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情自在

好久以前曾看過一篇文案,

關於一朵花。

 

偶然的夜,

一張桌子、

三個人、

三張凳子、

十五杯冰啤酒。

 

觥籌交錯,

酒酣耳熱。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甚麼:

 

“與其不斷思考一朵花,

不如好好把花給種出來。”

 

其實並非原句,

但又有甚麼關係呢?

 

太少的思考是盲目;

太多的思考,

有時卻是絆腳石。

 

夜色妖冶,

酒杯碰撞聲鏗鏘起落。

 

啤酒,不是用來凝視的。

 

*

謹獻給所有

牽著夢想,

徜徉在自由國度裡的朋友們。

 

~葉偉章~

應該是唸小學的時候吧,我記得。

 

佛書後附著《三寶歌》的歌詞與簡譜。

可當時沒有網絡,

不能輕易找出視頻或甚麼的。

 

小學有音樂課。

或許我有爵士樂的天份,

好好的一首歌永遠有辦法哼成沒人懂的調子。

歌沒唱好,

五線譜沒學會,

笛子中氣不足,

標記成數字的簡譜倒顯得簡單些。

 

我把學前玩具——

一台小鋼琴給找了出來。

鋼琴真的很小,

大概就兩掌併起來大小。

So,La,So,Mi,

Mi,Re,Do,Re… …

我努力辨識著,

認真地敲著琴鍵。

 

……。

 

突然想起《三寶歌》,

是幾個月前的事。

現今網絡發達,

隨手拈來就有好多視頻。

有的美聲唱法,

有的伴隨法器,

也有純稚的童聲,

或是曾一度流行的水晶音樂。

 

可我一首也沒下載。

 

我懷念的,

是那破碎但誠摯的音節,

以及不成調的單純。

 

原來,感動其實很簡單;

只是有時遺落了初心。

 

~葉偉章~

車子準備拐進馬路右側的小巷子,

恰好兩個路人穿過巷口。

 

我也不急,

安靜地等著。

 

馬來男子看了我一眼,

加快了腳步,

連走帶跑,

並欠著身子,

報以歉意的笑容。

 

我回了個微笑。

 

忽覺今日陽光很是和煦。

不為那朵微綻的笑容;

而是躲在笑容後,

時刻為旁人著想的心意。

 

要讓別人的一天變得美好,

原來可以很簡單。

 

~葉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