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祝福文化 的所有文章

《達雅族孩子需要我們的援助》

dscf1392

在北婆羅洲,有許多原住民孩子,從沒讀過書上過學,因為他們的家長實在太貧窮或缺乏知識,沒讓孩子上學。

後來有一群志工,在印尼與砂拉越的邊陲建立了一所學校,從深山裡把孩子們接出來上學,並尋求善心人贊助他們的學費和生活費。

如今由於經濟不景,一些之前贊助這所學校的商家停止提供援助,眼看這些達雅族孩子可能會輟學,志工們很焦急,希望祝福文化基金會能吁請善心人士向這些孩子伸出援手。

這些孩子雖在國境邊陲,但其實與砂拉越的達雅族同宗同源。曾在這所學校義教的張清水牧師憂心地說:“原先贊助我們的企業,因為營收大減而終止了支援。如果再找不到人資助,這些孩子就會失學了。”張牧師是資深媒體人,這些年一直熱心為這些原住民孩子籌款。

如果這些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機會,沒有知識,他們將一輩子都無法擺脫貧窮。

大愛無國界,因此雖然祝福文化今年尚有百餘個助學名額待填補,但仍毅然承諾擔起支助部份北婆羅洲原住民孩子的責任。

我們希望有更多愛心人士可以響應這項計劃,讓孩子們能繼續上學。

一年500令吉,即可圓一個孩子的讀書夢。如果您覺得這數額造成負擔,我們也接受隨喜捐款;如果您在經濟上實在愛莫能助,請協助分享此帖,您的心意我們同樣感激。

捐款詳情:

請點擊此鏈接→祝福文化助學計劃,填妥捐助表格。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善心的朋友,孩子們期待您的祝福,同時我們也祝福您!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9-a

【Day10】

十天的時間,開始和一些孩子漸漸熟悉,發現每個小孩不同的脾氣,和一些各自執著的小細節。

今日下午和晚上的教書都不大順利……

下午的八位孩童,我計畫讓他們先午睡30分鐘後進行課程,一開始哄他們上床睡覺就已是一大困難,想起其他義工的提醒:「不能太溫柔,他們會爬到你頭上」就設法讓自己嚴肅起來,收起笑容、直直盯著他們,冷淡地指著沙發,果真有用,一下子就躺好了。原本暗自挺開心的,好像自己終於成為一個既溫柔又有威嚴的老師,然而課程開始後,卻出了一些狀況。

Lee Suk Hui 不知為何,突然發起脾氣,輪到她作答時,硬是不答,只是皺著眉頭。其他孩子見狀,紛紛急躁地幫我叫Hui 應答,從勸導變成叫罵,Hui 則是眉頭緊鎖、漸漸低下頭。進行了這樣一陣子凌亂的口說練習後,真的覺得沒辦法,只好請其他義工來幫忙,百般詢問下,才知道她身體不舒服、想睡覺。想起剛剛硬是把她拉起床的自己,覺得有些愧疚,對於每個孩子不舒服時會如何表達、生氣是為了什麼事情、彼此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爭執……等等,都需要很敏銳的觀察力、耐心和愛心,才能夠深入他們的心靈吧? 我還需要多多磨練一下自己,希望之後不要再像今天一樣,急著要孩子完成作業,而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

另外想說說一位學前班的孩子—Sarini。她是一個非常聰明、努力的孩子,在學前班的表現非常出色,和我的華語對話也很流暢,在過去幾天裡,是我的得力小助手。然而今晚在幫學前班練習英文聽寫時,Sarini卻在“basket”這個單字上遇到瓶頸,一直學不起來。當其他孩子都練習完聽寫開始休息時,她的眼淚嘩就掉了下來。我緊張的丟下白板筆蹲到她面前,問她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當我問到「很難嗎?」的時候,她吃力地點了點頭。

我把Sarini 帶出教室,委託五年級的莉娜幫我顧小孩。在樓梯口,我緊緊抱著大哭的她,慌張之下,只好像哄嬰兒睡覺一樣拍拍背、輕輕晃著,然而她還是不斷啜泣。想到小時候,母親總在我睡不著、難過、害怕時唱一首兒歌哄我,我就會乖乖地變安靜,於是索性開口唱這首「小白船」,唱到第三遍時,她漸漸安靜了,只剩下急促的呼吸。

後來我抱著她,跟她說我下午教書的挫折、初來馬來西亞時的緊張、語言學習的困難等等,她漸漸對我敞開心房,願意抬頭看向我。我覺得特別能理解這個孩子的心情,我和她一樣從小就很好強,不喜歡輸給別人的感覺,也曾經因為總是學不會一兩個觀念或字詞,哭得一塌糊塗。或許因為如此,她才願意信任我,抱著我大哭吧?

記得母親總是在我因為好勝而跌倒時,摸摸我的頭,告訴我:「真的那麼想要,就想辦法做好」。所以我也同樣這麼問她:「想再試試看嗎?」

九點三十分,已過了他們就寢的時間,Sarini 堅持地坐在教室裡練習聽寫,心情平靜下來的她,一下子就學會了所有單字,不過心情過於激動,還不願意去睡覺。拿了龍貓的著色畫給她,放著久石讓的音樂,終於看見她的笑容了。

今天教學屢屢受挫,不過最後能換來她的笑容,真的覺得都值得了。

-

附錄:

明日進叢林,停刊3-4天喔!

附錄2:

今天初嚐紅毛榴蓮,吃了第一口後,覺得酸酸甜甜的,口感一絲一絲的,甚是特殊。挖起第二口,發現有個什麼東西在蠕動, 仔細一看是隻蛆……

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吃紅毛榴蓮了。

day-9-b day-9-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8-a

【Day9】

今早隨著第二批助學團從吉隆坡出發,仍然顛簸的山路,仍然昏睡的我,不一樣的是,當漸漸接近中心時,卻有一種平靜、熟悉的感覺。

九天前進入這個中心時,裡頭都是陌生人,內心既興奮又害怕,那時我勉勉強強擠出笑容,看向躲在樹後羞澀的孩子們,對他們揮揮手,他們只是轉身逃跑。今日一進入中心,孩子們就熱情地對我揮手,叫道:「小雙姊姊!」「Cikgu!Cikgu!(老師)」同團的團員說,他們揮手孩子都不理,原來是在等老師。從陌生到熟悉,除了心裡竊竊的成就感外,更多的是他們給我很溫暖的歸屬感。

在分派食物時,我看見那八位原先一句華語都不會說的孩子,對著義工們說「謝謝」時,真的非常非常激動!原來不只是在課堂上,他們是真的學會了、會運用在生活裡了,跟一位陌生人道謝,對害羞的他們來說,是很大的一個突破吧?英文學了那麼久的我,和人用英語聊天依然會緊張、會思考很久後才開口,何況是只學了一週的他們!難怪大家都說,小孩子的語言能力都很好。

在中心發放完餅乾後,便驅車前往山寨(這次去的是兩個較為深山的村落)。路途崎嶇陡峭,我們下了巴士,換成四輪驅動車,分批上山。這是我第一次站在卡車後面走這麼陡的路,路面凹凸不平,不規則的凹槽內,還會有大大小小的石頭,若不慎碾過,車輪就會被卡住,所有人就要下車步行,等待車子重新「爬出來」,感覺自己坐的是越野車。路面不平時,膝蓋要像彈簧一樣,兩腳開開、雙手抓穩,才不會晃得東倒西歪;路面平穩時,車速較快,還要注意頭上兩旁的樹枝、樹葉、曬衣繩,時不時要蹲下、低頭,感覺自己像是「馬力歐」。

抵達村落,孩子們一樣靦腆、一樣笑容滿面,不過今日的午餐是分成小組到各家去吃。這種感覺很像是以前去貧民窟做家庭探訪,坐在他們小小的屋子裡,吃他們的、喝他們的。不過氛圍上就差很多,以前去貧民窟時,氣氛凝重,家長們會利用時間去為自己的家庭爭取更多資源;而今日,原住民家庭則只是坐在一旁,笑著看我們用餐。或許可以說是民族風格不同,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基金會經營模式的不同。

短短的九天,對自己的思想和生命衝擊很大,很喜歡這裡、很心疼他們、也很崇拜很嚮往蘇牧師和美嬌傳道所做的一切。

希望在未來的20天裡,能有更多看見。

-

附錄:

週二即將入住吉蘭丹州的山寨,體驗叢林生活。

通訊及網路會消失,因此會停刊約三到四天。
附錄2:

我今天在山寨看到山豬!兩個月大的山豬寶寶!!

真的好喜歡牠  :D

day-8-b day-8-c day-8-d day-8-e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7-a

【Day7】

生活中的10件小事:

1.第二間馬桶要快速的壓好幾次(而且不能壓到底,要剛剛好中間),然後用力壓到底一次,它才會沖水。

2.沒有熱水,洗澡水冰到不行,如果要熱水要自己“煲”,帶進去調溫度。

3.這裡像是果園、動物園?各種果樹都有,還可以在路上看到野生火雞、公雞、鴨、鵝,今早還在廚房看到一隻完整的、剛被原住民獵殺的山豬。

4.野生猴子會偷後山的水果,要拿小型炸彈「炸」猴子,時不時會在房裡聽見爆炸的聲響。(不會傷害到猴子,嚇牠們而已)

5.今日在「果園」撿到榴蓮,現場剖開吃了,很好吃。

6.Sabah果(山釋迦)長得很像榴槤,但不是榴蓮;紅毛榴蓮名為榴蓮,但也不是榴蓮…

7.阿嬌養了一窩蜜蜂,那天她拉住我直接掀開,蜜蜂到處跑,嚇死了。不過蜜蜂不蟄人,她還讓我手伸進去挖一口蜂蜜,第一次吃新鮮蜂蜜,比市面上的不甜、多了一股微微的酸味。

8.房間的電扇不會擺頭,直接往頭上吹,只得在床鋪上掛大毛巾和一堆衣服擋風,山地的夜晚到清晨很涼爽,大概是在台北開除溼的溫度?

9.室友的早餐飲料秘方:三合一咖啡+一大匙MILO

10.叫小孩起床,說了「起床」、「wake up」、還叫了每個人的名字,都不醒,一說woke(原住民語的wake up),通通爬起來了,好像小動物。

-

附錄:

先不做美食清單了,改成生活在馬來西亞第一週,統整的部分小趣事。

今天不是長文!看起來是不是比較輕鬆?:)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6-a

【Day6】

這兩日工作開始變得繁雜,固定會教的是8個幼兒園孩子、一些下午會去教三年級寫作業、晚上是學前班或五年級,感覺自己快要變成全科老師了。今天早晨又多了一項待辦工作:幫牧師的翻譯稿刊物校對。我看字的速度很慢,但是這疊初稿總共有80頁,且是充滿字的A4大小,看來接下來有得忙了。

昨日夜晚,三年級作業尚未寫完,有一本馬來文作業,我一個字都看不懂,只得拿一本給潔美幫我改,改完後我再逐字用「核對」的方式改剩下來的幾本。夜晚坐在小教室裡,只剩下鉛筆摩擦紙面的聲音,突然一個孩子問我:「小雙姊姊~你會簽名嗎?」「嗯?會呀!」「可以幫我簽名嗎?」芙蘿拉怯生生地問我,「當然!」我開心地答應了。原以為是像以前去花蓮那樣子:小孩們都會想要大哥哥大姊姊的簽名留作紀念,然而回頭一看,原來是本聯絡簿。簿子上寫著大大的兩行字:老師、家長。我很順理成章地簽了老師的欄位後,遞還給她。她瞪著雙大大的眼睛望向我說:「姊姊你簽錯了,是另外一個。」

潛意識地覺得自己是老師,忘記他們離開自己的父母出來念書了,於學校而言,現在我們就是孩子的「家長」。想起有次也是給三年級檢查作業時,看到他們的日記本,題目是:寫張便條給媽媽,告訴他你要和朋友去踢球。日記的內容是這樣寫的:「媽媽,我(…略)請您不必擔心,我會在七點前回家。」

不論是聯絡簿或是日記,都讓我感到特別心酸,不知道當他們在寫這篇日記時,天真的腦袋裡會想些什麼?

嬌姐說,原住民的小孩很能忍,拔牙拔到頭被拉起來、手指被單車鏈條割斷,都不會哭,如果他們哭了,那就是真的很痛很痛。聽說把孩子們從山寨接出來時,大部分都會落淚,想見得這對他們來說,真的很痛很痛。

那待了一陣子以後,不再哭的他們還是很想家吧?會很難過嗎?會不會學校每提到一次爸爸媽媽,他們就受傷一次?還是…我把他們想像得太脆弱了?心中的疑問很多,不知在日後的二十幾天內,能不能找出答案。無論如何,希望他們能有快樂健康的童年。

-

附錄:
明日下山前往馬六甲準備看演出(詳細等兩天後文章!),在八打靈住兩晚後,將隨下一批助學團再次上山。

附錄2:
今天去學前班下課,已經認識我的小孩開心地跑來拉著我的衣角,覺得好幸福啊!

day-6-b day-6-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5-a

【Day5】

今早起大霧,稜線都不見了,像是摘掉眼鏡後的世界。山區天氣涼爽,不開電扇也得穿件薄外套,都快忘記台北的炎熱了。一早睏倦地走去倒水時,恰巧看見遲到的幼兒園孩子們,穿戴整齊,列隊準備上小巴士。嬌姐像是他們的媽媽一樣,心急如焚地趕他們上車,好像遲到的人是自己一樣。

在中心的這群孩子,來自兩個不同的民族:瑟邁(Semai)、特米雅(Temiar),好幾個不同的村落。大約二十年前,蘇廣成牧師、劉美嬌傳道等人,發現了他們並進入山寨教原住民種菜、唸書,也為他們裝水電、挖人工湖泊 (關於他們的故事未來有機會也會寫出來,暫且略過)。原住民們沒有教育的概念,生活很傳統,牧師傳道們花了好一陣子的功夫才說服他們讓孩子去受教育。

為了讓原住民在受教育的同時,不失去他們原有的文化、宗教和語言,於是決定將他們送入華語小學,並成立了GTTP教育中心(Gospel to The Poor)。孩子們5、6歲就從山寨中被送出來,一起住在中心裡,讓這裡的教師們幫他們補習基礎的華語、英語、馬來語,以便他們進入華小後,能夠盡量跟上進度。然而這對他們來說想必非常辛苦吧?小小年紀就離開家裡,早上上幼兒園、下午又要上課、久久才能回家一次……中心剛成立不久時,還是有許多原住民不信任這裡,私自把孩子帶回家,也有些孩子因為跟不上進度,進華小後會逃學,導致曠課節數過多被退學……狀況很多的。

漸漸步上軌道後,我來的這個時期,中心的機制已經很成熟。對孩子們、志工們來說,我想這裡就像是第二個家庭。教育不單單侷限於教科書上,舉凡禮儀、衛生、整潔、健康、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孩子們都要學,我們都要教,就像是父母把小孩帶大的感覺吧?(雖然我只待一個月)

在某次和嬌姐一起去送點心給華小的孩子時,她說:「我們會送點心來,因為這個時間華小的小孩會來食堂買東西,但是我們不讓他們去食堂的,要錢啊!所以會自己統一買好食物送過來。」她指著食堂旁的大垃圾桶說:「我們的小孩剛從山寨出來,還不懂,常常去垃圾桶翻華人吃剩的東西吃,因為他們很珍惜啊!」聽了真的覺得很心疼。這件事情他們教了很久,孩子才明白不能去吃垃圾桶裡的食物。後來還會有華人乾脆把吃剩的食物,直接端過去給原住民孩子,問他們要不要吃?嬌姐說這個也教了很久,才讓他們拒絕。(我想,除了衛生外,還有一部份是要保留一些立場和尊嚴吧?)

待過幾個月的孩子,都懂得自己洗碗、撿垃圾、把用過的東西收整齊才離開、也從不漏掉謝謝和再見。想起曾在台灣教過的小孩,真的是天壤之別,上述的東西一樣都不會(還會不停地頂嘴、排擠同儕、拿教具打架)。總覺得自己也在學習呢,不知不覺間,我的書桌也變得異常整齊 ; 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摺棉被,絕不拖延 ; 洗澡、刷牙、洗碗都變得很省水,能快就快、能關就關……無形之中,多了一些細微的觀察和謹慎,暗自想道:我以後也要這樣教我的孩子。

-

附錄:
每天發生的事情都太多了!所以偶爾會有像今天這樣的主題式紀錄~

也會把發生的一些事情先記下來,等到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講,所以可能各位看到的不一定是當天發生的事喔!:)) 懇請繼續關注這系列

附錄2:

今天幼兒園辦開齋節(穆斯林的重大節日,其實已過了好幾星期)餐會,邀請「家長」們參加,於是我跟著其他教師一起去了!吃了很多傳統食物,也看到大人小孩穿著傳統服飾。幼兒園教師知道我是台灣來的後,便全部跑來找我拍照,一瞬間變成明星了!

(馬來西亞過華人的農曆新年、穆斯林的開齋節、印度人的屠妖節等,所以假期很多喔!)

day-5-b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4-a

【Day4】

這裡像個大家庭,有人做菜、有人打掃、一起吃飯、唱歌、也偶爾圍著桌子喝咖啡聊天。漸漸適應生活,也喜歡上這個地方。

昨天是第一天教書,潔美帶我去逛了一圈教室、到儲藏室備妥教材及教具後,他寫下了八個小孩的名字:Roslina, Maliki, Syafiq, Abok Salme, Amil, Azuraina, Merlin, Hui,叫我趕緊背起來。我們看外國人(無論是洋人、黑人),會覺得都長得很像,就如他們看我們一樣,短時間內看著幾十個濃眉大眼的小孩,從中尋獲出八個人,就已經很困難了,何況還要配對上名字。

潔美和我一同教這八個孩子,她用名字的順序安排座位,邊上課時就邊背起了孩子們的名字,這真是一個很聰明的辦法,看著座位就能對照臉、從腦還中搜索出一個名字放上去。約莫過了十分鐘,她問我:「背起來了嗎?我差不多了。」此刻我真的感到由衷佩服,我連八個名字都還沒記熟呢!

由於我不會馬來文跟原住民語,和小孩有嚴重的語言隔閡,因此在課堂上我幾乎沒辦法插手,只做了些協助的工作。潔美在教小孩語言時,一句話會用三種語言教:馬來文、英文、中文。這種混合性的教學得以讓人窺見馬來西亞的文化,多元的民族和複合式的語言。幾天前還在想,為什麼他們的英語、華語中,都會參雜著馬來文或粵語,現在倒明瞭了。

先練習了口說(基本會話)、接著給他們做龍貓的塗鴉後就是休息時間,吃點心、吹泡泡,我拿著相機喀擦喀擦地拍,孩子好奇地湊過來看,我讓他們看看自己的樣子,一群人就笑得合不攏嘴。擺出各式各樣的pose讓我拍,害羞的他們一下子就自信了起來,真可愛。睡過午覺後課程就結束了。

昨天一直在想,自己好像都做不了什麼,語言總要靠潔美翻譯,只能比手畫腳地和孩子溝通,其實挺無力的吧!不過所幸孩子們都很熱情,還是願意接納我這個異鄉人。

原本是這樣的:一天的教書時間只有兩小時,且是和潔美一起負責。

但是今天突然變成只有我一個人負責幼幼班、並且還要再額外帶傍晚的三年級寫作業、晚上學前班的聽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整天都過得非常惶恐,特別是教幼幼班的時候,語言不通、又得從頭開始教,感覺自己被懸在半空中。情況迫使我整個早上都在練習馬來語和原住民語,臨時抱佛腳過後,現在已經學會一部份的基本會話,能夠在課堂上以隻字片語帶動氣氛,不過仍然時不時請潔美幫我翻譯,真是非常挑戰,看來這個月都得花語言的功夫了。

順帶一提,馬來西亞的英文口音對台灣人來說很難懂,因為會參雜著馬來話的味道在裡面,每個音節的重音都往下,母音會發很重、氣音幾乎不見的感覺。像是arrow, apple等辭彙,通常會張開嘴巴念,但是這邊的唸法嘴巴會呈現念ㄟ的音,並且把尾音往下抑,類似:ㄟˇ 若!ㄟˇ ㄆㄡˋ!

下午帶幼幼班時,教會他們Aa這個字母,並複習了英、馬、中的基本會話,給他們吃從台灣來的棒棒糖後,他們開心地跑來玩我的頭髮、幫我編辮子、拆掉、再編更大的辮子,一群人圍著我一顆頭繞來繞去。

傍晚教的三年級,多半能正常用華語溝通,主要是教他們寫作業。他們的作業量比我想像中要多得許多,涵括:華語、馬來語、科學、生活科學、健康教育。關於健康教育的部分,他們對身體自主的概念其實是很模糊的,因此要解釋「為什麼不能讓陌生人摸你的私密部位?」這個題目,就花了我好多時間講:身體、私密部位是什麼、性騷擾……之類的。這真的非常非常難教,而且其實在華人的教育裡,「性」一直是避而不談的問題。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長大,我還得開口教一群三年級的孩子這些,內心真的挺尷尬的,不過還是說出口了!因為想起姊姊說的,這些是「必須學的」。

晚上教四個學前班孩子聽寫,他們學習能力很好,一小時就能倒背如流了,行程沒有delay,超乎想像的順利。

今日下滂沱大雨,空氣、拖鞋、房間地板都濕濕的,蟲子也都飛進來避雨,我好像漸漸比較習慣與蟲為伍了。

-

附錄:
今天拿出糖果請室友吃,他們說:「哇!台灣來的糖果啊?」「恩對呀!咦…不對耶…是日本」

才發現我千里迢迢搭飛機來的眾多糖果們,只有一包是台灣出產。

附錄2:

教大家馬來話的12345

1 satu 撒度

2 dua 讀餓

3 tiga 底各

4 empat ㄜㄇ 怕ㄊ

5 lima 離ㄇˋ

day-4-b day-4-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