躪下倖存者口述歷史”的採集工作,並且委派當時的星洲日報文教部記者戴麗佳、張德蘭、趙雪芬、陳莉莉,分頭到全國各地去採訪經歷過日據時代的倖存者。

在多位文史研究者、星洲日報駐全國各地的採訪主任和記者們的支援下,4位記者以一年多的吋間,尋找和走訪了近150位年逾八十的倖存者,由於一些倖存者記憶力嚴重退化、無法記起當年的遭遇,記者只能記述了當中121位的回憶。

之後,我和文教部同仁的工作繁重,只能斷斷續續地抽空查證和補充一些歷史事件的資料。幸好得到作家廖宏強和文史研究者李寶鑽替我們梳理文稿、

修訂謬誤、撰寫引言,文史研究者林青青協助校對文稿。

在修改記者的初稿時,倖存者的悲慘遭遇,不記得多少次令我熱淚盈眶,不忍看下去……。

我禁不住思索一個問題:為何日軍這麼痛恨華人?除了他們的殘暴成性,還因為當年的馬來亞(現在的馬來半島和新加坡)華人慷慨捐錢支援中國抗日,同時許多青年華僑回祖國參軍抗日,包括著名的南洋機工,這些支援大大加強中國抗日的力量。因此,成千上萬的華裔也就成了不義之師的洩憤目標!

日軍一入侵馬來亞,即採取分而治之的戰略,拉攏馬來人,迫害華人。這種狡詐的手段,令華人面對雙重苦難──一方面受到日軍的殘害; 另一方面,還要面對一些不時突發的零星種族衝突。

我心裡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希望現代的中國人也能看到這本書,讓他們知道,二戰時期,在中國人民受到日軍鐵蹄蹂躪的時候,南洋的華人也因為支援中國抗日而受到殘酷的迫害。當時中國老百姓還有國民軍和中共抗日游擊隊可以依靠,但馬來亞的抗日游擊隊勢力太弱,華人簡直無依無靠,任日軍宰割。天地之大,卻無逃生之處。

我們向中國朋友表達了這意願。暨南大學出版社很快表示願意出版《走過日據》。時任出版組主任的葉偉章立即發出了授權書給暨大出版社,無償授權他們在中國出版《走過日據》。

暨大出版社選擇在一年後,即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出版這本書。令我們欣喜的是,《走過日據》獲得中宣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重視。

在暨大出版社與華僑華人研究院最近聯合承辦的“華僑華人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學術研討會上 ,《走過日據》獲得來自新加坡、菲律賓、日本等國著名學者的讚譽。

暨南大學彭偉步教授高度肯定了《走過日據》的歷史價值:“這本書之所以引起關注,不僅因為今年是二戰結束70周年,此書的出版因此有特別的意義,而且此書質量很高,為讀者建構抗戰的共同記憶,深入了解南洋華人支持中國抗戰所做出的貢獻,以及對華人當時艱苦的生活提供豐富且鮮活的第一手材料。海外華人抗戰史是中國抗戰歷史重要的組成部分,是一部波瀾壯闊的海外華人反抗日本侵略的史詩。當前有一些著作反映華人抗戰時的生活,但由於缺乏第一手資料,因此不夠真實,深入。其實許多中國學者一直重視海外華人社會的研究,但是因為資料和角度的原因,無法書寫原生態的華人史。此書的出版,希望能開啟中國海外抗戰口述史的書寫,為讀者創建更真實、開闊的華人歷史圖景。”

《走過日據》的歷史和社會價值也獲得馬來西亞學界的肯定,在歷史學者安煥然的推薦下,榮獲韓江學院2014年金帆圖書獎評審推薦獎。

作家廖宏強在序文中說:“倖存者們的回憶,都是血和淚的歷史見證……。過去的錯誤可以原諒,但是不能忘記,因為歷史是一面鏡子。”

121位倖存者靈魂深處最真實的聲音、最傷痛的記憶,重構了日據時期那段幾乎被塵封的血色歷史,還原歷史真相。

歷史是不會泯滅的,也不能被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