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祝福文化 的所有文章

《张老师的眼睛》

/黄舒彦

张进老师是中国资深媒体人,从事新闻工作长达31年。“媒体人”在我脑中一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东西,我知道这三个字却看不明它背后所经历的一切一切,还有这三个字所赋予的意义。

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在机缘巧合之下,邀请了张老师到马来西亚举办两场关于抑郁症的讲座。我记得张老师曾在讲座会上说过:“抑郁症是我生命的转折点。”他是一名抑郁症康复者,而这一段活在黑暗中的经历,促使他掀开人生的另一篇章。

我对抑郁症的理解也只是流于形式的“情绪低落”。因此,在这之前我曾想象张老师是怎样的一个人,而“惊讶”则是我见到他后的第一个感受。

张老师的个子不高,厚厚的发堆里参杂着数不尽的白丝,鼻梁上撑了一副无框眼镜。但让我印象深刻的也许是他那一身蓝衣裤,还有不管几时右手臂都会挂着的那一架单反相机,走在人群中,也许一个不小心就会盖了他的身影,一个平凡得让人惊讶的张老师。

张老师的单反相机就像他的另一双眼睛,让他通过相机对焦窗看这世界的另一个面貌。我有一个学摄影的朋友,每次大家一起出门时肯定是由他抓机。这个朋友摄影时讲究相片视觉效果,因此他喜欢花时间调整角度,才按下快门。

如果要我形容张老师怎样摄影,我会说:“快、狠、准。”

每一条走过的道路、触目所及的景像、擦身而过的路人、静止不动的物件或任何能吸引到他眼球之物,都会摄入记忆卡内。他说:“有感觉的我都会拍”。

我走在他身后,跟着镜头去追寻他眼睛所及之处。我想我脑里最多的图像,该是老师手举相机摄影的那个瞬间吧。各种各样的人和物,在我抬头转身的瞬间成了他眼睛里的永恒。

也许是他拍照时的表情过于认真,每当他把镜头对准目标按下快门时,我都会不自觉地瞄一眼,好奇着他看见了什么。我也曾偷偷地试图通过张老师的眼睛,在这个千篇一律的土地,我曾走过的路上,找寻我看不见的东西。

张老师在烈日下快步疾行,汗打湿了他的背,就像其他走在路上的行人。不认识他的人不会知道他曾患抑郁症,就像我们不曾留意到身边患上抑郁症的亲友一样。

当他坐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与观众分享抑郁症和自身经历时,那份沉稳坚定,让人感到异常地安心。你会惊讶于这一份内敛的力量,源自看似平凡又普通的他。

我们常会害怕自己所不知道的许多东西,抑郁症也许是其中一个。张老师的眼睛教会我的,也许就是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我所不理解的事,去了解去认识那个我不知道的世界。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20190111_143821 20190111_172631 20190110_111647 20190111_133613

以下是张进第二场抑郁症讲座中,部份现场朋友的提问,以及张进的解答。

1. 我患了3年的抑郁症,请问还有救吗?
A:三年是非常短暂的,我曾遇过一些超过10年。一些很久都没办法痊愈的患者很可能还没找到病因,或者原因不得法。抑郁症只是大脑的功能性疾病,因此不管你得了多少年的抑郁症,还是可以恢复的,恢复就正常了。

2. 抑郁症的其中一个信号性症状是记忆力下降,请问如何分辨脑老化及抑郁症的症状?
A:脑老化如阿兹海默病(老年痴呆症),这是一种真正的器质性的退化。抑郁症是属于功能性的,对症下药后,功能恢复就能正常。

3. 作为抑郁症患者,该如何自觉?
A:抑郁症有数个症状可以判断并做自我觉察。如下:
一、睡眠障碍(早醒、多梦、睡不着等)
二、情绪低落(高兴不起来)
三、兴趣狭窄(喜欢做的东西不喜欢做了)
四、自卑(本来自信后来变得对自己没有信心)
五、动力下降(失去记忆力、阅读能力、表达能力、决策能力)
六、情感淡漠(开始没有明显的喜怒哀乐)
如果只有一两个症状可能只是情绪问题,如果超过那么多绝大可能性是患了抑郁症。

4. 很多患者可能会拒绝承认自己患病了,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否有科学评估进行测试,毕竟抑郁症是靠“感觉”的病,该如何证实?
A:网上有很多样表可以进行自我测试,并判断是否有抑郁倾向。但这并非是百分之百准确,只是一个参考,建议咨询医生,由医生下判断。

5. 抑郁症应该先看心理治疗还是精神科?
A:都可以,身边有什么资源就先用什么。如果是超过情绪的阶段来到动力下降,那么建议到医院看病,心理咨询没有作用。

6. 如果患者不愿意看医生,应该怎么办?
A:家里人首先需要具备一定的基础知识,然后分析给患者。劝不是随便劝,要用科学知识让他们明白。

7. 患者不受劝并且会发脾气,怎么办?
A:那可能是躁狂了。如果患者坚持不去就要强制性带患者就医。

8. 如何分辨抑郁症和躁狂症?
A:抑郁症只是情绪低落,如果患者动不动就发脾气、砸碗、打人那么就可能是躁狂了。

9. 精神分裂症的患者应该怎么办?
A:必须送院进行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患者有幻觉和幻想,患者的幻觉失去了自制力。

10. 患者因为压力,然后有一次受惊吓过度,导致每一次幻想的东西会通过梦反映,这是怎么回事?
A:很少因为某一次事件而导致精神疾病,因为这是需要经过时间和社会多方面情况才会形成的。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患者遇到特别巨大的灾难也会导致发病,这叫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也会表现焦虑、抑郁等各种情况。

11. 本身是病患。请问抑郁症太严重会导致疯吗?我生病20多年,父母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我认为是家族遗传,请问这样还能治吗?我的下一代或隔代还会有病吗?
A:抑郁症不会导致发疯。遗传只是一种倾向性并不代表是肯定会传下去。精神分裂症的表达度是80%;躁郁症是60%;抑郁症40%或以下。你应该还没找到一个非常适合你的治疗方案。

12. 本身是教育工作者,对陪伴者计划有兴趣。请问辅导员如何有效地帮患者走过这段心路历程?请问如何察觉青少年患者并引导他们?请问校园辅导员该做什么治疗帮助孩子?
A:你的第一个问题说起来非常复杂,建议去公众号搜索《解读陪伴者计划之三》。心理咨询师和陪伴者有什么区别及如何帮助患者,你可以参考一下。第二个问题可以从生物、心理、社会三个因素去判断青少年患者,生物和心理因素太复杂,社会因素如:家庭对孩子的期待、学习压力、生活压力、教育等都会影响。第三个问题的范畴太大,治疗可以是各种各样,如亲子营也是其中一个治疗方法。

13. 患者吃了3个月的药后特别亢奋、爱劳动、停不下来、体重增加,运动后情况比较好,请问是怎么回事?
A:我怀疑是否从抑郁症转向躁狂,但只是怀疑,建议寻求医生的帮助。如果是转向问题,那么治疗方法得进行调整。

14. 患者怕吃药会有副作用,是否可以在治疗和副作用之间做一个拿捏?
A:现在的抗抑郁药已经去到第三代或第四代,因此认为可以大胆地服用。第一和第二代的药物有比较严重的反应如发抖、流口水、鼻眼歪斜,但第三和第四代药物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的情况,最多是有恶心、头疼、冒汗等状况。这些都是可以适应的,不要因为害怕副作用而抵抗药物治疗,即使有一点副作用也是两害取其轻。

15. 有什么方法可以减压?
A:物理性的减压如呼吸调整、瑜伽、肌肉锻炼、打坐。心理减压较漫长如心理咨询、心理调整等。网络有许多方法,建议去参考。

16. 病患的家人本是一番好意要照顾病患,请问会在什么的情况下帮倒忙?
A:很多家长不懂精神疾病,不认为孩子病了,只觉得孩子是在偷懒、不负责任、装模作样,希望通过病来逃避学习和考试,这是很大的问题,因为他们不以为病。另外还有一些是认为孩子心胸狭窄或想不开,于是就告诉他们:“你的情况不糟糕,很多人比你差。”、“想开一点吧。”其实这种方法对患者来说是一个伤害,会变本加厉让患者感觉到更痛苦。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cof

20190112_212952 20190112_212958 20190112_213153 20190112_212928席。

 

张进于1月12日(六),在八打灵佛光文教中心的抑郁症讲座,吸引了近两百人出

许多读者都是慕张进之名前来,讲座结束以后,纷纷请张进签书与交流。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张进讲座活动报导(佛光文教中心)】

/黄舒彦

“抑郁症最大的危害,是放弃和自杀。

“抑郁症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它有一个完整的循环过程,从发生、发展到痊愈这个过程,就像感冒一样,即使不治疗,一段时间就能慢慢地康复。

“但是,抑郁症和感冒不一样,感冒可能是三两天短时间就能好,而抑郁症慢则好几年,很多人因为撑不过这段时间就自杀了。”

中国著名媒体人张进通过《如何防止抑郁症——信心还耐心》讲座,讲述自己在患病时领悟到信心和耐心对抑郁症患者的重要性。

讲座于1月12日(六),在八打灵佛光文教中心举办,主办单位为祝福文化、孝恩集团、马来西亚佛光山,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

活动吸引了近两百名听众出席。

张进表示,自己得抑郁症时并没有发现自己病了,一直到痊愈以后才慢慢地在经验中领悟到病患是可以有信心和耐心去对抗抑郁症。

如果认识并了解抑郁症,那么就会知道抑郁症不可怕,再加上医学的治疗,获得了信心和耐心后,只要坚持下去就有机会痊愈,也就不会走上自杀的道路。

如果没有得抑郁症,张进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就在媒体上走完了。他患病痊愈后写了很多文章并把经验写了《渡过》,反响极佳。读者曾给张进写信,原意用作宣传作用的公众号慢慢成了读者分享经历、诉苦、互相鼓励的地方。

张进认为要治疗抑郁症首先需要对其有基本的了解,然后针对病因寻找治疗方法。他从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三方面,说明抑郁症如何产生及可以如何治疗。

“抑郁症就是大脑生病了。”他说。

生物原因即脑细胞之间传递信息(神经递质)的细胞出问题了,因此药物治疗很重要,但只能起60%的效果。因此在治疗抑郁症时还要结合心理和其他因素才能有全面的效果。

心理原因必须进行心理治疗。他在寻找心理师咨询过程,花了好长时间,但是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痊愈后他学习心理学,并考得国家颁发的国家咨询师证书。

病患在患病时会觉得茫然及不知所措,难以得到专业的帮助,痊愈后也会面临找工作及生活问题。张进认为这些病患都需要陪伴者,而『陪伴者计划』就是“抑郁症老患者带新患者”,主要目的是给予病患社会支持。

『陪伴者计划』实行不易,张进感慨地表示自己至今只培训到53名陪伴者。陪伴者有四个条件,其中包括:曾患抑郁症、愿意学习、有爱心并且具备一定随机应变的能力,即不但有智商还得具备情商。

『陪伴者计划』不但可以弥补社会医疗服务不足之处,还可为痊愈的陪伴者提供工作机会维系日常生活,并从工作中找到自身的价值感。

简言之,抑郁症病患要了解抑郁症及其发病的规律,再从生物、心理和社会因素三方面着手,同时加强社会支持及提升身体的锻炼。患者只要明白“抑郁症肯定能治好”就会有信心去对抗。

“抑郁症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并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渐形成”。因此抑郁症痊愈需要时间,病患得有耐心,还要坚持。“没有奇迹,只有努力”,坚持到底就能看到希望。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20190112_212819 20190112_200103 20190112_211303 20190112_212804

 

50059417_2522436147773171_1110661624869421056_n
以下是张进抑郁症讲座中,部份现场朋友的提问,以及张进的解答。

透过这些问题,或许可以让我们对抑郁症,多一份了解,多一份同理。

1. 本身是工程师,因为压力大曾患抑郁症,现在已经康复。即便如此,脾气依然很差,容易发脾气,不知道是否和之前患抑郁症时没有断根有关系?是否有办法改善?另外,不知道抑郁症和家庭基因是否有关?

A:抑郁症和家庭基因有关系但又不是直接的相关性,因此可能遗传也可能不遗传。

而容易发脾气的问题必须有具体的分析才能确定,因为抑郁症是一种高度特异性的疾病,每一个人不一样。您的情况我不太了解,没办法确认。

如果确认是抑郁症,除了靠吃药还需靠自救和社会的帮助。

2. 可否自己购买血清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来服用改善坏脾气的毛病?

A:发脾气可能是各种原因,不鼓励随便吃药,吃多了会有副作用。

3. 本身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原因和家庭关系有关。现在因为生病没办法工作和上课,生活成问题。不知道可以寻求哪方面的协助改善目前的情况?

A:如果没有能力吃药,那么可以去做锻炼例如跑步,锻炼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要放弃也不要自暴自弃。不建议只是等待社会救援,尽可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保持信心,坚持下去。

4. 本身是一名抑郁症患者,曾经是媒体人,高压环境导致病症。自己有吃药也感觉在康复中,目前药剂分量很少,每次感觉自己情绪来时会吃药。自己不介意人家知道自己患病,身边也有面对同样问题并抗拒吃药的朋友向她寻求帮助。本身对「陪伴者计划」有兴趣但担心自己现在情况好时可以帮助人,万一病发会拉朋友一起跌入深渊。

A:本身是通过用药康复,支持用药。不管相不相信,坚持吃,该好时自然好。当然药不是万能的,还是要靠自己的信心。

「陪伴者」的先决条件是,自己的状态稳定。先让自己好起来才来看后续的发展。

5. 认为抑郁症很是严重的杀手,但是患者去看医生时医生并不会详细说明。

A:医生没办法详细说明,因为没有时间。如果医生有时间,可向医生做更详细的了解。

6. 如果自己是一个患者,是否鼓励向身边朋友透露?公开好吗?

A:这个得根据自身的情况来决定。一些患者公开说出来后在明在暗会面对被歧视的问题。当然,如果内心没有摊不开的原因,公开对自身寻求帮助是好的。因此是视自身的环境来决定公开好或不好。

——————————

张进的第二场讲座《如何防止抑郁症——信心还耐心》,将于1月12日(六)下午8时,在佛光文教中心举办。

入场免费,无需登记,欢迎出席。

#张进抑郁症讲座
#祝福文化活动

【张进讲座活动报导】

/黄舒彦

“抑郁症是一种病,一种真实的疾病,不仅仅是想不开和不高兴。

“抑郁症有高度的特异性,可以说每个患者都不一样。如果认为自己有抑郁症,一定要寻求医生的帮助,确诊病况非常重要。”

中国资深媒体人张进,昨日在《从自渡到渡人:一位抑郁症康复者治愈和辅导他人的故事》讲座中,语重心长地强调抑郁症确诊的重要性。

张进是次前来演讲,是受祝福文化之邀,联办单位尚有孝恩集团、马来西亚佛光山,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

讲座在蕉赖孝恩馆举办,吸引了近两百人前来出席。

张进本身也曾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他通过讲座,讲述了自己从面临抑郁症,治疗过程,直到康复后进入辅导工作的心路历程。

他说,抑郁症信号型症状包括了,一、睡眠障碍——患者一般难以入睡,或睡着后夜半惊醒;二、快感缺乏或兴趣狭窄——尽管生活中充斥着快乐的事,却无法感到愉悦;三、能力下降——患者会逐渐变得不想干活和见人,没有兴趣参加聚会;四、记忆和注意力下降,阅读时无法抓到重点。

张进表示,即使同是抑郁症,但是每个人表现的方式会不一样,因此并没有办法依靠一个准则判断和治疗每一个人。

张进患病时的治疗过程并不顺利,他换过医生、换过11种药,却没有明显的进展。他表示,那是因为“病情比较复杂,一开始就被误诊”。

他的症状比较特别,属于“双向情感障碍”,因此后来发现自己“注意力变集中了”、“体力精力恢复了”、“可以开口说话”时,一度以为是康复的迹象;然而他却被医生告知,其实是抑郁和躁狂交替发作。实际上,他不过是从抑郁转向躁狂。

“药物治疗也很重要,许多病患因为不清楚是什么药而不敢吃,导致病情拖延。”

张进痊愈后开始研究自己吃过的药物,并通过观察医生如何看病和采访病患,慢慢地提升对抑郁症的了解,厘出抑郁症的产生。

“我从三方面切入研究,即生物、心理和社会。”

他说,生物因素和大脑功能有关,最基本的是神经递质理论,即和脑细胞之间传递信息有关。

“人通过信息传递而产生情感、意志、情绪等等各种行为。如果信息传递不出去,就会发生抑郁;如果信息传递得太多,就会变得躁狂。”

他表示,身体上的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都有传递信息的功能,但又不尽然相同。血清素有助于产生快乐;多巴胺则管理情绪、激情和机器等,科学研究热恋时期会高度分泌多巴胺,让人变得忘我和无私;去甲肾上腺素不足,则会导致缺乏活力、兴趣和记忆力。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这和人的心理因素相关,而心理又和大脑相关。

“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充满矛盾、冲突和各种负面情绪,这些因素会影响生理及身体各部位,最终导致抑郁症症状的出现。

他点明,性格和情绪都与原生家庭相关;个人的成长背景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社会因素所产生的生活压力及痛苦,如遭受失败和挫折等,都会影响生理,进而导致心理因素。”

张进总结:“抑郁症是三个方面的共同结果。”

他说:“任何精神疾病,都是在漫长的时间里逐渐形成的。”

因此,张进认为,精神疾病的治疗也同样需要时间,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就能痊愈。同时,每个人也会因自身情况相异,而需要不同的康复时间。

“病患除了靠药物和个人意志,也需要社会大众的支持。

“抑郁病并不可怕,只要有正确的认识,了解病症的来龙去脉,建立自信,并寻找适合自己的治疗方式,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

错过了这场讲座的民众,可前往1月12日(六)晚上8时,在佛光文教中心举办的《如何防止抑郁症——信心还耐心》,张进将进一步与大家分享他对抑郁症的研究。

入场免费,无需登记。

20190109_201614-1

讲座由祝福文化义务执行长萧依钊亲自主持。

20190109_201902

张进通过讲座,讲述了自己从面临抑郁症,治疗过程,直到康复后进入辅导工作的心路历程。

20190109_220928

孝恩集团对推动社会关怀的活动向来不遗余力。右为集团董事经理朱兆祥。20190109_200522-1

讲座吸引了近两百人出席。

1月12日(六)在八打靈市佛光文教中心的健康講座《如何防止抑鬱症——信心還耐心》,時間將作出調整,從原定的下午8時30分,提前至下午8時開始,意欲出席的朋友請務必留意。

主講者張進,是中國知名媒體人,2012年因為憂鬱症而陷入無以名狀的黑暗狀態。他用了六年的時間,尋醫、覓方、了解抑鬱症、了解自己……終於治愈。之後,他成立了微信公眾號“渡過”,他出版了《渡過:抑鬱症治愈筆記》和《渡過2:接纳是最好的治愈》,他努力讓更多人認識憂鬱症、正視憂鬱症。

是次受祝福文化的邀約來馬,張進將以一名憂鬱症康復者的身份,談他如何治愈,進而輔導他人的故事,並通過他自身的經驗,分享如何防治憂鬱症。

除了《如何防止抑鬱症——信心還耐心》,另有一場同樣由張進主講的《從自渡到渡人:一位抑鬱症康復者治愈和輔導他人的故事》,將於1月9日晚上8時在蕉賴孝恩館舉行。

這兩場講座均由祝福文化、孝恩集團、馬來西亞佛光山與星洲日報聯辦。

講座免費入場,無需登記,歡迎大家出席,並將資訊分享給身邊人。

祝福文化希望通過講座,讓民眾了解並預防憂鬱症,進而打造優質生活。

2019.1.9(三)8pm
蕉賴孝恩館
《從自渡到渡人:一位抑鬱症康復者治愈和輔導他人的故事》

2019.1.12(六)8pm
八打靈佛光文教中心
《如何防止抑鬱症——信心還耐心》

51oeby2w5nl-_ac_ul320_sr276320_

2019翩然而至,自是意料中事,卻又似乎有些措手不及。

想來迎接新歲,從來都是難以準備好的。

祝福文化在過去一年裡,自有許多不足之處,感謝使者們始終願意寬宥包容,相伴相隨。

未來的一年,我們依然不會完美,但願意學習,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祝願使者們新的一年,平安康健,心寬自在,福氣相隨。

49656400_2506834036000049_2038658629942378496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