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祝福文化 的所有文章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10月21日,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從貴陽出發前往畢節。

吃過晚餐後,幾位團員到蕭總(蕭依釗)的房間協助把小禮物分裝小袋,方便明日派送給120名學生。

小禮物包括了好些乾糧和文具,有些是蕭總臨行前買的,有些則是團員在貴陽採購的,另外還有黃桐和張曼娟的書。

書很重,南航又限定一人只能托運一口行李箱,還好有幾位團員協助分擔。

「必須讓學生看一些有文學性,或較勵志的書籍,否則最後都變得太功利主義也不好。」蕭總說。

我似懂非懂地點著頭。

似懂,是因為我贊成她的說法;非懂,是因為在高考的風口浪尖上,我不確定,應該說,我不認為他們會看課本以外的讀物。

但誰知道呢?灑下的種子能否萌芽、何時會萌芽,從不是我們能預測的。

這薄薄的一本書,並不是隨手買下、隨意饋贈的;從選書開始,其實就已埋下了心思。

至此方知,原來蕭總一直是一名農夫。

45539061_2424796404203813_7181627833687474176_n 45607164_2424796380870482_1759898291606126592_n 45819849_2424796387537148_561224342935961600_n45541122_2424796504203803_5505731027852591104_n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2018 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46人)
主席: 蕭依釗 
團長:葉偉章
志工:蕭竹筠、黃舒彥、蕭竹彬

團員:
馬來西亞籍(45人)

A組
葉偉章、鄭金妹、劉利水、朱惠群、
蕭竹筠、吳善欣、翁金娥、陳莉莉、
陳樹坤、陳振花、李漢仁、黄世兴、
梁月香、陳振妹、張淑芳、馬美玲、
佘克聪、张貽銘、蔡文蓉、林淑佑。

B組
蕭依釗、黄松奎、高润生、陳金鳳、尤玉治、黃舒彥、方松林、葉瑞山、李浩、葉來嬌、蕭竹彬、葉金龍、吴幼珠、錢麗芬、杜慧萍、張麗仙、胡惠莲、徐莉嘉、卢庆芳、佘信青、鄭宏明、蕭日紅、林素瑞、孔彩薇、陳金妹。

中國籍 (1人)
梁錟

45539057_2423620210988099_7171325697498021888_n 45541217_2423620220988098_7573247830819602432_n 45674033_2423620297654757_3052730615032971264_n 45687331_2423620240988096_2917915560161312768_n45600068_2423630324320421_7600809658160250880_n 45606222_2423630374320416_8936492530996871168_n45422955_2423637984319655_7816024881610358784_n 45508335_2423633897653397_8472053510844710912_n 45512062_2423634017653385_6412630779905441792_n 45554186_2423637890986331_7667403989373157376_n 45654807_2423637857653001_5205610790656147456_n 45706035_2423630284320425_3754456729929121792_n

(攝影:徐莉嘉)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

2018.10.19~27

這趟行程分兩團出發,一團19日啟程,26日回馬;另一團則晚一天出發,晚一天會來。在貴州的行程,倒是同行的。

另還有一位中國籍團員,在貴州直接與我們會合。

全團共46人,浩浩蕩盪,開開心心地相處了一個星期。

如今回想,一切美好,都緣於彼此間的善緣。

緣善,情真,便是人間好時節。

45517212_2423595274323926_525874915253944320_n

(攝影:徐莉嘉)

《達雅族孩子需要我們的援助》

dscf1392

在北婆羅洲,有許多原住民孩子,從沒讀過書上過學,因為他們的家長實在太貧窮或缺乏知識,沒讓孩子上學。

後來有一群志工,在印尼與砂拉越的邊陲建立了一所學校,從深山裡把孩子們接出來上學,並尋求善心人贊助他們的學費和生活費。

如今由於經濟不景,一些之前贊助這所學校的商家停止提供援助,眼看這些達雅族孩子可能會輟學,志工們很焦急,希望祝福文化基金會能吁請善心人士向這些孩子伸出援手。

這些孩子雖在國境邊陲,但其實與砂拉越的達雅族同宗同源。曾在這所學校義教的張清水牧師憂心地說:“原先贊助我們的企業,因為營收大減而終止了支援。如果再找不到人資助,這些孩子就會失學了。”張牧師是資深媒體人,這些年一直熱心為這些原住民孩子籌款。

如果這些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機會,沒有知識,他們將一輩子都無法擺脫貧窮。

大愛無國界,因此雖然祝福文化今年尚有百餘個助學名額待填補,但仍毅然承諾擔起支助部份北婆羅洲原住民孩子的責任。

我們希望有更多愛心人士可以響應這項計劃,讓孩子們能繼續上學。

一年500令吉,即可圓一個孩子的讀書夢。如果您覺得這數額造成負擔,我們也接受隨喜捐款;如果您在經濟上實在愛莫能助,請協助分享此帖,您的心意我們同樣感激。

捐款詳情:

請點擊此鏈接→祝福文化助學計劃,填妥捐助表格。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善心的朋友,孩子們期待您的祝福,同時我們也祝福您!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9-a

【Day10】

十天的時間,開始和一些孩子漸漸熟悉,發現每個小孩不同的脾氣,和一些各自執著的小細節。

今日下午和晚上的教書都不大順利……

下午的八位孩童,我計畫讓他們先午睡30分鐘後進行課程,一開始哄他們上床睡覺就已是一大困難,想起其他義工的提醒:「不能太溫柔,他們會爬到你頭上」就設法讓自己嚴肅起來,收起笑容、直直盯著他們,冷淡地指著沙發,果真有用,一下子就躺好了。原本暗自挺開心的,好像自己終於成為一個既溫柔又有威嚴的老師,然而課程開始後,卻出了一些狀況。

Lee Suk Hui 不知為何,突然發起脾氣,輪到她作答時,硬是不答,只是皺著眉頭。其他孩子見狀,紛紛急躁地幫我叫Hui 應答,從勸導變成叫罵,Hui 則是眉頭緊鎖、漸漸低下頭。進行了這樣一陣子凌亂的口說練習後,真的覺得沒辦法,只好請其他義工來幫忙,百般詢問下,才知道她身體不舒服、想睡覺。想起剛剛硬是把她拉起床的自己,覺得有些愧疚,對於每個孩子不舒服時會如何表達、生氣是為了什麼事情、彼此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爭執……等等,都需要很敏銳的觀察力、耐心和愛心,才能夠深入他們的心靈吧? 我還需要多多磨練一下自己,希望之後不要再像今天一樣,急著要孩子完成作業,而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

另外想說說一位學前班的孩子—Sarini。她是一個非常聰明、努力的孩子,在學前班的表現非常出色,和我的華語對話也很流暢,在過去幾天裡,是我的得力小助手。然而今晚在幫學前班練習英文聽寫時,Sarini卻在“basket”這個單字上遇到瓶頸,一直學不起來。當其他孩子都練習完聽寫開始休息時,她的眼淚嘩就掉了下來。我緊張的丟下白板筆蹲到她面前,問她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當我問到「很難嗎?」的時候,她吃力地點了點頭。

我把Sarini 帶出教室,委託五年級的莉娜幫我顧小孩。在樓梯口,我緊緊抱著大哭的她,慌張之下,只好像哄嬰兒睡覺一樣拍拍背、輕輕晃著,然而她還是不斷啜泣。想到小時候,母親總在我睡不著、難過、害怕時唱一首兒歌哄我,我就會乖乖地變安靜,於是索性開口唱這首「小白船」,唱到第三遍時,她漸漸安靜了,只剩下急促的呼吸。

後來我抱著她,跟她說我下午教書的挫折、初來馬來西亞時的緊張、語言學習的困難等等,她漸漸對我敞開心房,願意抬頭看向我。我覺得特別能理解這個孩子的心情,我和她一樣從小就很好強,不喜歡輸給別人的感覺,也曾經因為總是學不會一兩個觀念或字詞,哭得一塌糊塗。或許因為如此,她才願意信任我,抱著我大哭吧?

記得母親總是在我因為好勝而跌倒時,摸摸我的頭,告訴我:「真的那麼想要,就想辦法做好」。所以我也同樣這麼問她:「想再試試看嗎?」

九點三十分,已過了他們就寢的時間,Sarini 堅持地坐在教室裡練習聽寫,心情平靜下來的她,一下子就學會了所有單字,不過心情過於激動,還不願意去睡覺。拿了龍貓的著色畫給她,放著久石讓的音樂,終於看見她的笑容了。

今天教學屢屢受挫,不過最後能換來她的笑容,真的覺得都值得了。

-

附錄:

明日進叢林,停刊3-4天喔!

附錄2:

今天初嚐紅毛榴蓮,吃了第一口後,覺得酸酸甜甜的,口感一絲一絲的,甚是特殊。挖起第二口,發現有個什麼東西在蠕動, 仔細一看是隻蛆……

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吃紅毛榴蓮了。

day-9-b day-9-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8-a

【Day9】

今早隨著第二批助學團從吉隆坡出發,仍然顛簸的山路,仍然昏睡的我,不一樣的是,當漸漸接近中心時,卻有一種平靜、熟悉的感覺。

九天前進入這個中心時,裡頭都是陌生人,內心既興奮又害怕,那時我勉勉強強擠出笑容,看向躲在樹後羞澀的孩子們,對他們揮揮手,他們只是轉身逃跑。今日一進入中心,孩子們就熱情地對我揮手,叫道:「小雙姊姊!」「Cikgu!Cikgu!(老師)」同團的團員說,他們揮手孩子都不理,原來是在等老師。從陌生到熟悉,除了心裡竊竊的成就感外,更多的是他們給我很溫暖的歸屬感。

在分派食物時,我看見那八位原先一句華語都不會說的孩子,對著義工們說「謝謝」時,真的非常非常激動!原來不只是在課堂上,他們是真的學會了、會運用在生活裡了,跟一位陌生人道謝,對害羞的他們來說,是很大的一個突破吧?英文學了那麼久的我,和人用英語聊天依然會緊張、會思考很久後才開口,何況是只學了一週的他們!難怪大家都說,小孩子的語言能力都很好。

在中心發放完餅乾後,便驅車前往山寨(這次去的是兩個較為深山的村落)。路途崎嶇陡峭,我們下了巴士,換成四輪驅動車,分批上山。這是我第一次站在卡車後面走這麼陡的路,路面凹凸不平,不規則的凹槽內,還會有大大小小的石頭,若不慎碾過,車輪就會被卡住,所有人就要下車步行,等待車子重新「爬出來」,感覺自己坐的是越野車。路面不平時,膝蓋要像彈簧一樣,兩腳開開、雙手抓穩,才不會晃得東倒西歪;路面平穩時,車速較快,還要注意頭上兩旁的樹枝、樹葉、曬衣繩,時不時要蹲下、低頭,感覺自己像是「馬力歐」。

抵達村落,孩子們一樣靦腆、一樣笑容滿面,不過今日的午餐是分成小組到各家去吃。這種感覺很像是以前去貧民窟做家庭探訪,坐在他們小小的屋子裡,吃他們的、喝他們的。不過氛圍上就差很多,以前去貧民窟時,氣氛凝重,家長們會利用時間去為自己的家庭爭取更多資源;而今日,原住民家庭則只是坐在一旁,笑著看我們用餐。或許可以說是民族風格不同,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基金會經營模式的不同。

短短的九天,對自己的思想和生命衝擊很大,很喜歡這裡、很心疼他們、也很崇拜很嚮往蘇牧師和美嬌傳道所做的一切。

希望在未來的20天裡,能有更多看見。

-

附錄:

週二即將入住吉蘭丹州的山寨,體驗叢林生活。

通訊及網路會消失,因此會停刊約三到四天。
附錄2:

我今天在山寨看到山豬!兩個月大的山豬寶寶!!

真的好喜歡牠  :D

day-8-b day-8-c day-8-d day-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