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願新的一年,人間多一點溫暖》

/蕭依釗 (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
新年的熱鬧喜慶氣氛,更令祝福文化基金會的義工們格外牽掛文冬的貧困人家:不知他們這個新年過得好不好?
大年初八, 我們在當地義工的引領下,第三次到文冬探訪幾個華人鄉村的貧困家庭。

(一) 蒙家
文冬市玻璃口新村農曆新年氣氛特別濃郁,但住在村尾的蒙家卻顯得格外淒清。
74歲的蘇亞嬌老奶奶原就弱智,中風後智力更為衰退,只能講一兩個單字,且癱瘓,大小便失禁。
她有4個子女,幾乎都是弱智的。其中兩個年幼的兒子重度弱智,平時總是赤膊著身子在村子裡遊蕩,晚上疲倦了就隨意躺在路邊睡覺,需要他們的大哥和義工把他們帶回家。
義工莊培華告訴我們:“ 別擔心,他們不會挨餓。村裡的茶店、熟食攤小販都同情他們,見到他們都會給點吃食,義工和鄰居也經常送飯給蘇奶奶吃。”
真可謂人間處處有溫情!

( 二 ) 郭家
“掙扎求存”,這四個字對郭家父子來說是十分貼切的寫照。
86歲的郭芙生原是鐘錶修理技工,後來年紀大了,患高血壓、痛風、關節炎,手腳無力,被迫退休。5 年前又不幸患上 血癌,醫生宣告無藥可救,他就在沒醫療的情況下憂心忡忡地活著。
他的獨子郭耀才,今年 48,未婚。年輕時在吉隆坡當 廚子,但後來得了症狀似柏金森病的怪病,隻腿顫抖,無力站立,需要靠 左右手各持一支柺杖,才能行走。
去年祝福文化義工探訪郭家時,曾見到郭老先生的75歲妻子廖燧金。當時廖老奶奶雖然自己也滿身病痛,但仍然為丈夫兒子煮飯洗衣料理家務。
這次沒見到廖老奶奶,原來她到女兒家幫助看顧外孫。女兒家境不好,僱不起褓姆。
郭家父子只好相依著過活。父親出外買菜回來,兒子扶著柺杖煮飯燒菜,有什麼吃什麼,只為了糊口活下去。

(三)江家
78 歲的顏芬患嚴重的脊椎彎曲和關節炎 ,多走幾步就需要靠“四腳枴”。
她和獨生女兒江運娣相依為命。
50 歲的女兒罹患重度憂鬱症,需要每天服藥 . 無法工作。
更令人心痛的是,女兒病發時總是把最親的母親視為情緒宣洩口,不斷責罵母親,令母親非常痛苦。
顏奶奶告訴常妙法師,她常求觀世音菩薩早日帶她走,不要讓她在人間受苦。
法師帶領母女倆念佛,並要她們珍惜母女緣。女兒應承此後會孝敬母親。

(四 ) 黃家
家在文冬市新金馬梳新村的 77歲老奶奶龍世妹,喪夫後就一直與獨生子黃業鴻相依為命。
龍奶奶罹患大腸癌,切除腫瘤手術後,不僅留下長長的傷疤,且必須在結腸造口,代替肛門的排糞功能。從此她須掛糞袋,身體虛弱,無力行走 。
63歲的黃業鴻,是個雜工,收入不穩定,因為家境清寒 ,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他也請不起佣人照顧母親。
三年來,兒子細心照顧母親,為母親抹身、清洗傷口、換糞袋、洗衣抹地,燒飯煮菜……,還得為每個月馬幣200的藥水發愁。但他從沒有一句怨言。最近母親身體更虛弱了,為了照顧母親,他已經很少出去打工了。
告別時 ,黃業鴻雙手合十,對常妙法師說:“感恩觀音菩薩,讓你們這些貴人來幫助我母親。”
其實他才是自己的“貴人”。先賢告訴我們,父母是我们的第一大福田。行孝就是種福田,比求神拜佛功德還大。所以,在家孝父母,不必遠燒香。
我們離開文冬時,默默禱告:願新的一年,人間多一點溫暖,少一點薄涼!
——————————
編按:有意加入祝福文化扶貧行列的朋友,可點選以下鏈接。感恩有您。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HzkfJVWgy8xYdr-of8jA1YB4Pnm8InapH74Z23g40rkphg/viewform

 

52920471_2585011001515685_8754486595974856704_n52783891_2585010734849045_6678842585307414528_n52793013_2585010138182438_860529966570274816_n52319782_2585010871515698_4822187777263140864_n52759683_2585011078182344_9114472260596400128_n

 

 

特色文章

《陪伴,是黑暗中的一道燭光》

/蕭依釗
馬來西亞藝壇有一對姐妹──林穎茜和林穎芷。她們創辦了蒲公英合唱團,姐姐穎茜寫歌譜曲、鋼琴伴奏,妹妹穎芷主唱。多年來她們帶領學生闖南走北,名聲漸響亮。她們的夢想是讓健康、正面、帶來希望的作品像蒲公英種子一樣撒遍大地。

可是2016年7月底,她們面對命運的考驗。穎芷突然出現氣喘、無力行走的情況,本地一位醫生宣判她患上肺腺癌第四期,並且還判定她活不過2017年。但穎芷沒有放棄,她一邊在國內外尋求治療, 一邊繼續演唱。在廣州治療的時候,即使手術後脖子插着管子,她也在醫院的廊道為其他癌症病人唱歌。

2019年2月9日,佛光文化出版社推介了穎芷的新書《翻转吧!蒲公英》。穎芷還帶領蒲公英合唱團在東禪寺平安燈會上演唱。

演唱會前,覺誠法師邀我和穎芷及她的家人同桌聚餐,她充滿陽光的臉上始終掛著親切的笑容。
穎芷活過了醫生的宣判的生命期限,而且還活得非常精彩。

我個人認為,穎芷能創造生命奇蹟,原因歸納如下:
1. 懷著以音樂弘揚佛法、傳播正能量的大願;
2. “永不放棄”的精神;
3. 保持開朗樂觀的心態;
4. 遇到明醫和適當的靶向藥;
5. 親人的陪伴、關懷和支持。(穎芷在求醫時,父母和姐姐全程陪伴,貼身照顧。)

癌症治療方面最怕的不是治不好,而是還沒治療,病人的內心就經已放棄。

當被診斷出罹癌時,患者內心第一個反應可能是:“為何是我?上天對我為何如此不公平!”。一直糾結在這種負面情緒中的患者,最需要的是陪伴,家人和朋友不必急著幫他們解開心結,而是以同理心陪伴在他身邊,做個好的傾聽者。最重要的是,讓患者知道你愛他、在乎他,不管遇到什麼狀況你都會和他一起面對。當患者心情穩定時,再嘗試幫助他重新檢視自己的飲食習慣、生活作息,建立積極的生活方式。

治療過程可能很漫長,需要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患者親友要有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要持之以恆的陪伴。因此,在照顧病人時,親友也需要好好照顧自己,管理好自己的壓力,找些可以放鬆的方式,諸如靜坐、散步或打球等等,偶爾離開陪伴的情境,好好休息,給自己一些喘息的空間與時間。
總之,親友的陪伴,是病人在黑暗中的一道燭光,是患者內心的安定力量。

#中國報專欄
#樂活自健

52087589_2583365668346885_6355465091613196288_n

特色文章

《在這新年,有一群人,無家可歸》

/義工小樂

新年到了 !大家都高高興興地買新衣、購年貨,歡歡喜喜地回家與家人團圓。

卻有一群人,有家歸不得,或無家可歸。她們是精神病患,有的被家人送到這裡,有的被家人遺棄。

新年前夕,有義工通知祝福文化:八打靈有一家隱蔽在住宅區的精神病患收容所,外面是沒有掛牌的。創辦人是巴魯瑪。他把男女病患分開安置在兩處。他很有愛心,對有家人支持的病人收費多一點,沒有家人支持的病患則免費。

聽到這消息,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和“慈心祝福”總監常妙法師即準備了年柑、乾糧,尋址到女病患收容所。這裡有五十多位女病人,處境可憐,很少人去關懷她們。

與外面街市的新年熱鬧氣氛相比,這裡顯得格外冷清淒涼。當蕭依釗依華人傳統贈送紅包給她們時,有的非常雀躍,有的漠然。

一名相當年輕的女子根本不知手中的紅包是甚麼,領了紅包就立即把它轉交給旁邊的人。印尼籍 的看護病人職工麗達馬上把紅包拿了回來:“你為甚麼把紅包給別人,你不知這裡面有錢 嗎 ?”

那女子只是憨憨地笑。這一幕令人心裡酸楚。

臨別時,一些意識比較清楚的女子聲聲叮嚀:你們一定要再來看我們啊!帶東西來給 我們吃 !

(為保護當事人,以及避免其家人遭受不必要的干擾,所有照片均經過處理。)

51014120_2560155077334611_5579680507739766784_n

51096627_2560155020667950_2673228571773763584_n

51193494_2560155007334618_2860721104178118656_n

51338558_2560155050667947_8782012272575774720_n

特色文章

【善心人捐物品】

年關已至,忙碌中卻仍有善心人士惦記著貧苦孩子,不忘囑託祝福文化代為贈送物資。

感謝5sences 總監黃碧玲小姐所捐獻的包裝牛奶,還有毛巾批發商張萬林先生捐獻的毛巾、襪子。我們已趕在農曆新年前,全部贈送予吉隆坡的孤兒,以及勞勿的原住民孩子 。

祝願大家都在喜悅中,平安生活。

fb_img_1549273080701

fb_img_1549273078283

fb_img_1549273075635

特色文章

同泰祥慶35周年,捐1萬給祝福文化

fb_img_1549001908610

巴生同泰祥有限公司與嘉輝企業有限公司秉持“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理念,在慶祝35周年的盛大晚宴上捐1萬令吉給祝福文化。

同泰祥董事經理林培坤在晚上致詞時說,儘管市場低靡 ,但慶幸的是同泰祥和嘉輝還取得良好的業績,這是全體員工努力的結果。

因此,希望借周年慶的機會回饋社會,在晚宴上捐贈120萬2200令吉予82個公益組織。

他強調“感恩與分享”是同泰祥和嘉輝的經營理念,所以每年都會捐款支持慈善與教育。

圖為祝福文化義工陳莉莉(右),從林培坤手中接領支票 。

#感恩與祝福

特色文章

《希望之山給原住民孩子帶來希望 ——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紀行》

#2019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

/義工小雪

50597979_2544334072250045_6779400366845853696_n

祝福文化基金會把2019年的第一場助學行,獻給了婆羅洲印尼邊陲山區的152名貧困小孩。兩年來,祝福文化一直在捐助這些原住民孩子。

1月 19日,來自東、西馬各地的46位祝福使者,於清晨時分,從吉隆坡、新山和詩巫三地機場出發,先後飛抵古晉國際機場,再由陸路通過邊關把關懷和日常所需物資送到這些孩子手中。

他們都是一個國際基督教人道援助組織 World Outreach International 在邊陲創辦的兩所原住民孩子寄宿學校────“希望之山”及“新希望”所收容的孩子。

儘管這些孩子在在寄宿學校受到義工們的盡心盡力照顧,但在這個資源有限的邊境鄉區,生活物資依然匱乏。祝福文化,行善無國界,也無宗教之分。助學團裡有牧師、法師、佛教徒、基督徒,一起走進為山區孩子帶來希望的“希望之山”。

由於“新希望”在更偏遠的山上,山路狹窄,載助學團的巴士無法上山,德國籍義工伍爾庚駕四輪驅動車把 8名孩子載到希望之山與助學團見面。

祝福使者們帶到希望之山的物資包括大蒜、洋蔥、紅蘿卜、罐頭咖哩雞和沙丁魚、蕃茄醬和咖哩醬、原子筆、顏色筆、巧克力餅、白襪子和毛巾。這些都是山區缺乏的物資。為了避免過關時被抽稅,這些物資被分裝在約一百個環保袋子裡,由團員們各提兩個帶過關。

助學團抵達希望之山時,受到身著傳統服裝的達雅族女孩們列隊迎接,她們也獻上迎賓舞,讓團員立即感受到山區的原住民熱情友善。

在簡陋的學校禮堂舉行的一項簡單的儀式上,祝福文化贈送紅包給55名生活清苦的志工和職工。

祝福文化也捐捐贈生活援助金給5個特別貧困家庭。

相信這是這些異國朋友生平第一次領受紅包,接受如此華族傳統式的祝福。

這次婆羅洲助學之行雖算不比以往的助學之行辛苦,卻也是一路風塵僕僕,行色匆匆。上午十時許,來自全馬各地的團員,陸續抵達古晉國際機場,然後登上巴士直奔印尼邊境。由於馬來西亞車輛不能進入印尼境內,團員們通關後必須改乘無冷氣的老舊巴士,在陽光下,在細雨中,一路顛簸朝目的地前行。

礙於砂拉越海關於下午5時閉關,助學團完成捐贈儀式後,即匆匆離去,回返馬來西亞的國土。

雖未能與山區鄉民及孩童有更深入的接確,祝福使者們依然滿心歡喜,因為他們已經跟這裡的孩子,結下了善緣。

——————————

團員名單:

蕭依釗、陳雪芳、吳亦馨、陳寶玲、鍾如玉、蔡文蓉、黃世興、詹雪梅、陳錦山、見德法師、邱瑞蓮、林仙凌、蔡忠育、蔡昀珊、蔡美翔、陳梅貞、鄭金妹、吳善欣、陳振花、陳振妹、朱惠群、徐莉嘉、黃松奎、黃秀琴、鍾玉芬、周筠軒、陳世雲、林美虹、劉露娘、鄭明福、謝雪琦、傅翠慧、王宏益、常妙法師、鄭慧琪、吳雅娟、鐘雨娣、陳雪鳳、楊坤足、葉央順、李漢仁、佘克聰、陳莉莉、黃舒彥、葉偉章、蕭竹筠。

特色文章

《天未亮,就出發》

#2019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

/葉偉章

睡了兩個小時,就往機場去。

夜半四點,天未亮,但一路上都有好些車子。是因假日,所以現下才返家,抑或都市人都得早起討生活呢,我無聊地胡思亂想著。

這趟是到婆羅洲的「希望之山」,一所由教會成立的原住民孩子寄宿學校。兩天一夜的行程,說緊湊似乎不,說輕鬆好像也不全然。

飛往古晉的班機稍微延了些。一個小時五十分鐘的航程,剛好小憩一會兒,抵達時與新山、詩巫,以及原就在古晉的團員們會合。

————————————————————

我並不是第一次到「希望之山」,距離上次,應該有七、八年吧?當時是以記者身份隻身前往,還在他們的教職員宿舍住了一宿。

古晉的祝福使者李漢仁先生替我們租了個大巴,其實不止交通,我們在古晉的膳食也全都由他安排,還有採購要送給學生的食品、文具等,真心感謝他與親友出錢出力促成這趟婆羅洲行。

巴士行駛了兩個小時,才抵達印尼邊陲關卡,時已近午。為免我們帶著大量食品、衣物、文具,不能過關,因此我們在巴士上先把這些物品分裝,每位團員提兩袋,當成是個人物品,抵達學校時再回收整合。有位團員在我身旁耳語:「沒想到要送東西都不容易。」我笑了笑,習慣就好,我說。

相比我上次過來,馬來西亞海關建築依然陳舊,倒是印尼關卡建築修葺美化了。

蕭依釗走在前,我墊後。她向來擅於應付海關,所以當官員質疑為何那麼一大群人前來邊陲小鎮時,她成功令官員相信我們是去送禮物給貧困學生。

印尼海關雖豪華,卻只開了一個櫃檯,想來是未料到會有那麼一團人同時過關,所以耗了不少時間。

由於馬來西亞巴士不能進入印尼境內,過了印尼海關後,47位團員分乘一輛麵包車及一輛小巴士。小巴士裝不完這許多人,過道上備有幾張塑膠椅,像路邊看戲加凳似的那般自然。

巴士沒有空調,車窗開了以後,外頭沙塵乘風而入;沒有窗簾,艷陽霸氣地照射進來,坐在近邊地團員躲無可躲地被它箝制著。

巴士在小路上巔簸半小時後,我們抵達了「希望之山」。

負責照顧學生起居飲食的義工們早已為我們準備了午餐:炸木薯、三種不知名的野菜、印尼傳統發酵食品丹貝(tempeh),還有一鍋清甜的香蕉花湯,佐以米飯。不知是否太餓,如此簡單的食物也備覺美味。我嗜辣,其實只要配上那略帶酸味的辣椒醬,光是米飯我也會覺得好吃。

用過餐後,我們到學校活動中心進行發放儀式。學生們為我們表演了達雅族的迎賓舞,我自是無暇觀賞的,分配著團員把毛巾、襪子、果凍、原子筆、顏色筆……分成150餘份。沒有袋子,團員們就用毛巾把東西都包起捆著,於是就成了一份既環保又美觀的禮物。不得不佩服團員們,這過程縱使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但總能迅速取得共識。短短十來分鐘,就都處理好了。

我們請學生們出列,團員們把禮物一一送上。一朵又一朵笑容,在學生們的臉上陸續綻開,相續蔓延,於是活動中心成了一座小小園圃,開滿了花。

爾後祝福使者們代表祝福文化給中心五十多位義工送上紅包。據義工珍妮說,這些義工是生平第一次獲得華人的紅包。同樣的,他們收取紅包後都難掩喜悅之情,或許他們在意的並不是金額,而是有人惦記且重視他們的辛勞。

蕭依釗也代表祝福文化捐贈生活援助金給幾戶特別貧窮的人家。

當時已是下午時分,為趕在邊陲關卡下午五时關閉前回到古晉,我們連學校都不及參觀,就匆匆離開了。

有幾位義工我認得,其中兩位當時還是新婚,現手上已抱了個娃兒。

七、八年前那趟過來,記憶最深刻的是晚上八點停止供電,所以我早早的就被趕上床。我小學時都不曾那麼早睡,這種情況怎麼可能睡得著?沒有電,帶了書本也不能看;外邊一片闃暗,無法外出散步;啊,不要以為可以刷手機,沒有網絡呢。於是唯有躺在暗黑中搖扇,搖扇倒不是因為熱,而是為著驅趕蚊子。如此這般,躺了五、六個小時才漸漸睡去……

而今舊地重遊,勾起了我一些回憶,突然好慶幸這一團無需在學校過夜。

————————————————————

第二天的行程是古晉遊,上午我們先到實蒙古人猿保育中心。有點遺憾,人猿在林深不知處,因此始終緣慳一面。據知,人猿已個把月不太出來活動,飼養員說因現下果季,牠們在森林中飽吃水果,不會走出來覓食。保育園的石子路很好走,雨後空氣好清新,即使沒見著人猿,光是在林中走走還是挺舒服的。

保育中心裡還有鱷魚潭,兩隻肥大的鱷魚如標本似的,動也不動的匍匐著。較大的那隻,偶爾還會尾部顫一顫,較小的那隻任憑蒼蠅繚繞,就是紋風不動。不知過了多久,才見牠緩緩張嘴,一張一合間竟是如此沉潛,彷彿優雅地完成一個瑜伽動作,又似氣定神閒的打著太極。

離開保育中心回旅館前,蕭依釗竟倡議逛菜市場。我心裡嘀咕著,雨未歇地還濕,菜市場到底有甚麼好逛的?說也奇怪,明明還細雨霏霏的,下車時卻恰好停了。更神奇的是,團員們似乎真的對逛菜市場這回事頗來劲,不一會兒就人手一包大包小包小包大包的提著上車。他們說黑橄欖是名產,他們說那鳳梨品種特別,他們說……;我只知道那魚餅真的好吃,粉少魚多滿嘴魚香,那曼煎糕滿溢著玉米漿與牛油的香氣,還有那……。嗯,看來以後每趟行程都得逛一下地方菜市場才行呢。

下午很不能免俗的去了與白貓合照,去了福建公園,還去了老街逛逛。

我走在老街的巷子裡,兩旁停滿了車,但倒很少見到車輛經過。許是假日,大部份店都沒開。午後的陽光慵懶地灑在寧靜的街道上,彷彿我們的經過其實是一種打擾。老街上廟宇不少,這頭玄天上帝;街尾是廣澤尊王,俗稱翹腳仔神,是一位由牧童蛻化而成的神尊;隔一條街是好顯眼的福德正神廟。

晚餐後往機場去,兩天一夜的行程也就結束了。

————————————

可是怎麼辦呢?像我這種吃貨,不提一下食物是說不過去的。

李漢仁先生的膳食安排,都好豐富,也很好吃。瘦身兩個月的磅數,兩天就悉數追回。

第二天的晚餐,他堅持要盡地主之誼,宴請我們全團。其中兩道菜餚,我覺得挺特別的,一是伊班族名菜竹筒雞,另一道是亞三豬腳。豬腳悶得極入味,帶著亞三的香氣,以及白醋去膩,煞是可口。但比起豬腳,我其實更鍾意配菜白蘿蔔,每塊蘿蔔都湯汁飽滿,輕咬一口軟綿無纖,香甜盡釋。

為了這道亞三豬腳,我後來跑步時多跑了兩公里,當然,那是後話了。

————————————————————

張曼娟有本書叫《天一亮,就出發》,是一本旅遊散文集。

出發前的那幾天,我正好翻看著,忽爾意識到每次祝福文化出團幾乎都是天未亮之際。

我原是夜貓子,最怕早起,因此每次都得抱怨幾句。但近來的近來,我似乎已逐漸習慣這節奏。

天未亮,就出發,有一天或許可用來當祝福文化出版的助學誌的書名。嗯,想想,好像還蠻貼切的。

50618198_2544341638915955_66758708201259008_n

特色文章

《祝福的意義》

#2019祝福文化婆羅洲助學團

/黃舒彥

我總覺得祝福文化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說不上那是什麼樣的東西,就像你愛吃的食物,只要吃飯就會期待有那道菜。吃不到固然不至於讓你失去什麼;吃到了卻會讓人快樂好久。

第一次參加祝福文化助學團是在2018年7月,那次去了勞勿山區探訪原住民孩子。記得那時活動剛開放報名不久便宣布團滿,我當時便想那肯定是很吸引人的地方了。我呆呆地跟著去,然後發現事實不盡然是。

這一次再跟團到婆羅洲邊埵小鎮探訪原住民孩子,地方雖不一樣,但氛圍卻是相同的。我想這便是祝福文化特別的地方。不管每一次是不是同樣班底的團員,去的是不是同樣的地方,在一起的時間長不長,那一份帶著善念和祝福的心都是一樣的。

我猜這就是所謂的人情味,一個越來越難找到,需要時間醞釀的抽像概念。團員們主動給予幫助、額外帶小禮物、配合行動、噓寒問暖等,這些對他們來說那麼自然的動作,卻隱藏著一份沒有說出口的默契。

比起第一次參團時的笨拙,這次我開始抓到了節奏。走在團員們的後面,踏著他們走過的腳步,我看著他們手提著重物的背影,一個傳一個將物品有條不紊地安放在桌上,自動列好隊,然後變著法子將東西包扎好,安穩地交到孩子們的手上。我終於明白了其中一個團員脫口說的,「祝福大家庭」這個概念。

活動的第二天開始下起了雨,我這菜鳥根本沒想過把傘帶上。於是,仗著自己年輕就想跑過一段路到避雨處。忽然,一只手把我攔下並把我納入傘下,在我還沒看清對方的臉時便被送到了遮雨處。

原來,善念是可以通過一個微笑或一個舉手之勞傳遞,然後感染其他人的。

時間培養出來的感情是祝福文化的凝聚力,連接著老團員和新團員,讓祝福傳承下去。這份祝福讓我在接受善意的同時,也學習著釋放自己的善念。

時間像一個過濾網,我們喜歡的東西總會變,只有真正喜歡的才會留在生命中。或許若干年後,我們才知道唯有「真」,才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創造更多觸動人心的回憶。

祝福,未完待續。

50985297_2544349308915188_483437202395627520_n

特色文章

5 senses 日前捐了24箱(541包)薯片予祝福文化,讓祝福文化派發予慈善團體。

經向義工們探詢後,半數薯片交予 蘇廣成牧師,讓“窮人的福音”志工分派給原住民孩子;半數則交予雪隆區基督教會自發義工群組的其中一位負責人Jakie,請她幫忙派發予雪隆一帶的難民孩子和孤兒院。

在此感謝 5 senses 負責人黃碧玲對祝福文化的長期垂注,也感謝蘇廣成牧師及Jakie 的奔走協助。

祝福大家!

 

48411012_1169882649828037_1477283280251256832_n 48416811_586951188393852_1547572365670481920_n 48891726_2275340265834013_9221798167563993088_n 48891710_131471721103794_1130531741308551168_n

特色文章

請向他們伸出援手!

《雨困中的原住民》/葉偉章

11月的吉隆坡,多雲,偶爾有雨,雖然落得纏綿,但其餘時間仍是晴朗的;吉蘭丹則正好相反,晴朗的時間不多,雨天天下,彷彿不會、也不願停歇。

擁有多年賑災經驗的原住民事工蘇廣成牧師,預測整個12月都會有更多的強降雨,屆時通往山寨的泥路,必然會坍塌。

曾有人不解,為何水災還未發生,牧師就汲汲營營把糧食、用品急著往山寨裡送。

“若等到水災以後才送,就來不及了。唯一山路被阻,我們即使有再多的物資,都沒有辦法送進去,眼巴巴看著他們在另一頭挨餓受苦。”蘇廣成牧師說。

而這樣的情況,確實曾經發生過。

因此牧師汲取了教訓,不讓悲劇重演。

他號召了多位四驅車主,協助送糧到山區,以期洪水來襲前,能先把足夠的糧食存放在山寨裡。

然而連日多雨,泥路已經不堪雨水的衝衝擊侵蝕,多處出現泥石流現象,滿路都是窟窿坑洞。即使是四驅車,也不免舉步維艱,有者陷入窟窿動彈不得,有者甚至翻車……

這個十二月,蘇牧師一如既往地帶著義工們,在前線守護東海岸的原住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祝福文化謹此號召祝福使者們一齊在背後給他們堅強的支持。

期待您也能為這守護工作獻一份力。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kfdXsyrDcuusvJFUHisyKk5LVLr-ZkzthBHIxP_A8aUteiA/viewform

48392555_2480600658623387_3510546207204179968_n 48407044_2480600745290045_2344965587140083712_n 48380868_2480600641956722_4739299572784824320_n48358719_2480600668623386_1645248967182647296_n

 

特色文章

2018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報導

81

緣善,情真─

文/葉偉章

2018年祝福文化貴州助學團圓滿結束,這是一趟美好之旅。美好,因為相聚。不是有這麼一句話麼——只要是對的人,哪裡都是對的地方。這是這趟行程予我最大的感悟。

這團貴州之旅,連同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蕭依釗,共有46人。由於航空公司訂位作業程序的緣故,助學團被分成兩批,先後於10月19日及20日出發,於貴陽會合,並與26及27日前後回馬。(團員名單見附錄一。)

助學團這趟行程主要是到貴州畢節市實驗高中進行發放儀式。祝福文化在貴州所資助的500名學生,其中100名正是落在這所中學裡。另外,原定要家訪的20名學生對象,也因計劃更動而被安排到儀式裡,與助學團成員見面。

除了頒發助學金,祝福文化也準備了乾糧、文具、棉被以及勵志書籍給現場的100名受助學生。這些物品多由祝福使者捐助,如葉高弟先生因無法抽空參團,故捐出一萬人民幣,囑託我們給學生買棉被(寒冬即臨) ;朱慧群與友人楊秀英捐贈100個鉛筆袋及乾糧;唯一的中國籍團員梁錟則捐贈書包和衣物予原定家訪的20名學生。

由於這20名學生並不在資助名單內,因此蕭依釗臨時起意,把團員們原本要派發給家訪學生的紅包統一收集,並將錢數平均分配,以免出現不均現象。(捐資名單及數額見附錄二。)

助學儀式結束後,團員們與120名學生分組交流,了解學生們的家庭情況,並給予這些在升學壓力中的學生加油打氣。

助學團在接下來的數日,遊覽了多個畢節重要景點,及新開發旅區,包括名聞遐邇的織金洞、織金縣大峽谷、貴州宣慰府、奢香博物館、蒙古風情園、雞鳴三省旅遊景區,以及位於貴陽外郊的青岩古鎮等。

值得一提的是,十年前曾受助,現已是一名醫生的潘盛瓊,也趕至貴陽與蕭依釗及團員見面。

另外,這兩年頗受團員李漢仁照顧的邰仙婷,也專程乘高鐵到貴陽面謝李漢仁夫婦。

其實團員們很明顯並未太在意行程,團員劉利水說了那麼一句話:「最重要是大家聚在一起。」一語道出大部份團員的心聲。

只要是對的人,哪裡都是對的地方。一切美好,都緣於彼此間的善緣。緣善,情真,便是人間好時節。

2019年,咱們再聚首。

XXXX

附錄一:助學團名單

2018 祝福文化貴州探訪團 (46人)
主席: 蕭依釗
團長:葉偉章
志工:蕭竹筠、黃舒彥、蕭竹彬

團員:
馬來西亞籍(45人)

A組
葉偉章、鄭金妹、劉利水、朱惠群、
蕭竹筠、吳善欣、翁金娥、陳莉莉、
陳樹坤、陳振花、李漢仁、黄世兴、
梁月香、陳振妹、張淑芳、馬美玲、
佘克聪、张貽銘、蔡文蓉、林淑佑。

B組
蕭依釗、黄松奎、高润生、陳金鳳、
尤玉治、黃舒彥、方松林、葉瑞山、李浩、
葉來嬌、蕭竹彬、葉金龍、吴幼珠、錢麗芬、
杜慧萍、張麗仙、胡惠莲、徐莉嘉、卢庆芳、
佘信青、鄭宏明、蕭日紅、林素瑞、孔彩薇、
陳金妹。

中國籍 (1人)
梁錟

XXXX

附錄二:捐資20名家訪學生的團員名單(數額以人民幣計)

RMB 1200——葉瑞山
RMB 1000——張貽銘、李漢仁、葉金龍、張麗仙、鄭宏明、佘信青与杜慧萍、錢麗芬与阿林
RMB 700——蔡文蓉、劉利水、陳樹坤、梁月香
RMB 600——朱惠群
RMB 500——楊秀英、陳振妹、陳振花、陳金妹、佘克聰、馬美玲、尤玉治、葉來嬌、李浩、方松林、林淑佑、吴幼珠
RMB 300——高潤生、黄松奎
RMB 200——鄭金妹、蕭日红、梁錟
RMB 100——盧慶芳

21

50936424_2547444938605625_4105652782634106880_n

「新希望寄宿學校」的職工收到祝福文化的紅包時,非常欣喜。

祝福文化也有給兩位外國籍義工(不在鏡頭內) 紅包,但他們把「意外之財」捐出,用以帶印尼籍職工去瀑布野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