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個案八】

2017.9.21 三都縣

韋廣翠,一個陽光、愛笑的女生。

今年高三的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母親在她三歲時就去世了。五歲那年,父親到外地打工,她就和年長三歲的姐姐以及爺爺一起生活。靠父親的收入是不夠過活的,還好國家有低保政策,也就幫補著過日子。箇中辛苦,自是不言而喻。

姐姐現就讀貴州民族大學,而她也在為高考衝刺。

『我原想畢業後就去打工,減輕家裡的負擔。但想想還是覺得應該把書讀好,這樣才能做更多事、幫到更多人。』她笑著說。

團員們給她打氣:或許現在會辛苦些,但一切會都會過去的。

是的,一定會過去的。

未來的日子,必將如她的笑容般——璀璨且亮眼。

_st_0376

_st_0375

_st_0388

_st_0387

_st_0377

【2017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個案七】

2017.9.21 三都縣

白貞成,雖然已19歲但卻仍很瘦小的少年。

白貞成的家在山區裡,雖然政府都把路鋪好,但還是得走上好一段才能抵達。

小路不太好走,遇水路滑,有些驚心。

白貞成和爺爺、父母同住。還有兩位哥哥,大哥在深圳打工,二哥在技術學院唸書。

父母親都務農,主要種葡萄。三都縣盛產葡萄,如成串珍珠般的翠綠水晶葡萄。可務農的都是靠老天爺賞飯吃,如收成不好,好比今年,就不好過冬了。再說,原本也就兩畝小田,其實掙不了多少錢。買點米還可以,孩子們的學費,還是得和親戚朋友借。

白貞成的大哥成績很好,但家裡這環境,也就不好再說唸書不唸書的。為了可以讓兩個弟弟繼續唸書,他高三畢業後放棄了升學,。

白貞成可說是意外來到這世界的。母親生了第二胎後就結紮,但農村醫療水平終究還是不高,手術沒做好,也就意外有了第三胎。超生是要罰款的,原本家裡就窮,徒添一筆債務更是雪上加霜。憶起往事,母親淚水簌簌落下,再也止不住。白貞成在旁,也陪著哭了起來。

『可孩子很懂事,看我難過就會安慰我。』她說。

『孩子孝順懂事,那是上天給你的禮物。』團員們寬慰著說。

母親很是欣慰地點著頭。

她擦淚水的動作很乾脆,彷彿在說:不管吃多少苦,都是值得的。

為了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_st_0320-1

_st_0336

_st_0342

_st_0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