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公益

7/8,祝福文化將組第二團探訪原住民山村

%e5%8e%9f%e4%bd%8f%e6%b0%912017-3

祝福文化公佈“7/1,祝福文化組團探訪原住民山村”的消息之後,短短24小時內,就告滿額。

善心朋友們的熱情響應,令我們深深感動!感恩大家對祝福文化的支持!

為了不讓後來報名的朋友們失望,在跟“窮人的福音”原住民志工商量之後,我們決定在7月8日( 星期日)再組織第二個團探訪位於勞勿的原住民孩子中心及立卑的另外的原住民山村。

歡迎各界善心朋友參加這一日的探訪活動!

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亦將親自帶第二個團探訪我們的原住民同胞。

7月8日的一日的探訪行程跟第一團的一樣(只是探訪的原住民村不同 ):

7.00am -集合。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 KL (可在Wisma Mirama 停車)

7.30 am -  出發

9.30 am-  訪問勞勿原住民孩子中心

10.15 am- 往立卑原住民山村

11.45 am  -與原住民互動

1.30pm – 在立卑午餐

2.30pm – 探訪原住民家庭

6:30pm-  在 Bukit Tinggi  品嘗美食,買土產

9.30pm- 抵達 Wisma Mirama .(回到吉隆坡時間視交通情況而定。)

每位團員收費RM 200,包括車費、餐費、捐贈給原住民的物資。

報名開放至額滿為止。

有意參團的朋友,請點擊接鏈填寫報名表格,並

1. 匯款至

RHB Account no.  21247900057559

Account  name: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2.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3. 匯款之後,請務必把匯款收據,電郵至 :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至0166785022。

如有問題,請電:  0166785022 竹筠 (10:30am ~ 4.00pm)

祝福您!


7/1,祝福文化組團探訪原住民山村

12

祝福文化基金會將於7月1日( 星期日)組團到彭亨州的勞勿和立卑的山區探訪 原住民,歡迎各界善心朋友參加這一日的探訪活動!

原住民孩子的困境 ,一直是我們心中的牽掛 。有許多曾跟我們去探訪過原住民孩子的祝福使者,不時會問:祝福文化什麼時候再帶我們去探訪原住民孩子 ?應他們要求,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將親自帶大家去探訪我們的原住民同胞。

探訪團 的行程如下(可能會有小改動 ):

7.00am -集合。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 KL (可在Wisma Mirama 停車)

7.30 am -  出發

9.30 am-  訪問勞勿原住民孩子中心

10.15 am- 往立卑原住民 山村

11.45 am  -與原住民互動

1.30pm – 在立卑午餐

2.30pm – 探訪原住民家庭

6.30pm-  在 Bukit Tinggi  品嘗美食,買土產

9.30pm- 抵達 Wisma Mirama .(回到吉隆坡時間視交通情況而定。)

每位團員收費RM 200,包括車費、餐費、捐贈給原住民的物資。

報名截止日期:5-6-2018  (名額有限 ,如截止日期前額滿,將終止接受報名。)

如需要在吉隆坡過夜的朋友,建議上網訂離Wisma Mirama 一百多米 的Hotel Mirama ,普通房收費不超過150。

有意參團的朋友,請點擊接鏈填寫報名表格,並

1. 匯款至

RHB Account no.  21247900057559

Account  name: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2.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3. 匯款之後,請務必把匯款收據,電郵至 :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至0166785022。

如有問題,請電:  0166785022 竹筠 (10:30am ~ 4.00pm)

祝福您!

 

 

#捐款人名單

《山區貧困家庭期待我們的援助!》在祝福文化網和臉書刊登後,得到熱烈響應。善心人士紛紛匯來捐款。

至15-5-2018為止,捐款名單如下:

RM 5000 :罗碧娥

RM 2000   :潘珮薇、Dynotech Solution Sdn Bhd

RM 1000    :劉利水、何國榮和王慶波夫婦、Pan Lee Chan、Global-Technology Distribution S/B、LSL Nursery Sdn Bhd、和Masa Kenyalang Sdn Bhd。

RM500: 智一法師、謝蕙冰、黎海燕 、陳迴利 、鍾家星、游宗麟、和Leong Family Charity 。

RM400 : Yada Trading 。

RM300 : 林方睿、林偉揚、鄭金溪、練玲玲、Kaelyn Kwan Jing Ting、Liaw Ping Ting、和 Teoh Ai See。

RM200 : 林青武、马庆麟 、張偉明 、許良添、劉順良、陳垗鄄、陳文吉、劉靖逸、鄭保珠、顏忠、涂惠菁、江俊祥、Ong Seow Nee、和Oi Tong Soon  。

RM150 : 李麗珍。

RM100 : 曾厚德 、曾亞九、戚永權、谢丽玲、樊泰炎、黃麗銘、廖于鳳 、鄭燕芬、林秀 蓮和A CNg。

RM50 : 林鴻璣、和Apple。

《重訪山城貧困人家》系列(四) /蕭依釗

〈心如蓮花〉

文冬市新金馬梳新村流傳著一個母慈子孝的故事,令聞者動容,遂臨時決定去探訪這對苦命的母子,並給他們送些乾糧和援助金 。

龍世妹早年守寡,與獨子黃業鴻相依為命。76歲時罹患大腸癌。吉隆坡安邦醫院的醫生為她動了大手術,切除腫瘤,手術不僅留下至今未癒的長長傷口,且必須在結腸造口,代替肛門的排糞功能。從此她須掛糞袋,身體虛弱,無力行走 。

她那62歲的兒子黃業鴻,是個雜工,收入不穩定,因為家境清寒 ,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他也請不起佣人照顧母親。

兩年來,兒子細心照顧母親,為母親抹身、清洗傷口、換糞袋、洗衣抹地,燒飯煮菜……,還得為每個月馬幣200的藥水發愁。但他從沒有一句怨言。

母子倆耐心地回答我們的詢問,臉上始終微笑。平和的笑容  ,令我們心如蓮花。

 蕭依釗捐贈援助金和乾糧給黃家母子。

蕭依釗捐贈援助金和乾糧給黃家母子。

《重訪山城貧困人家》系列(三)/蕭依釗

〈蒙母的爱〉

下午三點,我們到了文冬市,先去超市買餅乾、即食麵、包裝飲料等,以讓癱瘓的蘇奶奶和兩個失智兒子充饑。

家住玻璃口新村的74歲老奶奶蘇亞嬌命途多舛,中風後行動不便,大小便失禁。

她有4個子女,47歲的長子蒙智成是唯一身心健全的。蒙智成在村裡打散工,不是常有工作,沒能力養活母親和兩個重度弱智的弟弟。

智障的次子和三子平日在村子裡遊蕩,晚上疲倦了就隨意躺在路邊睡覺。他們的大哥和當地義工經常需要四處尋找他們,把他們帶回家。

最小的女兒也是弱智,在夜店工作。當執法人員突襲檢查夜店時,不良分子就會把毒品塞入她的袋子裡。執法人員在她身上搜出毒品,即把她逮捕,後知她是“代罪羔羊”,就釋放她。如此這般,她成了警察局拘留所的常客。

車子不能直達蒙家,我們和文冬社工莊培華,扛著兩箱食品,走過石子路,第二次進入蒙家。屋子依然簡陋,但沒有了紙屑,還增添了我們農曆新年前送的電風扇、塑料帶躺椅。

蘇亞嬌依然癱坐在後門邊的塑料帶椅上,但兩個智障兒子不在,不知他們在村子裡的哪個角落游蕩。

蒙智成高興地帶領我去參觀他個人居住的木板屋。這間屋子收拾得較為乾淨整潔。他無奈地告訴我,只能把祝福文化捐贈的煤氣爐和電飯煲鎖在自己的屋子裡,以防失智的弟弟們拿來玩耍,萬一導致火患,就可能把一片木板屋都燒毀。

他每天傍晚煮好了飯菜後,才端過來給母親和弟弟吃。

社工 試圖游說蘇 奶奶, 讓社工安排她的兩個智障兒住進慈善收容所 ,無法說話的她堅決地搖頭。她要看著兒子,才能安心。

這是母親的天性,她會用盡最後一分氣力去保護自己的孩子。

母親,永遠是孩子溫暖的避風港。

蘇智成陪著因因腦梗導致癱瘓、失去言語能力的母親。

蘇智成陪著因因腦梗導致癱瘓、失去言語能力的母親。

蕭依釗在蘇智成的屋子裡移交援助金給他 。身後是祝福文化捐贈的煤氣爐和電飯煲。

蕭依釗在蘇智成的屋子裡移交援助金給他 。身後是祝福文化捐贈的煤氣爐和電飯煲。

《重訪山城貧困人家》系列(二) /蕭依釗

〈給譚家租房子〉

與原住民孩子道別後,傳教士美嬌帶我們去視察為譚景文一家找到的房子。

現年65的譚景文因工傷和車禍而行動不便 ,且失去了工作能力,全家靠原住民妻子在養雞場替人殺雞。微薄的工資,無法應付他的醫藥費和兩個孩子的教育費,一家四口住在雞舍旁邊的宿舍。雞舍雞毛飛揚,令他的哮喘病經常發作。

房子在雞舍附近,每月租金馬幣380。 祝福文化基金會決定預付一年租金給業主,讓譚家馬上可以遷入新居。

我告訴譚景文,這租金是善心人士捐的,他聲聲感謝 。 即使簽了租賃合約,滿懷感激的譚景文仍然以為自己在作夢。

祝福文化為譚家租的房子。

祝福文化為譚家租的房子。

譚景文拄著柺杖,站在新居鐵欄門外。

譚景文拄著柺杖,站在新居鐵欄門外。

《重訪山城貧困人家》系列(一) /蕭依釗

〈送糧給原住民孩子〉

牽掛著原住民孩子及幾個貧困家庭,我和義工又來到彭享州的山城勞勿和文冬 。

我們先送了一車的乾糧給原住民孩子中心 。

炎陽當頭,但原住民孩子們的純真笑容,令我 們忘了燥熱。

339

原住民中心的志工們把祝福文化捐贈的乾糧搬到禮堂後,與蕭依釗站在乾糧後面,與原住民孩子們合影。 後排右起劉美嬌、曾綺霞、蘇廣成、蕭依釗、羅聖雄和陳秀玉。

走出生命困頓 許大吉嶺孩童一道曙光/ 妙開

提到印度,首先想到的是什麼?

印度,除了是佛教聖地,更多的是貧窮、落後、炎熱的代名詞。

位於印度西孟加拉省的大吉嶺,平均海拔2100多公尺,屬於喜馬拉雅山麓的高原。這裡的民俗風情、生活習慣,與印度平原地區或加爾各答大不相同,環境整潔、清幽,居民生活清苦但步調悠閒,教育水準也比印度其他地區較高、較為普及。

大吉嶺群山環繞,所有建築物皆呈階梯式分布,順著石階往下或往上走,往往前一棟建物是民房,下一棟建物可能就是學校或寺院,建築物錯落,巷道窄小,仍不減居民樂在其中的那份恬適。

 

開啟善美因緣 送愛大吉嶺

去年(2017年)佛光山星馬泰印教區總住持覺誠法師兩度率領輔導團前往印度,關懷各道場的弘法現況,也關心國際佛光會的運作。由於大吉嶺、尼泊爾、拉達克等地都有佛光會組織,在加爾各達禪淨中心住持妙如法師陪同下,一一前往關懷,隨後,將所見所聞分享給馬來西亞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進而促成今年三月底、四月初,馬來西亞佛光山、馬來西亞祝福文化基金會聯合送獎助學金到印度大吉嶺的因緣。

國際佛光會大吉嶺協會會長達瑪迪魯法師,是南傳佛教法師,協會成立20多年來,始終投注心力在當地的助學扶貧計畫,透過巡視各區村落,尋訪急需醫藥、教育及生活補助的家庭。為了讓社區居民親近三寶,也開辦佛學課程,提升大眾對佛教的認識。

然而,讓他傾盡全力,甚至盡形壽要完成的使命,正是照護育幼院的100位孩童。

 

法緣殊勝  院童現出家相

現年51歲的達瑪迪魯法師,原是大吉嶺偏鄉地區一座山城的孩子。7歲時父母雙亡,家貧,始終無法得到很好的教育。家鄉時常有法師走動,在耳濡目染中,也對佛教生起孺慕之情。10歲那年,一位在家鄉弘法的藏傳法師了解他的處境後,徵得家人同意,將他送往摯友興辦的「慈悲之家」(The Kripasaran Buddhist Mission)育幼院,接受完整教育。

同年,一位泰國法師參訪「慈悲之家」,在關心院童之餘,隨口問一句:「有人要出家嗎?」年幼的他竟主動舉手:「我要出家。」從此皈投在佛陀座下,依止育幼院院長,同時也是他的師父Late Ven Dhammaviriyo Maha Thera,成為身披袈裟的佛門龍象。

 

國際僧伽會議  開啟「心」視野

1993年佛光山舉行國際僧伽會議,他的師父因故無法出席,達瑪迪魯法師代表前往參加。對第一次出國參學的他而言,看到佛光山龐大的僧團,組織規模井然有序,舉辦如此大型活動,讓南傳、漢傳、藏傳佛教人士共聚一堂相互交流,驚訝之餘,心中油然生起「原來佛教可以這麼做」;在打開視野的同時,也開拓了他弘法的新方向,因而主動提出,希望每年都能參加佛光山、國際佛光會活動,繼續來此取經。

1995年他與師父加入國際佛光會,師父並成為國際佛光會大吉嶺協會會長。1999年剛從印度菩提伽耶摩揭陀大學畢業的他,奉師父之命,學習管理育幼院,開啟他以佛法結合慈善、教育的弘法里程碑。5年後,師父往生,他更責無旁貸地一肩挑起教養的重責大任,以及大吉嶺協會會長一職。

從院童到管理者,從失學到獲得高等教育文憑,這樣的身份轉變,讓他得以站在高處看問題。他深知大吉嶺因地處群山峻嶺,只能以種植茶、柑橘、薑、玉米、棗子、杏仁等農作物,以及因聞名世界的蒸汽火車帶動的觀光產業而謀生,人民生活頗不容易。他也發現這裡曾受英國統治,留下來的學校林立其間,許多平地居民不辭遙遠,把孩子送往這裡學習,居民受此學風影響,也極度重視孩子的教育。

因此,「慈悲之家」除了收容失怙的小孩,也收容臨近村莊或偏遠山區失學的孩童,成立至今近百年來,更以教育樹立口碑,吸引不少父母主動將孩子送來此處,希望透過教育,翻轉孩子的生命。

 

教授佛法課程 點亮孩童心燈

提到育幼院,最讓達瑪迪魯法師傷腦筋的,就是經常性的入不敷出。個性寡言、木訥的他,總是默默承擔起教養工作,雖然每年都有政府提供的些微補助,也有當地慈悲之家會員的捐款,以及善心人士捐助米、鹽、衣物等日常用品,加上民眾每逢婚喪喜慶,都會到寺院供養,尤其大吉嶺的特殊風俗,每逢孩子生日當天,全家必定到寺院祈福、供養,這林林總總的小額供養、布施,也間接成為育幼院的經費來源。

但杯水車薪,終究不敵百餘位孩童的教育費用及日常所需。權衡各方條件,達瑪迪魯法師忍痛減少收容人數,只能收容6到18歲的男孩、女孩各50人。以女孩育幼院為例,不到100坪容積率的土地上,是50個孩子日常生活起居的全部空間,除了寮房(即寢室)是獨立出來的區域,一個不過是31-32坪左右的隔間,就是他們的教室、自習室,也是齋堂與佛堂共用的地方。因為經費短絀,孩子們主要的三餐飲食,只有傳統豆湯配飯,外加馬鈴薯咖哩,偶爾有一些加菜,吃得再簡單不過。

即便生活如此清苦,孩子們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在這裡,法師會送他們到公立學校讀書,下課後,較年長的哥哥、姐姐會督促年幼的弟弟、妹妹寫功課;離院的大哥哥、大姐姐則擔任生活輔導老師,從旁照顧他們。達瑪迪魯法師則帶領他們早晚課誦,以感恩心將課誦功德回向給所有護持他們的善心人士;他也不定期規畫、講授佛陀的故事與基礎佛學,希望佛陀的思想能成為他們未來人生的光明指引,不僅幫助自我成長,也能協助他人,在生活中、生命裡,成為一生指導的依皈。

到了過年期間,法師更鼓勵孩子們回到原生家庭,探望家人,感謝父母的生養之恩。慈悲之家,不僅是這些孩子們的第二個「家」,也是孩子們的快樂天堂。

 

不畏經費壓力  弘法願力強

正因為「慈悲之家」扮演多重角色,面對政府不斷更新政策,一再要求提交相關資料,以及每15天繳交一份報告文件,在聘任不起工作人員的情況下,達瑪迪魯法師在照顧百位孩童之餘,行政工作無法假手他人,必須同步處理這些繁瑣的報告書。即便如此,政府承諾的資金補助,總是無法定時、定額提撥,甚至只提供全部支出的20%;若逢當地乾旱造成的經常性嚴重缺水,採買飲用水又是一筆龐大支出,加上學費、日常生活用度,所有支付費用宛如排山倒海而來,沉重的壓力,壓得他根本喘不過氣。筋疲力竭之際,一度讓他生起放棄的念頭,但孩童們純真的臉龐就不自覺地浮現在他的腦海中,想到院童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竟一時亂了方寸。

此時,他總會想起星雲大師也曾是一人獨自面對所有的困難挫折,且愈挫愈勇,從中淬鍊出更寬、更廣的弘法願心與各種善巧方便;想到佛陀也是一人在修行中,面對所有的橫逆與考驗,終而悟出真理成等正覺。每每思及於此,法師心中的力量才又一點一滴地凝聚生起,在生命的困頓處重現曙光。

為此,他不斷自我調侃:「育幼院之所以經費不足,就是因為我福報不夠,可能是前世做得不好,因此今世要好好修福修慧,才能有更多的正能量。」笑中帶淚的眼角裡,隱藏著他內心深處不容摧毀的果敢堅忍,與奮起飛揚的勇猛精進力。

 

實踐佛陀本懷 重視生活教育

為了提供孩童更好的教育,除了讓他們到各級學校讀書,學得道理與知識外,他認為佛法是佛陀的本懷,更是做人處事的圭臬,因此,「慈悲之家」的規律作息裡,孩童每天上午五點起床,作完早課、早齋後,就到學校上學,下午下課後,五點晚課,晚餐後的時間,是孩子自習課業,以及達瑪迪魯法師與孩子們「交心」的時刻。

面對川流不息的外國人到大吉嶺觀光,一般年輕人爭相仿效潮流,早已逐漸蠶食了此地的樸實敦厚之風。看在法師眼裡,重視生活教育的他,隨時輔導孩童的需要,他不時扮演「嚴父」,引導孩子認真分析真正需要的東西與未來的目標;但他也權充「慈母」,陪伴孩子走過生活中的風風雨雨,如同佛陀一般,以佛法與雙手,為孩童們撐起一座身心靈安住的家園。因此,在擁擠的空間裡,孩童們視為一片樂土,彼此情同兄弟姐妹,且環境乾淨整潔,人人氣質有度。

 

效法星雲大師  闢人間樂土

提到星雲大師,達瑪迪魯法師的眼神流露出一道光芒。第一次遇見大師,是在1993年首次到佛光山參加國際僧伽會議。那一次的會面,對於大師創辦佛光山、國際佛光會,將佛教帶上國際舞台,遍布五大洲的宏觀,以及一心弘揚人間佛教,一心普度大眾的願心,他由衷敬佩,隨後更是勤加閱讀大師傳記。對當年26歲的他而言,大師彷彿是活佛再現,亦如一盞明燈,指引著他從不知如何弘傳佛法到靈光乍現,看到未來弘法的願景,從而發願做個人間行者,效法大師奉獻自己,以「給」為方針,矢志做福利社會、有益社會的事業。

由於嚮往佛光山叢林生活與制度,也希望院童接受更好的教育,得到更好的發展,達瑪迪魯法師挑選優秀孩童陸續送往泰國、印度、台灣的佛寺學習,無論是目前正在就讀叢林學院的印原、印欣、印有等女院童,或是在新德里佛光山沙彌學園就讀的乘仁、乘能等沙彌,以及已畢業的本傑、尼瑪等男院童,發現接受佛光山教育的歷屆孩子,各方面的改變、成長都非常明顯,不但心性平穩,且主動積極,會主動回到慈悲之家,關懷現在的弟弟妹妹們,並以佛法要求、糾正院童的學習,讓他看在眼裡,溫暖在心裡。

 

拓展佛學教育 培育好苗子

為讓佛學教育從台灣延伸到印度,達瑪迪魯法師有心號召當地青年成立青年團,讓當地青年在活動中認識佛法,找到自己的未來與希望。並設立佛學院,如同佛光山的叢林教育一樣,在家青年、出家僧眾一同學習佛法,特別是印度對男女的極度不平等,希望接引女孩就讀佛學院,走出壓抑、悲苦的命運,走出傳統,迎向光明燦爛的未來。因此,他預計以兩年為學程,並規畫短期培訓,開放青年來體驗不同的寺院生活。兩年後,再把優秀的僧青年送到佛光山繼續深造,為佛教培育人才,也為印度留下弘傳佛陀教法的菩提種子。

行走在大吉嶺路上,教育種子在大馬助學的因緣下,遍灑在群山遍野中;在達瑪迪魯法師的願力下,種子有了培育開花的搖籃,也將在星雲大師的精神領導下,亦如和煦的佛光,照拂整座山頭,未來種子將遍地開花,光照大千。

############

您想幫助「慈悲之家」嗎?

邀請您與祝福文化基金會聯繫,一同把愛傳出去。

聯絡人:蕭竹筠

電話:+60166785022

E-mail:[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