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章

57360266_2679553012061483_4903038492205907968_n

 

使用微信的朋友,現可通過微信取得祝福文化最新動態。

由於祝福文化主要發布消息的管道,是電郵與臉書,因此許多朋友表示無法及時收到重要訊息。除了 Whatapps,祝福文化現新增微信公眾號,歡迎各位訂閱。(掃描圖中的QR Code 即可。)

我們只會傳送重要訊息,或活動文章, 以盡量不打擾您的生活為考量基礎。

如希望通過whatapps 獲取訊息,可於臉書私訊留下您的電話號碼。我們保證不會外洩您的資料。

感謝各位的支持。

祝福大家。

 

特色文章

《願新的一年,人間多一點溫暖》

/蕭依釗 (祝福文化義務執行長)
新年的熱鬧喜慶氣氛,更令祝福文化基金會的義工們格外牽掛文冬的貧困人家:不知他們這個新年過得好不好?
大年初八, 我們在當地義工的引領下,第三次到文冬探訪幾個華人鄉村的貧困家庭。

(一) 蒙家
文冬市玻璃口新村農曆新年氣氛特別濃郁,但住在村尾的蒙家卻顯得格外淒清。
74歲的蘇亞嬌老奶奶原就弱智,中風後智力更為衰退,只能講一兩個單字,且癱瘓,大小便失禁。
她有4個子女,幾乎都是弱智的。其中兩個年幼的兒子重度弱智,平時總是赤膊著身子在村子裡遊蕩,晚上疲倦了就隨意躺在路邊睡覺,需要他們的大哥和義工把他們帶回家。
義工莊培華告訴我們:“ 別擔心,他們不會挨餓。村裡的茶店、熟食攤小販都同情他們,見到他們都會給點吃食,義工和鄰居也經常送飯給蘇奶奶吃。”
真可謂人間處處有溫情!

( 二 ) 郭家
“掙扎求存”,這四個字對郭家父子來說是十分貼切的寫照。
86歲的郭芙生原是鐘錶修理技工,後來年紀大了,患高血壓、痛風、關節炎,手腳無力,被迫退休。5 年前又不幸患上 血癌,醫生宣告無藥可救,他就在沒醫療的情況下憂心忡忡地活著。
他的獨子郭耀才,今年 48,未婚。年輕時在吉隆坡當 廚子,但後來得了症狀似柏金森病的怪病,隻腿顫抖,無力站立,需要靠 左右手各持一支柺杖,才能行走。
去年祝福文化義工探訪郭家時,曾見到郭老先生的75歲妻子廖燧金。當時廖老奶奶雖然自己也滿身病痛,但仍然為丈夫兒子煮飯洗衣料理家務。
這次沒見到廖老奶奶,原來她到女兒家幫助看顧外孫。女兒家境不好,僱不起褓姆。
郭家父子只好相依著過活。父親出外買菜回來,兒子扶著柺杖煮飯燒菜,有什麼吃什麼,只為了糊口活下去。

(三)江家
78 歲的顏芬患嚴重的脊椎彎曲和關節炎 ,多走幾步就需要靠“四腳枴”。
她和獨生女兒江運娣相依為命。
50 歲的女兒罹患重度憂鬱症,需要每天服藥 . 無法工作。
更令人心痛的是,女兒病發時總是把最親的母親視為情緒宣洩口,不斷責罵母親,令母親非常痛苦。
顏奶奶告訴常妙法師,她常求觀世音菩薩早日帶她走,不要讓她在人間受苦。
法師帶領母女倆念佛,並要她們珍惜母女緣。女兒應承此後會孝敬母親。

(四 ) 黃家
家在文冬市新金馬梳新村的 77歲老奶奶龍世妹,喪夫後就一直與獨生子黃業鴻相依為命。
龍奶奶罹患大腸癌,切除腫瘤手術後,不僅留下長長的傷疤,且必須在結腸造口,代替肛門的排糞功能。從此她須掛糞袋,身體虛弱,無力行走 。
63歲的黃業鴻,是個雜工,收入不穩定,因為家境清寒 ,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他也請不起佣人照顧母親。
三年來,兒子細心照顧母親,為母親抹身、清洗傷口、換糞袋、洗衣抹地,燒飯煮菜……,還得為每個月馬幣200的藥水發愁。但他從沒有一句怨言。最近母親身體更虛弱了,為了照顧母親,他已經很少出去打工了。
告別時 ,黃業鴻雙手合十,對常妙法師說:“感恩觀音菩薩,讓你們這些貴人來幫助我母親。”
其實他才是自己的“貴人”。先賢告訴我們,父母是我们的第一大福田。行孝就是種福田,比求神拜佛功德還大。所以,在家孝父母,不必遠燒香。
我們離開文冬時,默默禱告:願新的一年,人間多一點溫暖,少一點薄涼!
——————————
編按:有意加入祝福文化扶貧行列的朋友,可點選以下鏈接。感恩有您。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HHzkfJVWgy8xYdr-of8jA1YB4Pnm8InapH74Z23g40rkphg/viewform

 

52920471_2585011001515685_8754486595974856704_n52783891_2585010734849045_6678842585307414528_n52793013_2585010138182438_860529966570274816_n52319782_2585010871515698_4822187777263140864_n52759683_2585011078182344_9114472260596400128_n

 

 

特色文章

《在這新年,有一群人,無家可歸》

/義工小樂

新年到了 !大家都高高興興地買新衣、購年貨,歡歡喜喜地回家與家人團圓。

卻有一群人,有家歸不得,或無家可歸。她們是精神病患,有的被家人送到這裡,有的被家人遺棄。

新年前夕,有義工通知祝福文化:八打靈有一家隱蔽在住宅區的精神病患收容所,外面是沒有掛牌的。創辦人是巴魯瑪。他把男女病患分開安置在兩處。他很有愛心,對有家人支持的病人收費多一點,沒有家人支持的病患則免費。

聽到這消息,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和“慈心祝福”總監常妙法師即準備了年柑、乾糧,尋址到女病患收容所。這裡有五十多位女病人,處境可憐,很少人去關懷她們。

與外面街市的新年熱鬧氣氛相比,這裡顯得格外冷清淒涼。當蕭依釗依華人傳統贈送紅包給她們時,有的非常雀躍,有的漠然。

一名相當年輕的女子根本不知手中的紅包是甚麼,領了紅包就立即把它轉交給旁邊的人。印尼籍 的看護病人職工麗達馬上把紅包拿了回來:“你為甚麼把紅包給別人,你不知這裡面有錢 嗎 ?”

那女子只是憨憨地笑。這一幕令人心裡酸楚。

臨別時,一些意識比較清楚的女子聲聲叮嚀:你們一定要再來看我們啊!帶東西來給 我們吃 !

(為保護當事人,以及避免其家人遭受不必要的干擾,所有照片均經過處理。)

51014120_2560155077334611_5579680507739766784_n

51096627_2560155020667950_2673228571773763584_n

51193494_2560155007334618_2860721104178118656_n

51338558_2560155050667947_8782012272575774720_n

特色文章

【善心人捐物品】

年關已至,忙碌中卻仍有善心人士惦記著貧苦孩子,不忘囑託祝福文化代為贈送物資。

感謝5sences 總監黃碧玲小姐所捐獻的包裝牛奶,還有毛巾批發商張萬林先生捐獻的毛巾、襪子。我們已趕在農曆新年前,全部贈送予吉隆坡的孤兒,以及勞勿的原住民孩子 。

祝願大家都在喜悅中,平安生活。

fb_img_1549273080701

fb_img_1549273078283

fb_img_1549273075635

特色文章

5 senses 日前捐了24箱(541包)薯片予祝福文化,讓祝福文化派發予慈善團體。

經向義工們探詢後,半數薯片交予 蘇廣成牧師,讓“窮人的福音”志工分派給原住民孩子;半數則交予雪隆區基督教會自發義工群組的其中一位負責人Jakie,請她幫忙派發予雪隆一帶的難民孩子和孤兒院。

在此感謝 5 senses 負責人黃碧玲對祝福文化的長期垂注,也感謝蘇廣成牧師及Jakie 的奔走協助。

祝福大家!

 

48411012_1169882649828037_1477283280251256832_n 48416811_586951188393852_1547572365670481920_n 48891726_2275340265834013_9221798167563993088_n 48891710_131471721103794_1130531741308551168_n

《你己完成此生的使命》 /蕭依釗

悼念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戴秀琴

dai

你的生命,定格於2019年3月17日,下午3時25分 。

是的,定格,定格是撼天動地以後靜止的須臾,是詫異訝然不及舉措的瞬間,是你,此生的終結。

消息傳來,說你在山崩中遇難,那是印尼龍目島地震所引發的一場天災。而你,竟然遇上;怎麼,竟然遇上?

於是消息蔓延開去,每個認識你的人都感震撼、悲慟、惋惜……

我下意識雙手合十閉眼默念佛號,祈願阿彌陀佛慈悲接引,將你帶往西方極樂世界。唸畢,張眼,才發現原來眼淚早已悄無聲息地滾落了下來。因為不捨。

我對你的記憶是片段式的,印象中的你永遠都是笑容滿面、語氣親切、眼神溫柔;你行事低調、乾淨俐落、溫柔卻果斷。

1984年,你加入星洲日報當記者。幾個月後,你把同窗好友黃曉虹也拉了進來。

時任採訪主任的劉鑑銓先生,刻意把你們的座位安排在我的後面。當時我是三個助理主任中唯一的女性,他說,這樣的安排可讓我適時給你們指導 。

上世紀80年代初的新聞界仍是男性的天下,女記者屬少數。我比你早6年加盟星洲日報,是當時中文報業的第四位女記者。

你倆不僅長得清新秀麗、婉約可人,而且頭腦靈敏、工作勤勉、 學習能力很強。在星洲日報編輯系統電腦化初期,為激勵記者和編輯儘快掌握電腦輸入技術,報社每個月皆舉辦打字比賽,你和曉虹總是名列第一、二名。你倆的打字速度比打字員還要快!

記得當時我曾勉勵你們:新聞工作的酬勞雖不高,但卻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期望你們能堅持下去。我說,以你們的根基,未來的成就一定遠於我 。 我還跟你們分享我的經驗和想法。70年代未,我出去採訪時,一些男記者或男性政治人物常會半開玩笑地說:“你根本不像記者! 也不適合當記者!”他們認為,女記者應該跟男人一樣會抽煙、喝酒、講粗話……三杯下肚,談興起,才能挖掘到新聞信息。

當年報社的主管全是男性,他們大多都對女性持有偏見,認為女人心胸較狹隘、喜歡猜忌,女記者多了聚在一起就易生是非,而且女記者不能值夜班、不能跑社會新聞,所以都傾向聘請男性當記者。

我跟你倆達成默契:我們一定要自強不息,以事實打破許多男人對女記者的偏見 。

後來,我離開了新聞第一線。當時星洲日報採訪部陸續增加了許多優秀的女記者,這群後起之秀在你的帶領之下,打了許多漂亮的新聞仗。你們確實表現出了專業女記者的風範,我常禁不住由衷喝釆。

儘管你行事低調,從不跟人爭權搶功,但你的辛勞和付出,仍受到上司的賞識,從採訪主任、新聞主任,一步步升至副執行總編輯 。

近幾年來,你信佛後,性格變得更豁達。前不久你對我說, 十分羨慕我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當你退休後,也要學我當義工。但那一天沒有到來,也不會到來。或許你會乘願再來也未可知,屆時保不定你會選擇當一名終身義工。誰知道呢?

古德說:“生者寄也,死者歸也。”活著是寄宿;死了,是回家。

禪宗六祖慧能禪師彌留之際,眾弟子痛哭,依依不舍。六祖說:“你們不用傷心難過,我另有去處。” 六祖把死當作了一段新的旅程。死是生的結束, 卻也是另一個生的開始。

拉拉雜雜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是想說,秀琴 ,佛家的立場,認為人間並不是我們的老家,眾生只不過是匆匆過客而已。而你,而你己完成此生的使命,縱有萬般的不舍,也請放下世間的一切,放下心中的罣礙,一心求生佛國淨土。

心香一瓣,祈願佛菩薩接引你到西方極樂世界!

亦願佛菩薩護佑映坤及你的孩子安好!

《歡迎參加2019尼泊爾助學團》

1245

敬致:善心的朋友

您好!

感謝您對“祝福文化助學計劃”的支持 。

為了讓祝福使者(對捐助者的尊稱)親身考察貧困山區的情況,以及確保助學金真正落到貧困學生手中,祝福文化每年都會率領祝福使者探訪不同地區的受助學生。

今年,祝福文化將於4月21日至28日,組織助學團探訪尼泊爾的貧困學生。

除了參加助學金發放儀式、與學生面對面交流及探訪特別貧困的農民家庭之外,我們還會為助學團安排觀光活動。

以下是探訪團詳情:

探訪團行程:
4月21日(星期日)早上9:50 從 KLIA 1 出發 。
4月28日(星期日)晚上8:10 回到 KLIA 1。

團費:RM4630【包含往返國際機票、機場稅、旅行保險、簽證、租車費(市區用車及多輛進山區的四輪驅動車)、膳食(不包含機場內飲食)、住宿(兩人共房,如要單人房,另加RM 500 )及捐贈給學生的物品 】

報名截止: 2019年3月18 日。額滿了即停止開放報名 。

領隊:祝福文化基金會義務執行長蕭依釗

集合出發和解散地點: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

任何詢問,請whatsapp竹筠016-6785022。

1. 有意參團者請點擊此鏈接填報名表格。

2. 繳款方式:

i. 銀行匯款 / 網上轉帳
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RHB Bank 212479-00057559
**請務必將匯款單據(bank in slip)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或WhatsApp 016-6785022

ii. 支票/銀行匯票
抬頭誌明:The Trustees of Best Wishes Foundation Registered
請連同表格寄至下址:
Best Wishes Foundation
10th Floor, Wisma Mirama, Jalan Wisma Putra, 50460 Kuala Lumpur.

《陪伴,是黑暗中的一道燭光》

/蕭依釗
馬來西亞藝壇有一對姐妹──林穎茜和林穎芷。她們創辦了蒲公英合唱團,姐姐穎茜寫歌譜曲、鋼琴伴奏,妹妹穎芷主唱。多年來她們帶領學生闖南走北,名聲漸響亮。她們的夢想是讓健康、正面、帶來希望的作品像蒲公英種子一樣撒遍大地。

可是2016年7月底,她們面對命運的考驗。穎芷突然出現氣喘、無力行走的情況,本地一位醫生宣判她患上肺腺癌第四期,並且還判定她活不過2017年。但穎芷沒有放棄,她一邊在國內外尋求治療, 一邊繼續演唱。在廣州治療的時候,即使手術後脖子插着管子,她也在醫院的廊道為其他癌症病人唱歌。

2019年2月9日,佛光文化出版社推介了穎芷的新書《翻转吧!蒲公英》。穎芷還帶領蒲公英合唱團在東禪寺平安燈會上演唱。

演唱會前,覺誠法師邀我和穎芷及她的家人同桌聚餐,她充滿陽光的臉上始終掛著親切的笑容。
穎芷活過了醫生的宣判的生命期限,而且還活得非常精彩。

我個人認為,穎芷能創造生命奇蹟,原因歸納如下:
1. 懷著以音樂弘揚佛法、傳播正能量的大願;
2. “永不放棄”的精神;
3. 保持開朗樂觀的心態;
4. 遇到明醫和適當的靶向藥;
5. 親人的陪伴、關懷和支持。(穎芷在求醫時,父母和姐姐全程陪伴,貼身照顧。)

癌症治療方面最怕的不是治不好,而是還沒治療,病人的內心就經已放棄。

當被診斷出罹癌時,患者內心第一個反應可能是:“為何是我?上天對我為何如此不公平!”。一直糾結在這種負面情緒中的患者,最需要的是陪伴,家人和朋友不必急著幫他們解開心結,而是以同理心陪伴在他身邊,做個好的傾聽者。最重要的是,讓患者知道你愛他、在乎他,不管遇到什麼狀況你都會和他一起面對。當患者心情穩定時,再嘗試幫助他重新檢視自己的飲食習慣、生活作息,建立積極的生活方式。

治療過程可能很漫長,需要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患者親友要有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要持之以恆的陪伴。因此,在照顧病人時,親友也需要好好照顧自己,管理好自己的壓力,找些可以放鬆的方式,諸如靜坐、散步或打球等等,偶爾離開陪伴的情境,好好休息,給自己一些喘息的空間與時間。
總之,親友的陪伴,是病人在黑暗中的一道燭光,是患者內心的安定力量。

#中國報專欄
#樂活自健

52087589_2583365668346885_6355465091613196288_n