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歡迎參加2018貴州助學團》

20180630a2

親愛的朋友:

您好!

感謝善心朋友對“祝福文化助學計劃”的支持 。

為了讓捐助者親身考察貧困農村的生活以及確保助學金真正落到貧困學生手中,祝福文化每年
都會率領助學者探訪不同地區的受助學生。

今年10月19日至27日,祝福文化將組織助學團探訪中國貴州山區的學生。

我們在貴州的助學活動獲得貴州省僑聯和地方政府的支持,除了參加助學金發放儀式、與學生
面對面交流及探訪特別貧困的農民家庭之外,僑聯還為助學團安排了觀光活動。

觀光活動包括參觀一個古鎮、威寧草海、織金世界地質公園博物館等 。

以下是探訪團詳情:
探訪團行程:
由於航空公司不能一次提供足夠的機票給我們,所以探訪團只得分兩組方報名時請選A 或B 組。若其中一組額滿,就自動改去另一組 。

A 組 :
10月19日(星期五) 下午6.00 從 KLIA 1 出發 ( 當晚在廣州過一夜)。
10月26日(星期五)晚上 10.00 回到 KLIA 1

B 組 :
10月20日(星期六)早上08.55 從 KLIA 1 出發。
10月 26日(星期五)下午1.05 從貴陽出發 ( 當晚在廣州過一夜)
10月27日(星期六)下午5.00 回到 KLIA 1

團費:RM4500【包含往返國際和國內機票、機場稅、旅行保險、租車費、膳食(不包含機場內
飲食)、住宿(兩人共房,如要單人房,另加RM 500 )及捐贈物品 】

報名截止: 2018年9月15 日。但額滿了即停止開放報名 。
領隊: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
集合出發和解散地點:吉隆坡國際機場
有問題者,可聯繫竹筠016-6785022。

1. 有意參團者請點擊此鏈接填報名表格。

2.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016-6785022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20180630a4 20180630a5 20180630a3 20180630a1

善心的朋友,孩子們期待您的祝福,同時我們也祝福您!

祝福文化基金會志工 敬啟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9-a

【Day10】

十天的時間,開始和一些孩子漸漸熟悉,發現每個小孩不同的脾氣,和一些各自執著的小細節。

今日下午和晚上的教書都不大順利……

下午的八位孩童,我計畫讓他們先午睡30分鐘後進行課程,一開始哄他們上床睡覺就已是一大困難,想起其他義工的提醒:「不能太溫柔,他們會爬到你頭上」就設法讓自己嚴肅起來,收起笑容、直直盯著他們,冷淡地指著沙發,果真有用,一下子就躺好了。原本暗自挺開心的,好像自己終於成為一個既溫柔又有威嚴的老師,然而課程開始後,卻出了一些狀況。

Lee Suk Hui 不知為何,突然發起脾氣,輪到她作答時,硬是不答,只是皺著眉頭。其他孩子見狀,紛紛急躁地幫我叫Hui 應答,從勸導變成叫罵,Hui 則是眉頭緊鎖、漸漸低下頭。進行了這樣一陣子凌亂的口說練習後,真的覺得沒辦法,只好請其他義工來幫忙,百般詢問下,才知道她身體不舒服、想睡覺。想起剛剛硬是把她拉起床的自己,覺得有些愧疚,對於每個孩子不舒服時會如何表達、生氣是為了什麼事情、彼此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爭執……等等,都需要很敏銳的觀察力、耐心和愛心,才能夠深入他們的心靈吧? 我還需要多多磨練一下自己,希望之後不要再像今天一樣,急著要孩子完成作業,而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體和心理狀況。

另外想說說一位學前班的孩子—Sarini。她是一個非常聰明、努力的孩子,在學前班的表現非常出色,和我的華語對話也很流暢,在過去幾天裡,是我的得力小助手。然而今晚在幫學前班練習英文聽寫時,Sarini卻在“basket”這個單字上遇到瓶頸,一直學不起來。當其他孩子都練習完聽寫開始休息時,她的眼淚嘩就掉了下來。我緊張的丟下白板筆蹲到她面前,問她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當我問到「很難嗎?」的時候,她吃力地點了點頭。

我把Sarini 帶出教室,委託五年級的莉娜幫我顧小孩。在樓梯口,我緊緊抱著大哭的她,慌張之下,只好像哄嬰兒睡覺一樣拍拍背、輕輕晃著,然而她還是不斷啜泣。想到小時候,母親總在我睡不著、難過、害怕時唱一首兒歌哄我,我就會乖乖地變安靜,於是索性開口唱這首「小白船」,唱到第三遍時,她漸漸安靜了,只剩下急促的呼吸。

後來我抱著她,跟她說我下午教書的挫折、初來馬來西亞時的緊張、語言學習的困難等等,她漸漸對我敞開心房,願意抬頭看向我。我覺得特別能理解這個孩子的心情,我和她一樣從小就很好強,不喜歡輸給別人的感覺,也曾經因為總是學不會一兩個觀念或字詞,哭得一塌糊塗。或許因為如此,她才願意信任我,抱著我大哭吧?

記得母親總是在我因為好勝而跌倒時,摸摸我的頭,告訴我:「真的那麼想要,就想辦法做好」。所以我也同樣這麼問她:「想再試試看嗎?」

九點三十分,已過了他們就寢的時間,Sarini 堅持地坐在教室裡練習聽寫,心情平靜下來的她,一下子就學會了所有單字,不過心情過於激動,還不願意去睡覺。拿了龍貓的著色畫給她,放著久石讓的音樂,終於看見她的笑容了。

今天教學屢屢受挫,不過最後能換來她的笑容,真的覺得都值得了。

-

附錄:

明日進叢林,停刊3-4天喔!

附錄2:

今天初嚐紅毛榴蓮,吃了第一口後,覺得酸酸甜甜的,口感一絲一絲的,甚是特殊。挖起第二口,發現有個什麼東西在蠕動, 仔細一看是隻蛆……

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吃紅毛榴蓮了。

day-9-b day-9-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8-a

【Day9】

今早隨著第二批助學團從吉隆坡出發,仍然顛簸的山路,仍然昏睡的我,不一樣的是,當漸漸接近中心時,卻有一種平靜、熟悉的感覺。

九天前進入這個中心時,裡頭都是陌生人,內心既興奮又害怕,那時我勉勉強強擠出笑容,看向躲在樹後羞澀的孩子們,對他們揮揮手,他們只是轉身逃跑。今日一進入中心,孩子們就熱情地對我揮手,叫道:「小雙姊姊!」「Cikgu!Cikgu!(老師)」同團的團員說,他們揮手孩子都不理,原來是在等老師。從陌生到熟悉,除了心裡竊竊的成就感外,更多的是他們給我很溫暖的歸屬感。

在分派食物時,我看見那八位原先一句華語都不會說的孩子,對著義工們說「謝謝」時,真的非常非常激動!原來不只是在課堂上,他們是真的學會了、會運用在生活裡了,跟一位陌生人道謝,對害羞的他們來說,是很大的一個突破吧?英文學了那麼久的我,和人用英語聊天依然會緊張、會思考很久後才開口,何況是只學了一週的他們!難怪大家都說,小孩子的語言能力都很好。

在中心發放完餅乾後,便驅車前往山寨(這次去的是兩個較為深山的村落)。路途崎嶇陡峭,我們下了巴士,換成四輪驅動車,分批上山。這是我第一次站在卡車後面走這麼陡的路,路面凹凸不平,不規則的凹槽內,還會有大大小小的石頭,若不慎碾過,車輪就會被卡住,所有人就要下車步行,等待車子重新「爬出來」,感覺自己坐的是越野車。路面不平時,膝蓋要像彈簧一樣,兩腳開開、雙手抓穩,才不會晃得東倒西歪;路面平穩時,車速較快,還要注意頭上兩旁的樹枝、樹葉、曬衣繩,時不時要蹲下、低頭,感覺自己像是「馬力歐」。

抵達村落,孩子們一樣靦腆、一樣笑容滿面,不過今日的午餐是分成小組到各家去吃。這種感覺很像是以前去貧民窟做家庭探訪,坐在他們小小的屋子裡,吃他們的、喝他們的。不過氛圍上就差很多,以前去貧民窟時,氣氛凝重,家長們會利用時間去為自己的家庭爭取更多資源;而今日,原住民家庭則只是坐在一旁,笑著看我們用餐。或許可以說是民族風格不同,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基金會經營模式的不同。

短短的九天,對自己的思想和生命衝擊很大,很喜歡這裡、很心疼他們、也很崇拜很嚮往蘇牧師和美嬌傳道所做的一切。

希望在未來的20天裡,能有更多看見。

-

附錄:

週二即將入住吉蘭丹州的山寨,體驗叢林生活。

通訊及網路會消失,因此會停刊約三到四天。
附錄2:

我今天在山寨看到山豬!兩個月大的山豬寶寶!!

真的好喜歡牠  :D

day-8-b day-8-c day-8-d day-8-e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7-a

【Day7】

生活中的10件小事:

1.第二間馬桶要快速的壓好幾次(而且不能壓到底,要剛剛好中間),然後用力壓到底一次,它才會沖水。

2.沒有熱水,洗澡水冰到不行,如果要熱水要自己“煲”,帶進去調溫度。

3.這裡像是果園、動物園?各種果樹都有,還可以在路上看到野生火雞、公雞、鴨、鵝,今早還在廚房看到一隻完整的、剛被原住民獵殺的山豬。

4.野生猴子會偷後山的水果,要拿小型炸彈「炸」猴子,時不時會在房裡聽見爆炸的聲響。(不會傷害到猴子,嚇牠們而已)

5.今日在「果園」撿到榴蓮,現場剖開吃了,很好吃。

6.Sabah果(山釋迦)長得很像榴槤,但不是榴蓮;紅毛榴蓮名為榴蓮,但也不是榴蓮…

7.阿嬌養了一窩蜜蜂,那天她拉住我直接掀開,蜜蜂到處跑,嚇死了。不過蜜蜂不蟄人,她還讓我手伸進去挖一口蜂蜜,第一次吃新鮮蜂蜜,比市面上的不甜、多了一股微微的酸味。

8.房間的電扇不會擺頭,直接往頭上吹,只得在床鋪上掛大毛巾和一堆衣服擋風,山地的夜晚到清晨很涼爽,大概是在台北開除溼的溫度?

9.室友的早餐飲料秘方:三合一咖啡+一大匙MILO

10.叫小孩起床,說了「起床」、「wake up」、還叫了每個人的名字,都不醒,一說woke(原住民語的wake up),通通爬起來了,好像小動物。

-

附錄:

先不做美食清單了,改成生活在馬來西亞第一週,統整的部分小趣事。

今天不是長文!看起來是不是比較輕鬆?:)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6-a

【Day6】

這兩日工作開始變得繁雜,固定會教的是8個幼兒園孩子、一些下午會去教三年級寫作業、晚上是學前班或五年級,感覺自己快要變成全科老師了。今天早晨又多了一項待辦工作:幫牧師的翻譯稿刊物校對。我看字的速度很慢,但是這疊初稿總共有80頁,且是充滿字的A4大小,看來接下來有得忙了。

昨日夜晚,三年級作業尚未寫完,有一本馬來文作業,我一個字都看不懂,只得拿一本給潔美幫我改,改完後我再逐字用「核對」的方式改剩下來的幾本。夜晚坐在小教室裡,只剩下鉛筆摩擦紙面的聲音,突然一個孩子問我:「小雙姊姊~你會簽名嗎?」「嗯?會呀!」「可以幫我簽名嗎?」芙蘿拉怯生生地問我,「當然!」我開心地答應了。原以為是像以前去花蓮那樣子:小孩們都會想要大哥哥大姊姊的簽名留作紀念,然而回頭一看,原來是本聯絡簿。簿子上寫著大大的兩行字:老師、家長。我很順理成章地簽了老師的欄位後,遞還給她。她瞪著雙大大的眼睛望向我說:「姊姊你簽錯了,是另外一個。」

潛意識地覺得自己是老師,忘記他們離開自己的父母出來念書了,於學校而言,現在我們就是孩子的「家長」。想起有次也是給三年級檢查作業時,看到他們的日記本,題目是:寫張便條給媽媽,告訴他你要和朋友去踢球。日記的內容是這樣寫的:「媽媽,我(…略)請您不必擔心,我會在七點前回家。」

不論是聯絡簿或是日記,都讓我感到特別心酸,不知道當他們在寫這篇日記時,天真的腦袋裡會想些什麼?

嬌姐說,原住民的小孩很能忍,拔牙拔到頭被拉起來、手指被單車鏈條割斷,都不會哭,如果他們哭了,那就是真的很痛很痛。聽說把孩子們從山寨接出來時,大部分都會落淚,想見得這對他們來說,真的很痛很痛。

那待了一陣子以後,不再哭的他們還是很想家吧?會很難過嗎?會不會學校每提到一次爸爸媽媽,他們就受傷一次?還是…我把他們想像得太脆弱了?心中的疑問很多,不知在日後的二十幾天內,能不能找出答案。無論如何,希望他們能有快樂健康的童年。

-

附錄:
明日下山前往馬六甲準備看演出(詳細等兩天後文章!),在八打靈住兩晚後,將隨下一批助學團再次上山。

附錄2:
今天去學前班下課,已經認識我的小孩開心地跑來拉著我的衣角,覺得好幸福啊!

day-6-b day-6-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5-a

【Day5】

今早起大霧,稜線都不見了,像是摘掉眼鏡後的世界。山區天氣涼爽,不開電扇也得穿件薄外套,都快忘記台北的炎熱了。一早睏倦地走去倒水時,恰巧看見遲到的幼兒園孩子們,穿戴整齊,列隊準備上小巴士。嬌姐像是他們的媽媽一樣,心急如焚地趕他們上車,好像遲到的人是自己一樣。

在中心的這群孩子,來自兩個不同的民族:瑟邁(Semai)、特米雅(Temiar),好幾個不同的村落。大約二十年前,蘇廣成牧師、劉美嬌傳道等人,發現了他們並進入山寨教原住民種菜、唸書,也為他們裝水電、挖人工湖泊 (關於他們的故事未來有機會也會寫出來,暫且略過)。原住民們沒有教育的概念,生活很傳統,牧師傳道們花了好一陣子的功夫才說服他們讓孩子去受教育。

為了讓原住民在受教育的同時,不失去他們原有的文化、宗教和語言,於是決定將他們送入華語小學,並成立了GTTP教育中心(Gospel to The Poor)。孩子們5、6歲就從山寨中被送出來,一起住在中心裡,讓這裡的教師們幫他們補習基礎的華語、英語、馬來語,以便他們進入華小後,能夠盡量跟上進度。然而這對他們來說想必非常辛苦吧?小小年紀就離開家裡,早上上幼兒園、下午又要上課、久久才能回家一次……中心剛成立不久時,還是有許多原住民不信任這裡,私自把孩子帶回家,也有些孩子因為跟不上進度,進華小後會逃學,導致曠課節數過多被退學……狀況很多的。

漸漸步上軌道後,我來的這個時期,中心的機制已經很成熟。對孩子們、志工們來說,我想這裡就像是第二個家庭。教育不單單侷限於教科書上,舉凡禮儀、衛生、整潔、健康、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孩子們都要學,我們都要教,就像是父母把小孩帶大的感覺吧?(雖然我只待一個月)

在某次和嬌姐一起去送點心給華小的孩子時,她說:「我們會送點心來,因為這個時間華小的小孩會來食堂買東西,但是我們不讓他們去食堂的,要錢啊!所以會自己統一買好食物送過來。」她指著食堂旁的大垃圾桶說:「我們的小孩剛從山寨出來,還不懂,常常去垃圾桶翻華人吃剩的東西吃,因為他們很珍惜啊!」聽了真的覺得很心疼。這件事情他們教了很久,孩子才明白不能去吃垃圾桶裡的食物。後來還會有華人乾脆把吃剩的食物,直接端過去給原住民孩子,問他們要不要吃?嬌姐說這個也教了很久,才讓他們拒絕。(我想,除了衛生外,還有一部份是要保留一些立場和尊嚴吧?)

待過幾個月的孩子,都懂得自己洗碗、撿垃圾、把用過的東西收整齊才離開、也從不漏掉謝謝和再見。想起曾在台灣教過的小孩,真的是天壤之別,上述的東西一樣都不會(還會不停地頂嘴、排擠同儕、拿教具打架)。總覺得自己也在學習呢,不知不覺間,我的書桌也變得異常整齊 ; 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摺棉被,絕不拖延 ; 洗澡、刷牙、洗碗都變得很省水,能快就快、能關就關……無形之中,多了一些細微的觀察和謹慎,暗自想道:我以後也要這樣教我的孩子。

-

附錄:
每天發生的事情都太多了!所以偶爾會有像今天這樣的主題式紀錄~

也會把發生的一些事情先記下來,等到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講,所以可能各位看到的不一定是當天發生的事喔!:)) 懇請繼續關注這系列

附錄2:

今天幼兒園辦開齋節(穆斯林的重大節日,其實已過了好幾星期)餐會,邀請「家長」們參加,於是我跟著其他教師一起去了!吃了很多傳統食物,也看到大人小孩穿著傳統服飾。幼兒園教師知道我是台灣來的後,便全部跑來找我拍照,一瞬間變成明星了!

(馬來西亞過華人的農曆新年、穆斯林的開齋節、印度人的屠妖節等,所以假期很多喔!)

day-5-b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4-a

【Day4】

這裡像個大家庭,有人做菜、有人打掃、一起吃飯、唱歌、也偶爾圍著桌子喝咖啡聊天。漸漸適應生活,也喜歡上這個地方。

昨天是第一天教書,潔美帶我去逛了一圈教室、到儲藏室備妥教材及教具後,他寫下了八個小孩的名字:Roslina, Maliki, Syafiq, Abok Salme, Amil, Azuraina, Merlin, Hui,叫我趕緊背起來。我們看外國人(無論是洋人、黑人),會覺得都長得很像,就如他們看我們一樣,短時間內看著幾十個濃眉大眼的小孩,從中尋獲出八個人,就已經很困難了,何況還要配對上名字。

潔美和我一同教這八個孩子,她用名字的順序安排座位,邊上課時就邊背起了孩子們的名字,這真是一個很聰明的辦法,看著座位就能對照臉、從腦還中搜索出一個名字放上去。約莫過了十分鐘,她問我:「背起來了嗎?我差不多了。」此刻我真的感到由衷佩服,我連八個名字都還沒記熟呢!

由於我不會馬來文跟原住民語,和小孩有嚴重的語言隔閡,因此在課堂上我幾乎沒辦法插手,只做了些協助的工作。潔美在教小孩語言時,一句話會用三種語言教:馬來文、英文、中文。這種混合性的教學得以讓人窺見馬來西亞的文化,多元的民族和複合式的語言。幾天前還在想,為什麼他們的英語、華語中,都會參雜著馬來文或粵語,現在倒明瞭了。

先練習了口說(基本會話)、接著給他們做龍貓的塗鴉後就是休息時間,吃點心、吹泡泡,我拿著相機喀擦喀擦地拍,孩子好奇地湊過來看,我讓他們看看自己的樣子,一群人就笑得合不攏嘴。擺出各式各樣的pose讓我拍,害羞的他們一下子就自信了起來,真可愛。睡過午覺後課程就結束了。

昨天一直在想,自己好像都做不了什麼,語言總要靠潔美翻譯,只能比手畫腳地和孩子溝通,其實挺無力的吧!不過所幸孩子們都很熱情,還是願意接納我這個異鄉人。

原本是這樣的:一天的教書時間只有兩小時,且是和潔美一起負責。

但是今天突然變成只有我一個人負責幼幼班、並且還要再額外帶傍晚的三年級寫作業、晚上學前班的聽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整天都過得非常惶恐,特別是教幼幼班的時候,語言不通、又得從頭開始教,感覺自己被懸在半空中。情況迫使我整個早上都在練習馬來語和原住民語,臨時抱佛腳過後,現在已經學會一部份的基本會話,能夠在課堂上以隻字片語帶動氣氛,不過仍然時不時請潔美幫我翻譯,真是非常挑戰,看來這個月都得花語言的功夫了。

順帶一提,馬來西亞的英文口音對台灣人來說很難懂,因為會參雜著馬來話的味道在裡面,每個音節的重音都往下,母音會發很重、氣音幾乎不見的感覺。像是arrow, apple等辭彙,通常會張開嘴巴念,但是這邊的唸法嘴巴會呈現念ㄟ的音,並且把尾音往下抑,類似:ㄟˇ 若!ㄟˇ ㄆㄡˋ!

下午帶幼幼班時,教會他們Aa這個字母,並複習了英、馬、中的基本會話,給他們吃從台灣來的棒棒糖後,他們開心地跑來玩我的頭髮、幫我編辮子、拆掉、再編更大的辮子,一群人圍著我一顆頭繞來繞去。

傍晚教的三年級,多半能正常用華語溝通,主要是教他們寫作業。他們的作業量比我想像中要多得許多,涵括:華語、馬來語、科學、生活科學、健康教育。關於健康教育的部分,他們對身體自主的概念其實是很模糊的,因此要解釋「為什麼不能讓陌生人摸你的私密部位?」這個題目,就花了我好多時間講:身體、私密部位是什麼、性騷擾……之類的。這真的非常非常難教,而且其實在華人的教育裡,「性」一直是避而不談的問題。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長大,我還得開口教一群三年級的孩子這些,內心真的挺尷尬的,不過還是說出口了!因為想起姊姊說的,這些是「必須學的」。

晚上教四個學前班孩子聽寫,他們學習能力很好,一小時就能倒背如流了,行程沒有delay,超乎想像的順利。

今日下滂沱大雨,空氣、拖鞋、房間地板都濕濕的,蟲子也都飛進來避雨,我好像漸漸比較習慣與蟲為伍了。

-

附錄:
今天拿出糖果請室友吃,他們說:「哇!台灣來的糖果啊?」「恩對呀!咦…不對耶…是日本」

才發現我千里迢迢搭飛機來的眾多糖果們,只有一包是台灣出產。

附錄2:

教大家馬來話的12345

1 satu 撒度

2 dua 讀餓

3 tiga 底各

4 empat ㄜㄇ 怕ㄊ

5 lima 離ㄇˋ

day-4-b day-4-c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3-a

【Day3】
昨晚下了一場大雨,今早起床路面溼滑,但空氣很清晰。
這裡的生活步調很緩慢、規律,七點起床、八點用餐、十點給孩子送點心,正午接幼兒下課,吃過中餐後,兩點開始教書到四點,晚餐六點半開始,其餘時間都是自由的。所以基本上我的工作時間只有下午的兩個鐘頭,非常少、也很輕鬆(我們的工作算是課後補習,非正課,所以時數少)。除了教書外,主要就是幫忙打掃、做菜、接送小孩、洗碗、曬衣服……所以經過了一天,感覺自己比起教書,更像是來體驗山地生活的,雖有些失望,不過好像會收穫不一樣的東西吧?畢竟教孩子的機會很多,但是親密接觸異文化的機會很少。

今早阿嬌姊姊帶著我逛中心的後山,這真的非常挑戰自我,因為我最怕的東西就是蟲。不過入境隨俗嘛,穿著一雙夾角拖、破洞的牛仔褲、短袖的T恤就硬著頭皮走上去了,越往上走草越長,濕漉漉的草刮到腳踝時,我總是神經質的彈開,真是痛苦萬分……。中心的後山像個大果園,幾乎什麼熱帶水果都有,先看到一個長長的花架盤滿藤蔓,長著一粒粒青色的百香果,一路上充滿了香氣。再來看到一顆偏矮的大樹,樹枝上掛著很多花色的布,掀開一看原來是菠羅蜜,第一次看見長在樹上的菠蘿蜜,它比我想像中要大得許多。繼續走下去還有鳳梨、柑橘、紅毛榴槤、榴槤、SABA果、人生果、黃椰、山竹……等,也在路上看到野生的火雞。

值得一提的是,阿嬌姊姊帶我去看他養的蜂窩,如前所說,我非常怕蟲,會飛的當然也受不了。他拉著我接近那一窩蜜蜂,當場掀開蓋子,蜜蜂到處亂飛,他一直強調那些蜜蜂不會咬人,並把手指戳進蜂窩裡、挖了一口蜜吃。她鼓吹我也試試,不知哪來的勇氣,竟真把手指放進去了!那是我第一次吃新鮮的蜂蜜,比一般市面上的濕、不那麼甜、稍稍帶一點酸味。

回到中心後,看到一隻被原住民獵殺的山豬,完整地躺在廚房裡。希望他不要是我的午餐……

中午時分跟著兩位志工一起去接幼兒園的孩子下課,昨天才來,他們可能還對我不那麼熟悉,在小巴士上都不坐我旁邊,直到漸漸坐滿,一個女孩才害羞地坐過來。下午上過課(課程部份留到明天詳述)、吃過晚飯後,我主動開始和其他年級的孩子對談(上過華小,即一年級以上的孩子都會說華語),他們漸漸對我敞開心房,不那麼害羞了。教他們唱了兩首中文兒歌、和他們一起散步……一個晚上的時間,有些孩子就願意主動抱我、拉著我的衣服走路,挺有成就感的。
-
附錄:
洗澡水是冷的,不對,是冰的。於是我洗澡時總會邊小跑步邊沖水。
附錄2:
明日會一併提到今天和孩子上課的情況,今天重點比較著重於環境介紹~
之後應該也會更詳細說到環境、還有我的生活模式:)要繼續關注這個系列喔.

day-3-d day-3c day-3d

《祝福文化義工日誌》 / 葉雙

day-2

【Day2】
清晨五點三十分,天未亮,我們收拾行李離開旅店。在祝福文化基金會的大門前集合完畢後,我跟著助學團搭巴士前往勞勿。

從吉隆坡到勞勿約120公里,而我的宿舍(即教育中心)到原住民的山寨又需花上一小時,幾乎整個早上都在巴士上度過。路程顛簸,近期熬夜累積的疲乏、加上旅途的勞累,不久後我便昏昏沈沈的睡去。

半夢半醒間,隱隱約約聽見有人說到了,努力睜開眼睛,周遭已然變成完全不同的景致……

和想像差不多的是:很多很多的大樹,榴槤、棕櫚、和許多叫不出名字的熱帶種,以及藍得不像話的天空。接著看見滿山跑的雞和狗,團員告訴我,這些雞和狗不是他們養的,是他們的朋友。尾隨一隻活潑的公雞一蹦一跳來到村落,竟親眼看見地理課本上介紹的「杆欄式建築」,內心還是挺激動的!

我們參觀他們的房子時,原住民總是露出驕傲的神情歡迎我們,炫耀著自己一手打造的家(據說他們的房子蓋起來大概是花三週的時間、3萬台幣左右)。整棟房子都是用竹片、木頭打造,第一次進去,往腳下一看,只有薄薄一層竹片,幾乎是透光的。一個人移動,整個屋子都會跟著搖擺,真的很怕我們的震動會讓它坍塌,不過這麼輕薄的屋子倒是很堅固,絲毫不受一點影響。

一位團員指著屋內擺放整齊的衣服告訴我,他們特別珍惜這些衣服,通常都只穿一件不更換,穿到破掉、爛掉後,才換下一件,所以衣櫃上的衣服才會如此整齊乾淨。屋內傢俱不多,大概就只有柴火、衣服、鍋碗瓢盆等生活必需品,看著這些,不免覺得30天旅行帶28公斤行李的我,顯得過份誇張。

參觀完畢,我和助學團、乾媽、朋友們道別,跟著牧師和我的室友獨自前往教育中心。我和另外兩位志願教師同房,他們都是當地人。宿舍簡單乾淨,有自己的置物空間、床和桌子,堪稱舒服。

其實很不適應也很想家,給自己一週調適吧!希望漸入佳境。
-
附註:
我覺得自己超沒國際競爭力的@@
我身邊的華人各個精通華語、英語、馬來語、粵語,然後我只會講華語跟英語……
附註2:
明天開始教小朋友,我負責5、6歲的小孩各四個,偶爾協助三年級課後補習(好像是這樣吧?)

day-2-c day-2a day-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