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祝福文化活動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後記】

是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

他們兩位都是探訪團的『攝影記者』;當然,義務的。拍好的照片無條件供我們使用,或上臉書或存檔或燒成光碟寄送給團員們。

去年祝福文化組團到雲南,我見莉嘉總愛四處拍照,於是便興起了請她幫忙的念頭,不意她竟爽快答應。

別說我忙不過來,即使無所事事我也極不願意幹這差事的。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高傲,殊不知『手殘』其實一直是我的心頭痛(擦淚)。

熟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曾有過短暫當導遊的日子。客人快快樂樂出外遊玩,自是要拍點照片留念。他們興致勃勃把手機遞給我,我也義不容辭接過。『一、二、三,cheers……』把手機還給客人後,他們臉上猶帶笑容,興高采烈地查看照片。就在那一瞬間,笑容凝結神色漸沉。約莫三十秒後,客人才會抬起頭來,勉強擠了個笑容和我說謝謝。然後,拜託其他團員在同一景點,重拍一次……。別懷疑,這種情況發生的命中率,幾乎百分百。

時間可以再回溯得更早一些,當我還在報館的時候。有次助學團我自告奮勇負責攝影,回來後把記憶卡交給負責上稿的同事,但她動作實在慢,遲遲都上不了稿。我去她座位察看情況,只見同事滿臉烏雲。她指著電腦屏幕上的照片問我:『你拍了很多照片,但大半都是糊的,請問要怎樣選啊?』我神色淡定地回她:『就選那些沒有糊的啊。』其實心虛得要命。

去年雲南探訪團莉嘉當了我的『御用』攝影師後,其實我沒再問她願不願意,之後的緬甸行、這趟的貴州行,我都很自然地攤開手板和她討照片。

泗溏是多年以前,曾隨團到四川的,當時我就知道他是攝影發燒友了。

這趟他『自投羅網』,我自是不會放過他。如此這般,我就有兩位『御用』攝影師了。

但是,我後來後悔了,後悔極了。我原本就有選擇困難症,加上照片都很精彩,臉書上稿時我就發現自己真的是自討苦吃,實在是不懂該怎麼選,卻又不能都上。常常上一條稿,也會花上我一句鐘。當然,也因為我的電腦殘舊,面對龐大的圖庫,它運行時極顯吃力。他們拍的照片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但都很精彩,真的。

所以,真的該好好謝謝莉嘉和泗溏。不過,不是因為拍照;應該說,不止是拍照。

謝謝他們二話不說答應下來的那份義不容辭,謝謝他們願意成為祝福文化的一份子;謝謝,成就這一切的美好。

感恩!

文/葉偉章

22728992_1918392894844169_5864064363800738298_n

22549910_1918393184844140_6313837437877719540_n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2017.09.22 團員交流會

在貴州的最後一晚,飯後在餐廳進行了團員交流會。

團員們說這幾天的感受,也說對未來的展望;說感性的內心話,也說理性的觀察所見。

祝福文化的好朋友,九十二歲高齡的邢廣生老師恰好在貴州,於是也前來交流會與大家相聚。

邢廣生是馬來西亞知名教育家,其『弟子』包括教總主席王超群、教育局華小督學湯利波、華教鬥士陸庭諭等人。

邢廣生多年來積極參與助學計劃,也曾數次隨探訪團到農村或災區。

她在交流會上說:『這幾年我都沒有參與祝福文化的探訪團,因為我覺得自己老了,不要連累大家。但我今天見到在座的各位,我真的很懷念,所以我決定明年一定要參加。』

dsc05346

dsc05390

dsc05446

dsc05524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個案十二】

2017.09.22 三都縣民族中學

王興華,長得很高瘦的一名男生。

王興華今年19歲,在三都縣民族中學唸高三。

母親懷著他時,父親就去世了。所以打從來到這世界,王興華都未曾看過自己的父親一眼。

為了養家活口,母親不得不落下年幼的孩子們,隻身到浙江的工廠打工。繞是如此,生活依然很勉強,因此王興華的兩個姐姐,都只小學唸了一兩年後就輟學,到外地打工掙錢。王興華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因此也加倍用功考取好成績。

王興華初三畢業後,還去打暑期工,希望可以稍微減輕母親的負擔。

問他對未來的夢想,他有點靦腆卻不失自信地說,希望可以當廣播或主持。

逐夢之途一步一腳印,祝願王興華早日找到那把開啟夢想大門的鑰匙。

22449767_1916290028387789_4054100785720811437_n

_st_0616

_st_0617-1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個案十一】

2017.09.22 三都縣民族中學

和其他學生稍微有點不同,張仁教的行動必須依賴拐杖,因此生活上有許多不方便。

張仁教,今年22歲,在三都縣民族中學唸高三。

12歲那年,上山砍柴時的一場意外,讓他失去了一條腿。

要一個12歲的少年,面對這樣的現實,其實還真的不容易。失去了行動的便利,張仁教同時也喪失了對生活的信心。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對張仁教而言一概與他無關。那兩年,他把自己關在一爿小小房間裡。

在家人的照顧和鼓勵下,他試著用拐杖慢慢地走路。剛開始,只覺得吃力,以及腋下很痛。

兩年後,他覺得自己一直窩在家不是辦法,總覺得自己失落了一些甚麼無以名狀的東西,於是他主動要求復學。

重返校園,既熟悉卻陌生。校園沒變,但那一張張臉孔卻是全新的。剛開始的幾個月,不管他多努力,卻終究還是無法適應。然而,同學並沒有因為他身上的缺失,而歧視或欺負他;相對的,大家都很主動關心他。這讓他逐漸安下了心。另一個讓他寬心的原因,是和自己的弟弟同一班。

張仁教的父母務農,平常種些水稻;冬天就到廣東砍甘蔗,一般12月去,3月回來。這段時間,弟弟就負責照顧張仁教的起居飲食。所以張仁教與弟弟的感情特別好。與他同一班,自然也讓他感到安心。

和其他學生稍微有點不同,張仁教的行動必須依賴拐杖;和其他學生沒有不同,張仁教也為了美好的未來,努力地向前走著。每一步,都很努力地走著。

_st_0607

_st_0608

_st_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