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參加4月8–13日緬甸助學團

親愛的朋友:

您好!

祝福文化基金會閼將於4月8至13日組織助學團到緬甸探訪貧困學生。

過去,在軍政府時代,為免給當地的孤兒院及志願者帶來麻煩,我們都不敢組織助學者去探訪他們捐助的學生。現在緬甸比較開放,是組織助學者去探訪緬甸小朋友的時候了!
為了確保助學金確實到達貧困學生手中以及實地了解受助學生的生活情況,祝福文化基金會每年都會親自率領助學者探訪受助學生。

除了走訪孤兒院與學生面對面交流之外,我們還安排了仰光市區觀光活動及參觀珠寶、玉器、工藝品市場,同時讓團員見識緬甸的潑水節習俗。
以下是探訪團詳情:

探訪團行期:4月8—13日(星期六至星期四)
團費:RM3500【包含往返國際機票、機場稅、旅行保險、緬甸內陸交通、住宿(兩人共房,如要單人房,另加RM 600 )、內陸膳食(不包含機場內飲食)及捐贈物品 】
報名截止日期是:28/02/2017
集合出發地點:吉隆坡國際機場

由於當地條件的限制,我們將只錄取 40位團員 ,有興趣者請儘早報名。
有問題者,可電016-6785022。

1.有意參團者請點擊此鏈接填報名表格

2.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email protected]
ii. 支票/銀行匯票/郵政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祝福您

祝福文化基金會志工 敬啟
13/2/2017

探訪原住民村報告

久違了,陽光,及孩子們的笑容

文字/曾美雲
攝影/曾美雲、沈豈瑩

2017年1月7日下午,天氣晴朗。明媚的陽光,映現在久違晴天的原住民眼中,簡直就是“上天 的恩賜”。
祝福使者探訪團的38位團員,就在萬里晴空下,深入到吉蘭丹州話望生市山區的原住民村落裏去,探訪受到水災打擊的原住民。
這趟,我們帶著1.5噸的白米、罐頭煉奶、罐頭沙丁魚、食油、糖、鹽,還有天鵝牌愛心基金捐獻的20個書包以及鍾玉芬和王愛玲捐獻的500條棉被。
每年的12月,東北季候風都會帶來連綿豪雨。由於森林被濫伐、山坡沒有屏障,以致山洪滾滾而下;山村被洪水圍困,令原住民無法外出覓食,面對饑餓的困境。這種情況,令長期關懷原住民的“窮人的福音”創辦人蘇廣成牧師,十分擔憂;於是,對外求援就成為他唯一的辦法了。
在蘇牧師發出“求助信”之後,星洲日報基金會率先捐獻了9萬令吉的糧食。
大水退後,農作物被摧毀,重新種植尚須時日,原住民仍需外援。星洲日報基金會與祝福文化基金會各捐出1萬令吉 ,用以購買糧食賑濟4千多名原住民。
祝福文化基金會也組織了“祝福使者探訪團” ,向受災的原住民同胞送愛心。
載著祝福文化使者們的大巴士早上從吉隆坡出發。在半途中,蘇牧師就發了短訊:“天放晴了!你們可以安全進山。”
中午接近2點,我們的巴士抵達了森林邊緣的小村子。“窮人的福音”在事工阿義家裡準備了農家菜給大伙兒填肚子。當地的熱心人士鐵嫂還特別照顧13位素食團員,親自為他們烹調了可口的素食。
下午3點,由“窮人的福音”事工和從吉隆坡來的熱心朋友駕駛6輛四輪驅動車,只用了大約20分鐘 把團員送進了山區的其中一個比較靠近柏油公路的原住民村子。在過去的雨季,四驅車要在窟窿處處的泥濘路上巔簸爬行至少兩個小時,經歷險象環生,才能把糧食送到這個村子。
當我們抵達村裡的竹築民眾活動平台時,許多村民攜帶著各式各樣的塑料袋,在平台四周靜靜等候著,準備領取賑濟品。
原住民孩子懼怕陌生人,儘管他們盯著我們給他們帶去的餅乾和糖果,但卻膽怯的遠遠望著我們。直到他們熟悉的蘇牧師招呼他們排隊領取餅乾和糖果,孩子們才興奮地湧上來排隊。
義工們把賑災品擺好,然後恭敬地按分配的各類物品份量放入原住民的置物袋中。此次發給每戶原住民的物資包括白米1公斤、煉奶2罐、沙丁魚2罐、食油2包、白糖2包、鹽1包,還有棉被1條。
我們這一趟,分發了1.5噸賑災品給來自6個村子的164戶共800多名原住民。義工們駕四驅車載送住在比較偏遠的原住民來領取賑災品。
來領取賑災品的原住民,有兩位婦女因為甲狀腺亢進而脖子腫大得像一粒球 。義工曾送她們到政府的衛生所去看病,衛生所只開給她們加碘的鹽。
義工告訴我們,原住民若生病,是難以得到現代醫療的,所以巫術在原住民盛行,巫師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山裡的原住民與山外的城市人,住在兩個不同的世界。祝福使者探訪團,只是想讓原住民同胞知道,山外有很多人在關心著他們,願意與他們一起同舟共濟。

——————————
祝福使者探訪團名單:
蕭依釗、葉偉章、王寶珠、鄭金妹、吳善欣、丘瑞蓮、 許福英、 林美虹、黃秀琴、劉麗玲、林家泉、 陳淑竹、林秀玲、鍾玉芬、王愛玲、葛麗明、黃夏天、黃志源、黃海洋、徐莉嘉、余蕙妏、 張瑞雲、周筠軒、周芯亦、趙國耀、陳世雲、蕭日紅、林素瑞、鍾汶融、 沈豈瑩、葉金龍、高潤生、鄭彩雲、劉利水、劉曉欣、曾美雲、蕭竹筠、蕭竹彬。

————

圖1:兩名患甲狀線腫大的婦女,領取賑災品後坐在地上休息。

圖1:兩名患甲狀線腫大的婦女,領取賑災品後坐在地上休息。

圖2:偏遠地區的原住民領了賑災品後,準備回村子;大家滿載而歸,連心,也是滿滿的。

圖2:偏遠地區的原住民領了賑災品後,準備回村子;大家滿載而歸,連心,也是滿滿的。

圖3:祝福使者們與原住民及孩子們合照,以留住這特別的一天。

圖3:祝福使者們與原住民及孩子們合照,以留住這特別的一天。

好久以前曾看過一篇文案,

關於一朵花。

 

偶然的夜,

一張桌子、

三個人、

三張凳子、

十五杯冰啤酒。

 

觥籌交錯,

酒酣耳熱。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甚麼:

 

“與其不斷思考一朵花,

不如好好把花給種出來。”

 

其實並非原句,

但又有甚麼關係呢?

 

太少的思考是盲目;

太多的思考,

有時卻是絆腳石。

 

夜色妖冶,

酒杯碰撞聲鏗鏘起落。

 

啤酒,不是用來凝視的。

 

*

謹獻給所有

牽著夢想,

徜徉在自由國度裡的朋友們。

 

~葉偉章~

助念 /常妙法師

寧靜的清晨,手機鈴聲特別刺耳。在佛教團體任職的一位朋友來電:“法師,人死後,是不是8小時內都不能動他的身體?否則,他(亡者)會起嗔恨心?”

“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你家有事嗎?”

“父親因不堪長期受病痛折磨,趁我們外出工作時,懸樑自盡了!現在怎麼辦?”

“趕快先把父親放下來,讓他躺在床上,開始助念。我會安排蓮友們去協助助念。”

從上述簡短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看出,這位朋友即使在佛教團體任職,遇到突發事件也不知所措。

事實上很多佛教信徒都不真正懂得“正信佛教的葬儀”。很多時候都是“人云亦云”,沒有去尋根底。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總是慌亂失措。

單單圍繞“助念”,人們就可提出一籮筐的問題。例如:人死後,是否要助念8小時?是否真的不能碰觸亡者的身體,否則會讓亡者起嗔恨心?對於死於橫禍或因自然災害而罹難的人或客死他鄉的人,又要如何給予助念呢?一定要助念8小時嗎?助念一定要念“阿彌陀佛”聖號嗎?助念有一定的儀式嗎?助念有用嗎?可以用念佛機代替助念嗎?……等等問題。

許多高僧大德都曾對“助念”發表過很多高見,我在這裡就不贅述了。

有興趣者可以上網搜尋。有鑑於網路相關資料太多太雜,難以分辨真偽菁蕪。

謹此推薦以下網上貼文,供大家參閱:

(1)                弘一大師臨終法要

(2)                印光大師臨終助念三大要

(3)                星雲大師《僧事百講》系列-55 往生助念

(4)                聖嚴法師助念的意義

(5)                證嚴法師之助念觀

(6)                助念安心,超脫生死—中台世界

總之,“助念”的意義在於幫助臨終者,提起正念的心。幫助臨終者免除害怕、恐懼,不知死後往何處去?這時候,如果能給予佛法的開示與佛號的引導,有助於往生者消除或化解內心的恐懼不安。此時,他心裡彷彿找到了一個“死後的歸宿”,他會隨著眾人持續不斷的佛號聲,一起念佛,往生善道。

據《無量壽佛經》記載,阿彌陀佛在最初發願時,曾開殊勝方便:雖十惡五逆之人,於臨命終時,若遇善知識,說法安慰,教令念佛,至心令聲不絕,具足十念“南無阿彌陀佛”,即得往生彼佛淨土。可見,往生的開示與助念的重要與殊勝之處。

從臨終關懷、助念到告別式的參與,一路走來,我是邊走邊看邊學。過程中發現,其實“沒有一個固定的儀式”可稱之為“對”或“不對”,很多時候都需要“因地制宜、隨機應變”。

若舉行佛教儀式,則不能違背佛法的知見。例如:對於臨終的關懷乃至往生的助念,不管法師或居士都好,是不可主動向家屬索取“紅包饋贈”。事後,家屬主動給予做為“供養三寶”或為亡者做“功德”,則另當別論。身為佛弟子,不論出家或在家,皆應“以法布施,利樂有情”為先,而非“將佛法當買賣,做為個人謀生的手段”。

 

以上純屬個人淺見,與有緣人共勉。

 

要放開心量,以一切眾生為救濟的對象;

做一切事,修一切行,不為自己,而為眾生。

~六祖壇經~

有一群志工守护着原住民

15672591_10154893345533408_594661404434895367_n
为了支援这群志工,我正在发动祝福文化的朋友们关心原住民,并将组织探访团送粮到话望生原住民村,让原住民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很多人在关心他们,不会让他们孤军作战,他们没有被文明世界遗弃。
 
2016年12月2日,收到了原住民事工苏广成牧师的求助信:“连日大雨,以及当局禁止原住民进入森林保留区,导致山区的原住民缺乏粮食。文明世界遗弃了他们。
 
“近20年来,代木商滥伐森林,破坏了原住民的生活环境。
 
森林是原住民赖以维生的命脉,是他们的食物、草药、饮水等基本日常需求的来源,也是他们祖先族人葬身的地方。
 
“现在森林被砍伐,河流受污染,河里的鱼、林中的鸟兽、林子里的野果……,统统消失了。他们再也找不到山珍野味来果腹或拿到山外去卖钱来换取食物。
 
“东北季候风带来的大雨使情况恶化。泥泞的山路、被水冲断的桥、泥石流……使到我们很难运粮进山。洪水来袭,很多原住民可能被困在深山里好几个星期,甚至好几个月……“目前我们的事工可以到达4000名原住民的居地。我们拟赈济每个原住民以下物资:2罐沙丁鱼、2罐炼奶、2包1公斤庄食油、1公斤白糖、1公斤白米。
 
“希望星洲日报基金会在12月10日之前捐9万令吉给我们采购赈济4000原住民的米粮,以便我们在洪水围困原住民村之前把这些粮食送到他们手中。”
 
救灾如救火,灾情即命令。
 
3天后,我和同事赶到了吉兰丹州的话望生县镇。
 
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当地的一家超市。这家超市的经理在苏牧师多番争取下答应给我们特惠价。但他们一下子无法供应我们采购的全部粮食,我们只能先取10户人的粮食。
 
74岁的苏牧师亲自驾四轮驱动车载我们进山,到达一个比较靠近柏油路的山村时,一些原住民见到我们,竟然纷纷躲进屋子里,在窗口或门侧窥探我们。
苏牧师说:“原住民很怕从文明世界来的陌生人。他们不喜欢华人,因为许多华人曾经欺骗他们,以贱价收购他们的猎获品,把山里的女子带出去卖淫。他们也不喜欢马来人,因为马来人会欺压他们……”
但村民显然十分欢迎苏牧师。1998年,当苏牧师初次进入原住民村时,他们都把他当作“坏人”,十多年来,他和“穷人的福音”的事工们依赖信仰的力量,付出无限的爱心、诚意,才赢得原住民的信任。
 
第二天,我们告别话望生后,“穷人的福音”的事工们即驾4辆四驱车,马不停蹄地分头运粮到各个山村。
 
人们凭经验预测的12月18日开始的连绵大雨,提早降临。
 
12月10日早上7点,我在“WhatsApp群组对话”看到苏牧师提醒事工们:深山的路况恶劣,泥泞滑溜,处处窟窿裂缝。请事工们确保轮胎状况佳,带上钢链和锄头,当车子陷进泥沼时,你们需要钢链拉轮子,锄头掘泥……当天,苏牧师在群组对话不断传来新的讯息:“平时一个钟头的路程,现在走上几个钟头都还未能到达……一辆4WD的车轮螺栓断裂,轮子脱落。只剩下3辆四驱运粮。
 
“当天豪雨下个不停,事工们冒着生命危险抢运粮食。夜色降临,四周一片漆黑,传道士刘美娇驾驶的四驱出事,幸好人没受伤。接着更坏的消息传来,出山必经的木桥被水冲毁了。
 
“事工们只能把车子停在断桥附近。摸黑走泥路两个多小时,半夜时分才抵达柏油路,乘坐接应他们的客车回来。”
 
11日上午,我发手机短讯慰问刘美娇。
 
她回复说:“我驾驶的车昨晚突然跌下坑,幸好车上的两个原住民没事,还开车门拉我出来。昨晚12点回来了,大家都平安。现在超市载你们捐的粮食,今天一定要运完这里的粮食。
 
不让原住民孤军作战
 
“刚刚接到电话通知,那断桥已暂时修好,可以通车。我们现在要进山去把山里的4辆四驱车驾出来。
 
“感恩耶稣保守看顾。让我们能够顺利平安进出运粮,更感谢你们让山里的贫苦人感受到了人间温情。”
 
刘美娇心系原住民,曾经一个女子在原住民村住了4年,教导原住民种植农作物与其他生活技能。
 
我把事工们驾四驱车跋山涉水运粮的惊险图像传给一些朋友看。其中一位朋友说:“我根本不知马来西亚有这样的世界,有这样一群勇敢无私的人。”
 
是的,在我们这片热土上,感恩有这样一群有博爱精神的人,在热带雨林,高山深谷,在太阳底下,在黑夜中,守护着我们的原住民兄弟姐妹。
 
天空的乌云仍然密布,骤雨随时倾盆而下。水灾过后,原住民的生活环境需要一段时日才能恢复,他们仍需外援。
 
为了支援这群志工,我正在发动祝福文化的朋友们关心原住民,并将组织探访团送粮到话望生原住民村,让原住民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很多人在关心他们,不会让他们孤军作战,他们没有被文明世界遗弃。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副刊‧文:萧依钊(星洲日报基金会及祝福文化基金会义务执行长)

 15590374_10154893352168408_3886628887556090157_n 15590464_10154893345458408_1902269341608910199_n 15672657_10154892910658408_4441698799695994849_n 15697195_10154893316283408_5462293821464909378_n

原住民探訪團已額滿 感謝各方朋友支持

1月7-8日的“吉蘭丹原住民探訪團”獲得熱烈反應,已經額滿。

我們對後來的報名者表示歉意,希望他們繼續關注祝福文化網和臉書的訊息,參加我們未來的活動 。

由於巴士不能開進狹窄的山路,只能分乘四輪驅動車進去原住民村,因此,探訪團只限30人,但報名截止日期未到,人數已超額。

祝福文化基金會歡迎善心人捐款,我們 將用善款購買更多糧食給原住民。

感恩各方朋友的信任和支持!

祝福文化義工小組    敬啟

2016年12月19日

另类25系列演出: 张盛德专场音乐会《我是好命人》

25 年前,張盛德從幕前走到幕後。跌宕有時,起伏有時。

25 年後,張盛德回歸本位,回到——最初的創作信仰。

一路走來,親人、朋友、貴人從未間斷,他說:“我是好命人。”

這趟回歸,張盛德只想——為你好好唱一首歌。

音乐伙伴:卡夕

日期&时间:
16/12/2016 (星期五) – 8PM
17/12/2016 (星期六) – 8PM
18/12/2016 (星期日) – 3PM & 8PM

地点: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58000 KL)

订票及询问:012-234 5449 | 017-3828 637

网路订票:www.linglei25.com/ticket

*票价:您决定!(看完演出再决定票价)*

一场把票价决定权交给观众的全新玩法!

1. *另类结缘式*
首先,用1令吉获得 “另类利是封” 一个,开启我们之间的另类连结!

2. *演出欣赏*
带着您的 “另类利是封” 和愉悦的心情到「The Play Haus声活小戏场」观赏另类25系列演出。

3. *票价你决定*
看完演出后,您判断这场演出价值多少钱

4. *利利是是*
把金额放入“另类利是封”,然后投入前台特设箱子,大吉大利!

呈现单位:另类25  | 制作单位:将制作 Checkmate Creative |
合作伙伴:The Play Haus 声活小戏场 | 平面设计:蓝氏君 | 李立祥

fb_img_1481858073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