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祝福文化活動

《歡迎參加2019尼泊爾助學團》

1245

敬致:善心的朋友

您好!

感謝您對“祝福文化助學計劃”的支持 。

為了讓祝福使者(對捐助者的尊稱)親身考察貧困山區的情況,以及確保助學金真正落到貧困學生手中,祝福文化每年都會率領祝福使者探訪不同地區的受助學生。

今年,祝福文化將於4月21日至28日,組織助學團探訪尼泊爾的貧困學生。

除了參加助學金發放儀式、與學生面對面交流及探訪特別貧困的農民家庭之外,我們還會為助學團安排觀光活動。

以下是探訪團詳情:

探訪團行程:
4月21日(星期日)早上9:50 從 KLIA 1 出發 。
4月28日(星期日)晚上8:10 回到 KLIA 1。

團費:RM4630【包含往返國際機票、機場稅、旅行保險、簽證、租車費(市區用車及多輛進山區的四輪驅動車)、膳食(不包含機場內飲食)、住宿(兩人共房,如要單人房,另加RM 500 )及捐贈給學生的物品 】

報名截止: 2019年3月18 日。額滿了即停止開放報名 。

領隊: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

集合出發和解散地點: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

任何詢問,請whatsapp竹筠016-6785022。

1. 有意參團者請點擊此鏈接填報名表格。

2.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016-6785022

ii. 支票/銀行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50936424_2547444938605625_4105652782634106880_n

「新希望寄宿學校」的職工收到祝福文化的紅包時,非常欣喜。

祝福文化也有給兩位外國籍義工(不在鏡頭內) 紅包,但他們把「意外之財」捐出,用以帶印尼籍職工去瀑布野餐。

《张老师的眼睛》

/黄舒彦

张进老师是中国资深媒体人,从事新闻工作长达31年。“媒体人”在我脑中一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东西,我知道这三个字却看不明它背后所经历的一切一切,还有这三个字所赋予的意义。

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在机缘巧合之下,邀请了张老师到马来西亚举办两场关于抑郁症的讲座。我记得张老师曾在讲座会上说过:“抑郁症是我生命的转折点。”他是一名抑郁症康复者,而这一段活在黑暗中的经历,促使他掀开人生的另一篇章。

我对抑郁症的理解也只是流于形式的“情绪低落”。因此,在这之前我曾想象张老师是怎样的一个人,而“惊讶”则是我见到他后的第一个感受。

张老师的个子不高,厚厚的发堆里参杂着数不尽的白丝,鼻梁上撑了一副无框眼镜。但让我印象深刻的也许是他那一身蓝衣裤,还有不管几时右手臂都会挂着的那一架单反相机,走在人群中,也许一个不小心就会盖了他的身影,一个平凡得让人惊讶的张老师。

张老师的单反相机就像他的另一双眼睛,让他通过相机对焦窗看这世界的另一个面貌。我有一个学摄影的朋友,每次大家一起出门时肯定是由他抓机。这个朋友摄影时讲究相片视觉效果,因此他喜欢花时间调整角度,才按下快门。

如果要我形容张老师怎样摄影,我会说:“快、狠、准。”

每一条走过的道路、触目所及的景像、擦身而过的路人、静止不动的物件或任何能吸引到他眼球之物,都会摄入记忆卡内。他说:“有感觉的我都会拍”。

我走在他身后,跟着镜头去追寻他眼睛所及之处。我想我脑里最多的图像,该是老师手举相机摄影的那个瞬间吧。各种各样的人和物,在我抬头转身的瞬间成了他眼睛里的永恒。

也许是他拍照时的表情过于认真,每当他把镜头对准目标按下快门时,我都会不自觉地瞄一眼,好奇着他看见了什么。我也曾偷偷地试图通过张老师的眼睛,在这个千篇一律的土地,我曾走过的路上,找寻我看不见的东西。

张老师在烈日下快步疾行,汗打湿了他的背,就像其他走在路上的行人。不认识他的人不会知道他曾患抑郁症,就像我们不曾留意到身边患上抑郁症的亲友一样。

当他坐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与观众分享抑郁症和自身经历时,那份沉稳坚定,让人感到异常地安心。你会惊讶于这一份内敛的力量,源自看似平凡又普通的他。

我们常会害怕自己所不知道的许多东西,抑郁症也许是其中一个。张老师的眼睛教会我的,也许就是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我所不理解的事,去了解去认识那个我不知道的世界。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20190111_143821 20190111_172631 20190110_111647 20190111_133613

以下是张进第二场抑郁症讲座中,部份现场朋友的提问,以及张进的解答。

1. 我患了3年的抑郁症,请问还有救吗?
A:三年是非常短暂的,我曾遇过一些超过10年。一些很久都没办法痊愈的患者很可能还没找到病因,或者原因不得法。抑郁症只是大脑的功能性疾病,因此不管你得了多少年的抑郁症,还是可以恢复的,恢复就正常了。

2. 抑郁症的其中一个信号性症状是记忆力下降,请问如何分辨脑老化及抑郁症的症状?
A:脑老化如阿兹海默病(老年痴呆症),这是一种真正的器质性的退化。抑郁症是属于功能性的,对症下药后,功能恢复就能正常。

3. 作为抑郁症患者,该如何自觉?
A:抑郁症有数个症状可以判断并做自我觉察。如下:
一、睡眠障碍(早醒、多梦、睡不着等)
二、情绪低落(高兴不起来)
三、兴趣狭窄(喜欢做的东西不喜欢做了)
四、自卑(本来自信后来变得对自己没有信心)
五、动力下降(失去记忆力、阅读能力、表达能力、决策能力)
六、情感淡漠(开始没有明显的喜怒哀乐)
如果只有一两个症状可能只是情绪问题,如果超过那么多绝大可能性是患了抑郁症。

4. 很多患者可能会拒绝承认自己患病了,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否有科学评估进行测试,毕竟抑郁症是靠“感觉”的病,该如何证实?
A:网上有很多样表可以进行自我测试,并判断是否有抑郁倾向。但这并非是百分之百准确,只是一个参考,建议咨询医生,由医生下判断。

5. 抑郁症应该先看心理治疗还是精神科?
A:都可以,身边有什么资源就先用什么。如果是超过情绪的阶段来到动力下降,那么建议到医院看病,心理咨询没有作用。

6. 如果患者不愿意看医生,应该怎么办?
A:家里人首先需要具备一定的基础知识,然后分析给患者。劝不是随便劝,要用科学知识让他们明白。

7. 患者不受劝并且会发脾气,怎么办?
A:那可能是躁狂了。如果患者坚持不去就要强制性带患者就医。

8. 如何分辨抑郁症和躁狂症?
A:抑郁症只是情绪低落,如果患者动不动就发脾气、砸碗、打人那么就可能是躁狂了。

9. 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应该怎么办?
A:必须送院进行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幻觉和幻想,患者的幻觉失去了自制力。

10. 患者因为压力,然后有一次受惊吓过度,导致每一次幻想的东西会通过梦反映,这是怎么回事?
A:很少因为某一次事件而导致精神疾病,因为这是需要经过时间和社会多方面情况才会形成的。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患者遇到特别巨大的灾难也会导致发病,这叫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也会表现焦虑、抑郁等各种情况。

11. 本身是病患。请问抑郁症太严重会导致疯吗?我生病20多年,父母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我认为是家族遗传,请问这样还能治吗?我的下一代或隔代还会有病吗?
A:抑郁症不会导致发疯。遗传只是一种倾向性并不代表是肯定会传下去。精神分裂症的表达度是80%;躁郁症是60%;抑郁症40%或以下。你应该还没找到一个非常适合你的治疗方案。

12. 本身是教育工作者,对陪伴者计划有兴趣。请问辅导员如何有效地帮患者走过这段心路历程?请问如何察觉青少年患者并引导他们?请问校园辅导员该做什么治疗帮助孩子?
A:你的第一个问题说起来非常复杂,建议去公众号搜索《解读陪伴者计划之三》。心理咨询师和陪伴者有什么区别及如何帮助患者,你可以参考一下。第二个问题可以从生物、心理、社会三个因素去判断青少年患者,生物和心理因素太复杂,社会因素如:家庭对孩子的期待、学习压力、生活压力、教育等都会影响。第三个问题的范畴太大,治疗可以是各种各样,如亲子营也是其中一个治疗方法。

13. 患者吃了3个月的药后特别亢奋、爱劳动、停不下来、体重增加,运动后情况比较好,请问是怎么回事?
A:我怀疑是否从抑郁症转向躁狂,但只是怀疑,建议寻求医生的帮助。如果是转向问题,那么治疗方法得进行调整。

14. 患者怕吃药会有副作用,是否可以在治疗和副作用之间做一个拿捏?
A:现在的抗抑郁药已经去到第三代或第四代,因此认为可以大胆地服用。第一和第二代的药物有比较严重的反应如发抖、流口水、鼻眼歪斜,但第三和第四代药物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的情况,最多是有恶心、头疼、冒汗等状况。这些都是可以适应的,不要因为害怕副作用而抵抗药物治疗,即使有一点副作用也是两害取其轻。

15. 有什么方法可以减压?
A:物理性的减压如呼吸调整、瑜伽、肌肉锻炼、打坐。心理减压较漫长如心理咨询、心理调整等。网络有许多方法,建议去参考。

16. 病患的家人本是一番好意要照顾病患,请问会在什么的情况下帮倒忙?
A:很多家长不懂精神疾病,不认为孩子病了,只觉得孩子是在偷懒、不负责任、装模作样,希望通过病来逃避学习和考试,这是很大的问题,因为他们不以为病。另外还有一些是认为孩子心胸狭窄或想不开,于是就告诉他们:“你的情况不糟糕,很多人比你差。”、“想开一点吧。”其实这种方法对患者来说是一个伤害,会变本加厉让患者感觉到更痛苦。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cof

20190112_212952 20190112_212958 20190112_213153 20190112_212928席。

 

张进于1月12日(六),在八打灵佛光文教中心的抑郁症讲座,吸引了近两百人出

许多读者都是慕张进之名前来,讲座结束以后,纷纷请张进签书与交流。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张进讲座活动报导(佛光文教中心)】

/黄舒彦

“抑郁症最大的危害,是放弃和自杀。

“抑郁症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它有一个完整的循环过程,从发生、发展到痊愈这个过程,就像感冒一样,即使不治疗,一段时间就能慢慢地康复。

“但是,抑郁症和感冒不一样,感冒可能是三两天短时间就能好,而抑郁症慢则好几年,很多人因为撑不过这段时间就自杀了。”

中国著名媒体人张进通过《如何防止抑郁症——信心还耐心》讲座,讲述自己在患病时领悟到信心和耐心对抑郁症患者的重要性。

讲座于1月12日(六),在八打灵佛光文教中心举办,主办单位为祝福文化、孝恩集团、马来西亚佛光山,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

活动吸引了近两百名听众出席。

张进表示,自己得抑郁症时并没有发现自己病了,一直到痊愈以后才慢慢地在经验中领悟到病患是可以有信心和耐心去对抗抑郁症。

如果认识并了解抑郁症,那么就会知道抑郁症不可怕,再加上医学的治疗,获得了信心和耐心后,只要坚持下去就有机会痊愈,也就不会走上自杀的道路。

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张进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就在媒体上走完了。他患病痊愈后写了很多文章并把经验写了《渡过》,反响极佳。读者曾给张进写信,原意用作宣传作用的公众号慢慢成了读者分享经历、诉苦、互相鼓励的地方。

张进认为要治疗抑郁症首先需要对其有基本的了解,然后针对病因寻找治疗方法。他从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三方面,说明抑郁症如何产生及可以如何治疗。

“抑郁症就是大脑生病了。”他说。

生物原因即脑细胞之间传递信息(神经递质)的细胞出问题了,因此药物治疗很重要,但只能起60%的效果。因此在治疗抑郁症时还要结合心理和其他因素才能有全面的效果。

心理原因必须进行心理治疗。他在寻找心理师咨询过程,花了好长时间,但是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痊愈后他学习心理学,并考得国家颁发的国家咨询师证书。

病患在患病时会觉得茫然及不知所措,难以得到专业的帮助,痊愈后也会面临找工作及生活问题。张进认为这些病患都需要陪伴者,而『陪伴者计划』就是“抑郁症老患者带新患者”,主要目的是给予病患社会支持。

『陪伴者计划』实行不易,张进感慨地表示自己至今只培训到53名陪伴者。陪伴者有四个条件,其中包括:曾患抑郁症、愿意学习、有爱心并且具备一定随机应变的能力,即不但有智商还得具备情商。

『陪伴者计划』不但可以弥补社会医疗服务不足之处,还可为痊愈的陪伴者提供工作机会维系日常生活,并从工作中找到自身的价值感。

简言之,抑郁症病患要了解抑郁症及其发病的规律,再从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三方面着手,同时加强社会支持及提升身体的锻炼。患者只要明白“抑郁症肯定能治好”就会有信心去对抗。

“抑郁症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并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渐形成”。因此抑郁症痊愈需要时间,病患得有耐心,还要坚持。“没有奇迹,只有努力”,坚持到底就能看到希望。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20190112_212819 20190112_200103 20190112_211303 20190112_21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