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助學計劃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10月21日,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從貴陽出發前往畢節。

吃過晚餐後,幾位團員到蕭總(蕭依釗)的房間協助把小禮物分裝小袋,方便明日派送給120名學生。

小禮物包括了好些乾糧和文具,有些是蕭總臨行前買的,有些則是團員在貴陽採購的,另外還有黃桐和張曼娟的書。

書很重,南航又限定一人只能托運一口行李箱,還好有幾位團員協助分擔。

「必須讓學生看一些有文學性,或較勵志的書籍,否則最後都變得太功利主義也不好。」蕭總說。

我似懂非懂地點著頭。

似懂,是因為我贊成她的說法;非懂,是因為在高考的風口浪尖上,我不確定,應該說,我不認為他們會看課本以外的讀物。

但誰知道呢?灑下的種子能否萌芽、何時會萌芽,從不是我們能預測的。

這薄薄的一本書,並不是隨手買下、隨意饋贈的;從選書開始,其實就已埋下了心思。

至此方知,原來蕭總一直是一名農夫。

45539061_2424796404203813_7181627833687474176_n 45607164_2424796380870482_1759898291606126592_n 45819849_2424796387537148_561224342935961600_n45541122_2424796504203803_5505731027852591104_n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2018 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46人)
主席: 蕭依釗 
團長:葉偉章
志工:蕭竹筠、黃舒彥、蕭竹彬

團員:
馬來西亞籍(45人)

A組
葉偉章、鄭金妹、劉利水、朱惠群、
蕭竹筠、吳善欣、翁金娥、陳莉莉、
陳樹坤、陳振花、李漢仁、黄世兴、
梁月香、陳振妹、張淑芳、馬美玲、
佘克聪、张貽銘、蔡文蓉、林淑佑。

B組
蕭依釗、黄松奎、高润生、陳金鳳、尤玉治、黃舒彥、方松林、葉瑞山、李浩、葉來嬌、蕭竹彬、葉金龍、吴幼珠、錢麗芬、杜慧萍、張麗仙、胡惠莲、徐莉嘉、卢庆芳、佘信青、鄭宏明、蕭日紅、林素瑞、孔彩薇、陳金妹。

中國籍 (1人)
梁錟

45539057_2423620210988099_7171325697498021888_n 45541217_2423620220988098_7573247830819602432_n 45674033_2423620297654757_3052730615032971264_n 45687331_2423620240988096_2917915560161312768_n45600068_2423630324320421_7600809658160250880_n 45606222_2423630374320416_8936492530996871168_n45422955_2423637984319655_7816024881610358784_n 45508335_2423633897653397_8472053510844710912_n 45512062_2423634017653385_6412630779905441792_n 45554186_2423637890986331_7667403989373157376_n 45654807_2423637857653001_5205610790656147456_n 45706035_2423630284320425_3754456729929121792_n

(攝影:徐莉嘉)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這趟行程分兩團出發,一團19日啟程,26日回馬;另一團則晚一天出發,晚一天會來。在貴州的行程,倒是同行的。

另還有一位中國籍團員,在貴州直接與我們會合。

全團共46人,浩浩蕩盪,開開心心地相處了一個星期。

如今回想,一切美好,都緣於彼此間的善緣。

緣善,情真,便是人間好時節。

45517212_2423595274323926_525874915253944320_n

(攝影:徐莉嘉)

《達雅族孩子需要我們的援助》

dscf1392

在北婆羅洲,有許多原住民孩子,從沒讀過書上過學,因為他們的家長實在太貧窮或缺乏知識,沒讓孩子上學。

後來有一群志工,在印尼與砂拉越的邊陲建立了一所學校,從深山裡把孩子們接出來上學,並尋求善心人贊助他們的學費和生活費。

如今由於經濟不景,一些之前贊助這所學校的商家停止提供援助,眼看這些達雅族孩子可能會輟學,志工們很焦急,希望祝福文化基金會能吁請善心人士向這些孩子伸出援手。

這些孩子雖在國境邊陲,但其實與砂拉越的達雅族同宗同源。曾在這所學校義教的張清水牧師憂心地說:“原先贊助我們的企業,因為營收大減而終止了支援。如果再找不到人資助,這些孩子就會失學了。”張牧師是資深媒體人,這些年一直熱心為這些原住民孩子籌款。

如果這些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機會,沒有知識,他們將一輩子都無法擺脫貧窮。

大愛無國界,因此雖然祝福文化今年尚有百餘個助學名額待填補,但仍毅然承諾擔起支助部份北婆羅洲原住民孩子的責任。

我們希望有更多愛心人士可以響應這項計劃,讓孩子們能繼續上學。

一年500令吉,即可圓一個孩子的讀書夢。如果您覺得這數額造成負擔,我們也接受隨喜捐款;如果您在經濟上實在愛莫能助,請協助分享此帖,您的心意我們同樣感激。

捐款詳情:

請點擊此鏈接→祝福文化助學計劃,填妥捐助表格。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善心的朋友,孩子們期待您的祝福,同時我們也祝福您!

 

《歡迎參加2018貴州助學團》

20180630a2

親愛的朋友:

您好!

感謝善心朋友對“祝福文化助學計劃”的支持 。

為了讓捐助者親身考察貧困農村的生活以及確保助學金真正落到貧困學生手中,祝福文化每年
都會率領助學者探訪不同地區的受助學生。

今年10月19日至27日,祝福文化將組織助學團探訪中國貴州山區的學生。

我們在貴州的助學活動獲得貴州省僑聯和地方政府的支持,除了參加助學金發放儀式、與學生
面對面交流及探訪特別貧困的農民家庭之外,僑聯還為助學團安排了觀光活動。

觀光活動包括參觀一個古鎮、威寧草海、織金世界地質公園博物館等 。

以下是探訪團詳情:
探訪團行程:
由於航空公司不能一次提供足夠的機票給我們,所以探訪團只得分兩組方報名時請選A 或B 組。若其中一組額滿,就自動改去另一組 。

A 組 :
10月19日(星期五) 下午6.00 從 KLIA 1 出發 ( 當晚在廣州過一夜)。
10月26日(星期五)晚上 10.00 回到 KLIA 1

B 組 :
10月20日(星期六)早上08.55 從 KLIA 1 出發。
10月 26日(星期五)下午1.05 從貴陽出發 ( 當晚在廣州過一夜)
10月27日(星期六)下午5.00 回到 KLIA 1

團費:RM4500【包含往返國際和國內機票、機場稅、旅行保險、租車費、膳食(不包含機場內
飲食)、住宿(兩人共房,如要單人房,另加RM 500 )及捐贈物品 】

報名截止: 2018年9月15 日。但額滿了即停止開放報名 。
領隊: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
集合出發和解散地點:吉隆坡國際機場
有問題者,可聯繫竹筠016-6785022。

1. 有意參團者請點擊此鏈接填報名表格。

2.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016-6785022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20180630a4 20180630a5 20180630a3 20180630a1

善心的朋友,孩子們期待您的祝福,同時我們也祝福您!

祝福文化基金會志工 敬啟

貧困孩子,期待您的援助

yuan我們感謝您一路來的支持,此刻我們懷著熱誠的心 ,盼望您能繼續向國內外的貧困學生伸出援手。

(一)祝福使者

祝福文化基金會正在徵求2018/19年度的祝福使者。您只需每年捐500令吉,就可幫助一名貧困學生繼續上學。

近幾年來,中國在經濟快速增長和減少貧困方面取得了顯著成就。據政府工作報告,5年貧困人口減少6千8百多萬。預計2018年中國的極端貧困率將降至1%以下。中國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 世界銀行稱贊中國在減貧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

另一方面 ,其他一些國家卻出現“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貧窮惡化的現象。

鑑於此,祝福文化決定逐漸減少對中國孩子的援助,而增加對其他地區的貧困孩子的援助。

我們期盼能在眾多祝福使者的支持下,繼續援助中國貴州、緬甸、尼泊爾和印度大吉嶺的貧困學生。

 

(二)援助原住民孩子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報告 ,世界上有9.25億飢餓人口,其中98% 生活在發展中國家。全球四分之三的饑餓人口生活在農村地區,主要是亞洲和非洲的農村。

由於短期或長期的營養不良,有1.46億發展中國家兒童體重不足。這意味著,飢餓人口中有25%是兒童。

在馬來西亞的深山老林 中掙扎求存的原住民,特別是孩子 ,肯定是聯合國所指的饑餓人口中的組成部份 。

據長期援助原住民的蘇廣成牧師說,志工們從山裡接出來的孩子,十有 九個由於營養不良導致體重嚴重不足。

我們熱切期望您和我們一齊關懷援助這些原住民孩子。

您可以捐任何數額的款項。我們將用於購買糧食、文具等生活必需品給 本地原住民孩子以及送糧食給他們在深山裡的家人  。

我們希望您能鼓勵其他親友捐助這些貧困孩子。懇請您提供他們的中英文姓名、手機和電郵給我們,以便我們傳資訊給他們。

 

捐款詳情:

1.祝福使者,請點擊此鏈接→祝福文化助學計劃,填妥捐助表格。

2. 想捐助原住民孩子,請點擊此鏈接→祝福原住民孩子計劃,填妥捐助表格。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我們,在大吉嶺留下了祝福》 /葉偉章

於是我們來到了這裡,彷彿無處不茶香的印度大吉嶺。

我們不朝聖,為著「慈悲之家」而來,那在海拔兩千多公尺山嶺上的育幼院,百來個孩子的家與歸屬。

慈悲之家,共分兩處,一處男童院,一處女童院,都是18歲以下的孩子。

前往男童院,要先穿過店與店之間的狹隘入口,才會發現有阶梯通往隱身在大街後的房子。大抵山區地勢如此,房屋結構有別於平原。

到達男童院之前,會先經過慈悲之家的「寺院」。我一直把「寺院」想像成巍峨壯觀的道場,以致來回穿梭了好幾回都沒意識到自己已身在其中。慈悲之家的寺院,是一爿小小屋頂下,收拾得乾淨齊整的空間,內裡供有三尊與人身齊高的佛像。我一直將它誤當成供有佛像的活動空間,直到後來的後來,我指著行程表問法師,不是要去參觀寺院麼?法師回我,昨天去過了,我才恍然明白過來。

男童院是兩間偌大,各住著二十來位少年孩子的房子,另還有一飯堂。毗鄰而蓋的水泥房還未竣工,是讓女童日後搬過去的。

現在的女童院,就在鬧市裡,租借回來的雙層房子。空間很小,天花板很矮,踩在板梯上會一直發出咿呀咿呀的呻吟聲。像我這種身材不嬌小的,在房子裡會有一種巨人誤闖小人國的錯覺,又一直疑慮會否把地板踩出一個窟窿,很是壓力。

平常孩子們就分別在這兩處膳宿,然後到鄰近的學校上課。這些孩子有些是遺孤,有些則是因為家住偏遠山區,如果市裡沒住處就無法上學。是真遠,我們坐了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從這座山頭翻到那座,都還無法到達他們的家,只能把家長們請到馬路盡頭處會合。再往裡走一些,就得叢林裡徒步了,那斷然不是我們應付得來的。

男女童院都有一個共同點:乾淨整齊。這特質也顯現在孩子們的穿著上,即使貧困,也不會邋遢,那是自尊和自愛的表現。

說到慈悲之家,就不得不提負責人達瑪迪魯長老(Dhammadhiroo)。慈悲之家原是長老的師父所創立,去年圓寂以後由長老繼承其遺志。

達瑪迪魯長老7歲父母雙亡,10歲時被送到中心來。那一年,有位泰僧前來弘法,現場問說誰願意出家,長老即把手舉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覺得想要這麼做。」他笑著說。當時出家者眾,但後紛紛還俗,唯有長老道心不退,堅持至今。一晃眼,也就四十餘年了。

這些年來,長老都不對外化緣,慈悲之家只靠有心人的資助默默支撐著,因此常常入不敷出。政府的補助他倒是願意申請的,只是那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地方偏遠舟車勞頓不說,常遇見的問題就是申請文件被退,多次反覆來回就只為了補齊文件。可即使最後申請成功,也不會是全額,只有其中20名孩子申請到微額援助金。

問長老是否曾想過放棄,他很誠實地說,有的,面對重重困難時,扛著那排山倒海的工作量時,他都想過要放棄;但想到孩子們,那一張又一張純真的面孔,於是就咬緊牙關給撐了下來。而目前他最憂心的,則是接班人的問題,他畢竟已過了知天命的年齡,若有一天他離世,誰願意繼續照顧這些孩子,誰又願意撐起這沉重的擔子?

達瑪迪魯長老眉宇間很自然地散發著一種慈愛的溫暖感,有位團員給他取了個外號,叫“眾人的爸爸”,我覺得很是貼切。

祝福文化因佛光山而得悉慈悲之家,這趟行程也由佛光山駐加爾各答的妙如法師一手協調安排。那是一位身子看似瘦弱嬌小,但能量與效率卻無比強大的出家人。

祝福文化原定捐一萬美金予慈悲之家,團員們隨後又多籌了6千美金,由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一併交予達瑪迪魯長老。

這是祝福文化第一次組團前往印度,連同領隊蕭依釗共54人,不可不謂陣容龐大。團員多是舊雨,再加三兩新知。

行程最辛苦的地方,其實莫過於去返兩程,先是夜機到加爾各答,抵達時已是半夜,睡幾個小時後即乘內陸航班飛往巴格多格拉,再坐三四個小時的四輪驅動車上大吉嶺。返程則倒過來,從下山離開大吉嶺,到抵達吉隆坡的家,共耗了36個小時。

在大吉嶺的那幾天,還是愜意的,先不說山上氣候宜人,衛生條件也讓人放心。除了參訪慈愛之家、發放儀式、家訪,行程中自也安排了好些景點。

大吉嶺的蒸汽火車是印度最早期的鐵路之一,1999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火車外型迷你,因此有個美麗外號,叫「玩具火車」。行駛前的巨響,火車頭上的黑煙白氣,哐當哐當的機械聲響……,這是部份團員的回憶,也是部份團員的新奇體驗。火車一路行駛,在古樸小鎮上緩緩梭行,兩旁是雄奇山景、是小鎮風情、是人文風光。途中停留兩站,一站是紀念公園,另一站是小型的火車博物館。天冷,但有陽光,日曬下換取了些許暖意。這樣的體驗,予我還是美好的。

米里克湖(Mirik Lake)和茶園相對不甚精彩,但途中遊走在國境邊陲上讓我覺得很有趣。僅僅一條街就把印度和尼泊爾隔成兩岸,兩造民房相對,揮個手嗓門稍微提高一些,就已是和異國人民打招呼了。另還有在墳塚處擺檔的攤販市場,也叫我開了眼界。

不得不提的是,從米里克湖返程途中,偶遇一場剛下過的冰雹,皚皚如白雪鋪滿街道兩旁。我們把車子停下,在微沁的寒意中,賞玩著如雪景般的美麗,有者童心未泯還打起了「雪」戰。宛如與初雪邂逅,旅程裡,徒添了幾許詩意。

至於看日出和血拼,均非我所好,但自有團員樂在其中。

原以為行程終將圓滿結束,未料最後一天返程途中竟出了狀況。或許是中午往機場路上的餐點不潔,又加上山上山下的溫差變化、夜裡暴風雨的驟訪,有者上吐下瀉,有者輕微不適。原只是一兩個,後竟迅速擴散蔓延開去,有位團員甚至必須在他太太陪同下留院觀察,無法和我們一起上機。大抵這就是人生,高興有時、失落有時;得意有時、跌宕有時。所幸在這過程裡,團員們再度發揮守望相助、互相扶持的精神。風雨與共的經驗,彷彿把彼此又拉近了一些。

「祝福文化」原不叫祝福文化,當時我們共議了好些名字,但因無定案而擱著。後來的後來,蕭依釗女士才與我說已註冊了「祝福文化」。這名字從未在我們商議過程中出現,何以如退潮以後的裸石突然冒現?為甚麼是「祝福」?這些我都沒問,只輕輕地應了一聲,噢。

直到有那麼一天,我突然發現,原來「祝福」也可以是一份很純粹的心情——譬如,此刻。

20180415a3

20180415a4

20180415a2

20180415a5

20180415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