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助學計劃

《我們,在大吉嶺留下了祝福》 /葉偉章

於是我們來到了這裡,彷彿無處不茶香的印度大吉嶺。

我們不朝聖,為著「慈悲之家」而來,那在海拔兩千多公尺山嶺上的育幼院,百來個孩子的家與歸屬。

慈悲之家,共分兩處,一處男童院,一處女童院,都是18歲以下的孩子。

前往男童院,要先穿過店與店之間的狹隘入口,才會發現有阶梯通往隱身在大街後的房子。大抵山區地勢如此,房屋結構有別於平原。

到達男童院之前,會先經過慈悲之家的「寺院」。我一直把「寺院」想像成巍峨壯觀的道場,以致來回穿梭了好幾回都沒意識到自己已身在其中。慈悲之家的寺院,是一爿小小屋頂下,收拾得乾淨齊整的空間,內裡供有三尊與人身齊高的佛像。我一直將它誤當成供有佛像的活動空間,直到後來的後來,我指著行程表問法師,不是要去參觀寺院麼?法師回我,昨天去過了,我才恍然明白過來。

男童院是兩間偌大,各住著二十來位少年孩子的房子,另還有一飯堂。毗鄰而蓋的水泥房還未竣工,是讓女童日後搬過去的。

現在的女童院,就在鬧市裡,租借回來的雙層房子。空間很小,天花板很矮,踩在板梯上會一直發出咿呀咿呀的呻吟聲。像我這種身材不嬌小的,在房子裡會有一種巨人誤闖小人國的錯覺,又一直疑慮會否把地板踩出一個窟窿,很是壓力。

平常孩子們就分別在這兩處膳宿,然後到鄰近的學校上課。這些孩子有些是遺孤,有些則是因為家住偏遠山區,如果市裡沒住處就無法上學。是真遠,我們坐了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從這座山頭翻到那座,都還無法到達他們的家,只能把家長們請到馬路盡頭處會合。再往裡走一些,就得叢林裡徒步了,那斷然不是我們應付得來的。

男女童院都有一個共同點:乾淨整齊。這特質也顯現在孩子們的穿著上,即使貧困,也不會邋遢,那是自尊和自愛的表現。

說到慈悲之家,就不得不提負責人達瑪迪魯長老(Dhammadhiroo)。慈悲之家原是長老的師父所創立,去年圓寂以後由長老繼承其遺志。

達瑪迪魯長老7歲父母雙亡,10歲時被送到中心來。那一年,有位泰僧前來弘法,現場問說誰願意出家,長老即把手舉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覺得想要這麼做。」他笑著說。當時出家者眾,但後紛紛還俗,唯有長老道心不退,堅持至今。一晃眼,也就四十餘年了。

這些年來,長老都不對外化緣,慈悲之家只靠有心人的資助默默支撐著,因此常常入不敷出。政府的補助他倒是願意申請的,只是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地方偏遠舟車勞頓不說,常遇見的問題就是申請文件被退,多次反覆來回就只為了補齊文件。可即使最後申請成功,也不會是全額,只有其中20名孩子申請到微額援助金。

問長老是否曾想過放棄,他很誠實地說,有的,面對重重困難時,扛著那排山倒海的工作量時,他都想過要放棄;但想到孩子們,那一張又一張純真的面孔,於是就咬緊牙關給撐了下來。而目前他最憂心的,則是接班人的問題,他畢竟已過了知天命的年齡,若有一天他離世,誰願意繼續照顧這些孩子,誰又願意撐起這沉重的擔子?

達瑪迪魯長老眉宇間很自然地散發著一種慈愛的溫暖感,有位團員給他取了個外號,叫“眾人的爸爸”,我覺得很是貼切。

祝福文化因佛光山而得悉慈悲之家,這趟行程也由佛光山駐加爾各答的妙如法師一手協調安排。那是一位身子看似瘦弱嬌小,但能量與效率卻無比強大的出家人。

祝福文化原定捐一萬美金予慈悲之家,團員們隨後又多籌了6千美金,由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一併交予達瑪迪魯長老。

這是祝福文化第一次組團前往印度,連同領隊蕭依釗共54人,不可不謂陣容龐大。團員多是舊雨,再加三兩新知。

行程最辛苦的地方,其實莫過於去返兩程,先是夜機到加爾各答,抵達時已是半夜,睡幾個小時後即乘內陸航班飛往巴格多格拉,再坐三四個小時的四輪驅動車上大吉嶺。返程則倒過來,從下山離開大吉嶺,到抵達吉隆坡的家,共耗了36個小時。

在大吉嶺的那幾天,還是愜意的,先不說山上氣候宜人,衛生條件也讓人放心。除了參訪慈愛之家、發放儀式、家訪,行程中自也安排了好些景點。

大吉嶺的蒸汽火車是印度最早期的鐵路之一,1999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火車外型迷你,因此有個美麗外號,叫「玩具火車」。行駛前的巨響,火車頭上的黑煙白氣,哐當哐當的機械聲響……,這是部份團員的回憶,也是部份團員的新奇體驗。火車一路行駛,在古樸小鎮上緩緩梭行,兩旁是雄奇山景、是小鎮風情、是人文風光。途中停留兩站,一站是紀念公園,另一站是小型的火車博物館。天冷,但有陽光,日曬下換取了些許暖意。這樣的體驗,予我還是美好的。

米里克湖(Mirik Lake)和茶園相對不甚精彩,但途中遊走在國境邊陲上讓我覺得很有趣。僅僅一條街就把印度和尼泊爾隔成兩岸,兩造民房相對,揮個手嗓門稍微提高一些,就已是和異國人民打招呼了。另還有在墳塚處擺檔的攤販市場,也叫我開了眼界。

不得不提的是,從米里克湖返程途中,偶遇一場剛下過的冰雹,皚皚如白雪鋪滿街道兩旁。我們把車子停下,在微沁的寒意中,賞玩著如雪景般的美麗,有者童心未泯還打起了「雪」戰。宛如與初雪邂逅,旅程裡,徒添了幾許詩意。

至於看日出和血拼,均非我所好,但自有團員樂在其中。

原以為行程終將圓滿結束,未料最後一天返程途中竟出了狀況。或許是中午往機場路上的餐點不潔,又加上山上山下的溫差變化、夜裡暴風雨的驟訪,有者上吐下瀉,有者輕微不適。原只是一兩個,後竟迅速擴散蔓延開去,有位團員甚至必須在他太太陪同下留院觀察,無法和我們一起上機。大抵這就是人生,高興有時、失落有時;得意有時、跌宕有時。所幸在這過程裡,團員們再度發揮守望相助、互相扶持的精神。風雨與共的經驗,彷彿把彼此又拉近了一些。

「祝福文化」原不叫祝福文化,當時我們共議了好些名字,但因無定案而擱著。後來的後來,蕭依釗女士才與我說已註冊了「祝福文化」。這名字從未在我們商議過程中出現,何以如退潮以後的裸石突然冒現?為甚麼是「祝福」?這些我都沒問,只輕輕地應了一聲,噢。

直到有那麼一天,我突然發現,原來「祝福」也可以是一份很純粹的心情——譬如,此刻。

20180415a3

20180415a4

20180415a2

20180415a5

20180415a1

印度大吉嶺助學團(3月27~4月2日)

各位善心朋友:

印度大吉嶺助學團(32742)

您好!

感謝您對貧困學生的捐助。

祝福文化基金會將於2018年3月27~4月2日組織探訪團到印度北部大吉嶺區探訪貧困學生和參加捐贈助學金儀式。歡迎您參加!

大吉嶺是位於喜馬拉雅山南端,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之間的山區,與中國西藏開放口岸乃堆拉山口很近。這一地區是高原地帶,海拔700米—2000多米,地勢坡陡,氣候涼爽,環境無污染。印度、尼泊爾、西藏等各族共處,民族和語言多元化。活耀於該地區的廓爾喀民族解放陣線一直都力圖創立一個獨立的廓爾喀邦,但不斷受到印度當局的鎮壓。

大吉嶺紅茶(Darjeeling Tea),是世界三大高香紅茶之一。葉樹生長在喜馬拉雅山麓,海拔1800米以上的山區。在晴朗的天氣裡可以遙望珠穆朗瑪峰。涼爽的氣候,薄霧籠罩的茶園,獨特的地形,土壤和空氣,使大吉嶺茶具有清雅的麝香葡萄酒的風味和奇異的花果香。

探訪團將於3月 27日(星期二)從吉隆坡飛往加爾各達市,在該市住宿一晚,第二天乘內陸班機往巴格多格拉鎮,然後乘巴士到另一個小山鎮,再改乘四輪驅動車到陡峭的 山區。

助學團的團費是RM 4300,包含國際和內陸機票、租巴士和四輪驅動車費、膳宿(單人房需加RM750)、捐贈物資。

有意參團者請填寫報名表格,並

  1. 匯款至

RHB Account no.  21247900057559

Account  name: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2.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3. 匯款之後,請務必掃描您的護照,連同匯款收據,電郵至 :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至0166785022。

報名截止日期是: 1月25日(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如有問題,請電:  0166785022 竹筠 (10:00am ~ 4.00pm)

祝福您

 

祝福文化義工小組   敬啟

hand-blur

祝福使者名單如下:

同泰祥有限公司、優聲私人有限公司、淡邊妙音淨宗學會、群英芳麗雲、下鄉朋友、麥留芳、鄭金妹、鄭玉嬋、李漢仁、黃蘭娘、方素秋、余漢城、歐陽依薇、劉瑞珍、黃家偉、李顏慧、鄒翠翠、葉雲飛、江俊祥、曾厚德、蕭日紅、曾國良、鍾禎堂、何修全、陳佩杏、葉興芳、曾嘉敏、馬瑤薇、梁琬琳、彭燕茹、葉瑞芬、曾憲琴、洪貴蕊、黃漢文、黃莉莉、瞿恆毅、馬素花、余蕙妏、黎燕怡、黃景瑤、梁子賢、陳振花、蔡慧君、藍麗紅、葛麗明、黃玉龍、方松林、黃松奎、陳楚依、陳楚葦、陳俊志、江鳳鑾、鐘毓靈、王秀娥、曾義全闔家、楊秀英、陳寶梅、翟健群、楊有德、楊志輝、袁瑂悅、龔玉蘭、龔玉嬌、林克學、關本益、李秀鳳、黃慧玲、張瑞雲、陳慧泓、洪美煌、盧淑婷、劉利水、翁金娥、陳再文、劉賢開、陳佳慧、陳志漢、顏亞珠、陳瑞珍、陳振聲合家、吳炳順合家、林郅誠合家、黃緯軒、張偉明、羅碧娥、陳寶梅、吳秀清、溫順盛、何彩燕、傅子明、鄭康妮、丘春來、裴英燕、葉建英、黃順義、徐嶔桃、劉瑞紅、黃囯源、鍾禎堂、林偉揚、何修全、譚寒升、王瑞富、莊慧蓉、陳可欣、陳樹坤、葉志勉、姚月英、戴瑞香、袁廣昌、劉瑞珍、袁瑂悅、張美玉、鐘家星、廖羽單、廖羽雙、蔡文蓉、李顏慧、鍾玉芬、黃愛玲、鍾幹庭、鄭碧玲、王靖婷、邱亞福、楊志輝、陳佩杏、李嘉韻、李寶霞、莫景怡、林瑞雲、唐金發、顏秀金、邱瑞蓮、李雪清、余克聰、陳慧麗、吳家榮、謝婉瑩、余漢城、蔡舒潔、蔡舒恩、蔡舒暄、蔡金山、黃詩彬、顏雅婉、黃幀立、黃重華、蔡月芳、陳振妹、李佑安、陳明洲、曹愛蓮、張淑華、朱惠群、李民敏、吳淑茹、黃敏琪、符永萍、彭玲玉、曾嘉敏、蔡喜惠、張玉明、林金成、邱慧美、曾美燕、楊學宏、楊雅婷、楊善翔、黃佑娘、龔承芬、黎瀞繀、陳沁芸、蘇燕芬、陳廣耀、羅勝萍、尤彩娥、鍾福進、何珊珊、方瑞蘭、葉金龍、鄭素秋、鄒彩鳳、王德水、已故李慧英、鐘明珠、李健毅、 李鍵悅、楊莉君、林淑佑、徐煥明、陳暉、呂榮春、王晨偉、李全珂、蕭依釗。

Fresh Horticulture Sdn Bhd,Mazwell Sdn Bhd, Amcolt Industrial Packaging,Aspac Alliance Steels Sdn Bhd, Cooltech Solution Sdn Bhd,Lee Wah Lian,Low Lai Tick,Lai Lee Mei,Tew Choi Chyang,On Pooi Fong,Wong Jing Chui,Phuah Siew Geok, Loh Boon Foo,Lim Chui Hong, Kok Hen Sen,Tan Chin Chai,Soh Yau Hoe (Chew Boon Yin),Yap Soo Len,Leong Wei Chin,Kong Wan Shuen, Kong Zhen Hwee,Chan Yee Wen,Yap Siew Fong,Lien Wen Yee,Lim Yoon Haw, Tan Guan Seng, Elena Ng Cheuk Yie,Lok Eng Hock,Lim Chui Hong, Ooi Kah Yen,Tan Swee Tin,Thor Kwai Chee,Teoh Poh Liang,Lim Teik Sun,Lim Hui Mei & Ng Choon Hiang,Wee Siao Ying & Wong Hin Yan,Chieng Mei,Lim Weng Peng,Ting Tai Ming,Wong Hung Boon,Kam Su Ning,Loh Boon Foo,Low Wai Cheng,Tan Li Jia, Tan Yi Yang.

台灣:林懷民、張曼娟、焦桐

中國廣州:劉建國、劉子宣、趙亞琴、魏子歆、羅翔、李曉潔、張子彥、梁錟。

flower-blur

景氣低迷,許多慈善機構的募款活動面對“冷颼颼”的寒流之際,祝福文化繼續得到善心人士的支持和捐款,祝福文化團隊深深感動、衷心感恩。

在各方朋友的大力支持下,明年,祝福文化捐助的國外貧困學生人數將从1050增加至1200。同時,我們將加大力度捐助馬來西亞國內的原住民孩子以及需要關懷的病人。

“祝福文化助學”計劃的版圖擴大至印度東北部的大吉嶺。我們將捐助位於印度西孟加拉邦喜馬拉雅山麓的大吉嶺地區的100名貧困孩子。

2018年,祝福文化在各地捐助的學生人數如下 :
中國貴州 :500
中國雲南:350
緬甸:150
尼泊爾:100
印度大吉嶺:100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後記】

是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

他們兩位都是探訪團的『攝影記者』;當然,義務的。拍好的照片無條件供我們使用,或上臉書或存檔或燒成光碟寄送給團員們。

去年祝福文化組團到雲南,我見莉嘉總愛四處拍照,於是便興起了請她幫忙的念頭,不意她竟爽快答應。

別說我忙不過來,即使無所事事我也極不願意幹這差事的。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高傲,殊不知『手殘』其實一直是我的心頭痛(擦淚)。

熟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曾有過短暫當導遊的日子。客人快快樂樂出外遊玩,自是要拍點照片留念。他們興致勃勃把手機遞給我,我也義不容辭接過。『一、二、三,cheers……』把手機還給客人後,他們臉上猶帶笑容,興高采烈地查看照片。就在那一瞬間,笑容凝結神色漸沉。約莫三十秒後,客人才會抬起頭來,勉強擠了個笑容和我說謝謝。然後,拜託其他團員在同一景點,重拍一次……。別懷疑,這種情況發生的命中率,幾乎百分百。

時間可以再回溯得更早一些,當我還在報館的時候。有次助學團我自告奮勇負責攝影,回來後把記憶卡交給負責上稿的同事,但她動作實在慢,遲遲都上不了稿。我去她座位察看情況,只見同事滿臉烏雲。她指著電腦屏幕上的照片問我:『你拍了很多照片,但大半都是糊的,請問要怎樣選啊?』我神色淡定地回她:『就選那些沒有糊的啊。』其實心虛得要命。

去年雲南探訪團莉嘉當了我的『御用』攝影師後,其實我沒再問她願不願意,之後的緬甸行、這趟的貴州行,我都很自然地攤開手板和她討照片。

泗溏是多年以前,曾隨團到四川的,當時我就知道他是攝影發燒友了。

這趟他『自投羅網』,我自是不會放過他。如此這般,我就有兩位『御用』攝影師了。

但是,我後來後悔了,後悔極了。我原本就有選擇困難症,加上照片都很精彩,臉書上稿時我就發現自己真的是自討苦吃,實在是不懂該怎麼選,卻又不能都上。常常上一條稿,也會花上我一句鐘。當然,也因為我的電腦殘舊,面對龐大的圖庫,它運行時極顯吃力。他們拍的照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但都很精彩,真的。

所以,真的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不過,不是因為拍照;應該說,不止是拍照。

謝謝他們二話不說答應下來的那份義不容辭,謝謝他們願意成為祝福文化的一份子;謝謝,成就這一切的美好。

感恩!

文/葉偉章

22728992_1918392894844169_5864064363800738298_n

22549910_1918393184844140_6313837437877719540_n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2017.09.22 團員交流會

在貴州的最後一晚,飯後在餐廳進行了團員交流會。

團員們說這幾天的感受,也說對未來的展望;說感性的內心話,也說理性的觀察所見。

祝福文化的好朋友,九十二歲高齡的邢廣生老師恰好在貴州,於是也前來交流會與大家相聚。

邢廣生是馬來西亞知名教育家,其『弟子』包括教總主席王超群、教育局華小督學湯利波、華教鬥士陸庭諭等人。

邢廣生多年來積極參與助學計劃,也曾數次隨探訪團到農村或災區。

她在交流會上說:『這幾年我都沒有參與祝福文化的探訪團,因為我覺得自己老了,不要連累大家。但我今天見到在座的各位,我真的很懷念,所以我決定明年一定要參加。』

dsc05346

dsc05390

dsc05446

dsc05524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個案十二】

2017.09.22 三都縣民族中學

王興華,長得很高瘦的一名男生。

王興華今年19歲,在三都縣民族中學唸高三。

母親懷著他時,父親就去世了。所以打從來到這世界,王興華都未曾看過自己的父親一眼。

為了養家活口,母親不得不落下年幼的孩子們,隻身到浙江的工廠打工。繞是如此,生活依然很勉強,因此王興華的兩個姐姐,都只小學唸了一兩年後就輟學,到外地打工掙錢。王興華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因此也加倍用功考取好成績。

王興華初三畢業後,還去打暑期工,希望可以稍微減輕母親的負擔。

問他對未來的夢想,他有點靦腆卻不失自信地說,希望可以當廣播或主持。

逐夢之途一步一腳印,祝願王興華早日找到那把開啟夢想大門的鑰匙。

22449767_1916290028387789_4054100785720811437_n

_st_0616

_st_06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